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企业瑞士手表 瑞士传统手表绮年华的重生



瑞士绮年华Grenchen总部

瑞士绮年华Grenchen总部

说起绮年华手表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而知道绮年华现在属于中国人的人可能就更少。曾几何时这个瑞士传统老牌瑞士表曾与欧米茄齐名,以其滚珠轴承技术堪称是瑞士手表行业的先驱,有着一段辉煌的历史。但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绮年华没落了,业界赋予它一个凄美的名字-“睡美人”,今年趁巴塞尔钟表展之际,绮年华将在睡梦中苏醒。

瑞士表驰名世界,有着悠久的制表历史,时间的长河洗涤着瑞士的手表品牌,有些被磨亮,有些被冲淡,有些则失去了踪影。绮年华(Eterna)没有销声匿迹,但却也失去了往日的光芒。绮年华曾被保时捷收购,为旗下“保时捷设计”品牌手表研发机芯,并负责保时捷手表的组装。这为保时捷手表带来了新气象,但是绮年华自己却被隐没在幕后。

2011年中国海淀集团公司从保时捷手中购买了绮年华的全部股份, 这个瑞士老字号“注入了新鲜的中国血液”-《名表世界》网站上做出过这样的评论。中国人经营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瑞士传统企业,是一件新鲜事,也是一个挑战。

绮年华与中国海淀集团

绮年华Eterna拥有150多年的历史,1856年11月7日,一位医生Josef Girard和朋友Urs Schild在Grenchen成立了U.Schild手表制作公司。后来更名为Dr.Girard&Schild,就是现在的Eterna(绮年华)。

绮年华是瑞士的传统品牌,在瑞士钟表史上做出过举足轻重的贡献,多次获得钟表大奖,开发出多个世界之最的腕表。

1948年,绮年华发明滚球轴承,在极大程度上减少了机芯的摩擦,双向自动上条结构,令手表在人不常走动的情况下也能储存超过40小时的能量。后来五球滚珠图形成为绮年华的标志,该项发明也成为瑞士高端机械手表的高标准象征。这项技术至今依然未被超越。

当20世纪70年代石英表冲击钟表业的时候,绮年华推出世界最薄手表,厚度只有0.98毫米,这款被称为“博物馆”的手表,成为瑞士人的骄傲。

绮年华是瑞士为数不多的几家能够独立开发复杂机芯的手表厂之一。

1995年绮年华被德国保时捷收购,为保时捷设计提供机芯。

2011年6月,中国海淀集团公司从保时捷手中接过绮年华的全部股份。

2009年该集团已经收购了瑞士比尔的豪度(Codex)表。

2013年又将瑞士拉绍德封的昆仑(Corum)表收在旗下。

中国海淀集团对未来的定位是打造一个集多个国际和中国驰名手表品牌于一体的中国钟表制造集团。

信息框结尾

中西文化碰撞

中国海淀集团公司主席韩国龙先生当时决定收购绮年华的时候,很多人都有些不太理解,中国海淀集团驻绮年华代表闫高生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电话采访中说:“起初,谁也不知道应该采用怎样的经营策略,才能让绮年华这样的一个瑞士老品牌起死回生。但海淀集团看中的是绮年华雄厚的制表技术实力和厚重的百年历史品牌价值。”

现在绮年华已经在中国海淀集团公司的旗下跨入了第三个年头,从经营状况上看似乎还没有很大起色。对此闫先生开诚布公地说:“我们的确遇到一些麻烦,可能由于初期接管时,集团首先注重的是绮年华的财务状况,而忽略了手表行业的专业性和东西方文化在经营理念上的差异,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中方和瑞士管理层之间出现了沟通和理解方面的问题。

过渡阶段的误会、猜疑和不耐烦情绪很大程度的影响了集团战略的贯彻实施,正常的经营管理也出现了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经营状况的改善进程。”

为了尽快扭转绮年华在经营管理上的被动局面,海淀集团决定由集团总裁商建光先生亲自介入对绮年华的深层管理。由一直担任海淀集团公司麾下依波表的常务副总闫高生先生作为商建光先生的助手在中瑞双方管理层间协调沟通,闫先生有美国留学经历,积累了20年业内经验,他在瑞士企业和控股集团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 

中国人注重成本控制,增加盈利,他们说:“我们就是这样赚钱的,”而瑞士人的观念是“就算是种一棵果树,也要有几年的生长期才能收获,”他们说:“我们就是这样制造手表的。”闫先生说:“我要做的就是把集团上层的意思解释给企业中的瑞士人,再把瑞士人的想法及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告诉中国管理阶层,建立相互的信任和理解。现在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 

2014年1月份上任的全球销售和营销总监Bruno Jufer也表示:“自从中国海淀集团接手绮年华以来,瑞士企业内部管理层面的人员确实更换得很频繁。”至于中国企业在管理上,上下级比较明显这一点,Jufer说:“我确实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但我并没有切身感到这一点,我倒是觉得更大的问题是沟通。我更希望能直接与上司沟通,而不是通过闫先生或者翻译。”

巴塞尔钟表展

2014巴塞尔钟表首饰展将于3月27-4月3日举行。

  

今年的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将于2014年3月27日由联邦议员国防、民防和体育部部长Ueli Maurer揭幕。

巴塞尔钟表首饰展不仅是一个“展会”,更是一个贸易中心和重要的行业时尚趋势晴雨表, 每年在展览进行的8天里,这里聚集了自世界各地的超过1400家参展商,15万参观者和3500记者。

(资料来源:巴塞尔钟表首饰展Baselworld.com)

信息框结尾

巴塞尔钟表展上露峥嵘

闫先生表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合,绮年华中西方管理团队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但现在最关键的是在即将到来的巴塞尔钟表展上打响关键的第一炮,这对绮年华的重生至关重要。

闫先生凭着多年的从业经验认为,要想重振绮年华,首先要找到症结所在,“绮年华有着150多年的历史,是瑞士制表业的先锋,这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但是这一特质并未被充分利用起来,提升自己的品牌价值,而似乎成为了一个包袱。所以品牌和价格的定位都不够准确,这对分销商来讲就比较困难,所以绮年华近些年的销售业绩就比较差。”

现在绮年华对品牌和价格进行了重新定位,明确产品的诉求-是想做时尚款还是传统款,或者两者兼顾;确定绮年华与其他品牌比如浪琴或者欧米茄的可比性,针对款式和价格做了一个金字塔式分布计划。“我们准备在巴塞尔钟表展上推出一个全新的绮年华,”闫先生的语气中似乎闪烁着希望:“我们能不能被认可,是否能得到订单,能否被全球的经销商所接受,这是关键的一搏。”

“所以我就像面临高考的考生,等待着考验的来临,”闫先生表示:“我们今年没有拿到巴塞尔钟表展1号馆的位置,有些遗憾,但是我们在5号馆得到了600平米的展位。何况1号馆群星灿烂,按照绮年华近些年的表现,也不会得到一个很明显的位置。而5号馆就在广场的对面,位置非常有利,所以效果可能反倒更好。”

对未来充满信心

Jufer也对巴塞尔钟表展满怀信心,他也希望借此能够“掸去绮年华往日的尘埃。”

这位绮年华营销总监虽然刚刚来到绮年华,但是在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内已经经历了很多。他刚刚从香港回来,向集团公司介绍了下一步的策略和计划,并被开了绿灯。

他也认为要发挥绮年华的历史优势,让产品重新获得年轻一代的青睐。“对于我来说,一块好的手表应该是机械表,而不是电子产品。绮年华有自己的技术底蕴和独立的生产线,所以从能力上应该堪与那些豪华品牌-如真力时(Zenith)、积家(Jäger)和万国(IWC)相提并论的。”

“2015年绮年华将推出一些“强有力”的新产品,吸引年轻人的注意,”Jufer说:“当所有品牌都把目光瞄准中国的时候,我们依然决定将重点放在欧洲市场,同时发展中国市场并重新开发美国市场。”

闫高生先生表示:“绮年华现在还是一个尚未苏醒的睡美人,中国海淀集团公司最大的使命就是让绮年华重生。”对此无论是闫先生还是Jufer先生都充满信心。

至于一个瑞士传统品牌归于中国企业麾下,是否会对产品产生负面影响,Jufer表示:“我认为不会,绮年华的总部在瑞士,工厂也在瑞士,虽然老板在香港,但这很正常,正如豪雅(Tag Heur)、真力时等著名瑞士品牌,老板也不是瑞士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