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将成为瑞士最大的挑战



Niall Ferguson在因特拉肯的瑞士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

Niall Ferguson在因特拉肯的瑞士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

(Keystone)

按理说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的思想应该面向上下几百年,而当他面对企业家,正如他在瑞士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时,他的思想则集中在今天和明天:就在明天,中国将成为瑞士最大的挑战。

无论是拿破仑统领的法国、强大的英国王朝还是势力大国美国:瑞士习惯了与强大势力维护良好的经济关系。

但是现在中国的增长为世界势力布局和贸易走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瑞士也必须改变思维方式。这是金融历史学家、著名作家Niall Ferguson在因特拉肯(Interlaken)召开的中小型经济论坛-瑞士经济论坛上讲话的核心。

这位西方最有名的苏格兰经济历史学家和作家认为,欧盟国家的债墙高筑及欧元的处境明确地说明,欧洲和北美500年的世界称强局面已经接近尾声。这里不仅仅指的是贸易和金融,一向推崇的民主、自由和所有权也在走下坡路。他说:“谁看不到这千年之际的变更,谁就会错失良机。”

一个时代的结束

早在15世纪,对于中国和穆斯林王国来说,11个欧洲的重要皇族根本不起眼。直到1913年欧洲才与美国一起控制了约60%地球土地和居民,及将近80%的世界经济产品。但是100年之后的现在一切都变了,“因为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一场前所未有的工业革命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在中国爆发。”

如果中国的优势这样凸现,那么对于瑞士也是一种危险,“尤其是,当没有民主、没有人权,也没有所有权的情况下,也一样能取得成绩时,就会令人产生质疑。” Ferguson这样说。

与资本主义独裁者周旋的出口商

特别是在1989年之后,很多人觉得,资本主义与民主自动地结合在一起。“但是现实却是:民主是一种奢侈品,只有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才能享受到。” 这是一种历史规律,当然也有例外。

因此瑞士作为投资和出口商不应该盲目地认为,亚洲的这种经济发展动向会奇迹般地将社会形态自动引向保护私人所有权和个人自由的民主。“就连小小的新加坡也尚未发展成民主国家。”

  

Ferguson警告说:“如果中国在今后的几年不再能起到经济主导作用,增长停滞,对外政策不再开放,那么瑞士的对外政策和经济都会出现空白。”

瑞士的金融优势又将怎样?

直至19世纪中期,瑞士还曾经是个贫穷的国家:“人均收入只是英国人的十分之一,然而20世纪瑞士之所以一跃成为富裕的国家,除了经济的多样化之外,也与市场的敞开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尤其是资本市场:“在这次金融危机的初期,我曾深为瑞士感到担忧,因为瑞士的总体经济中,银行占有很大的比重,” Ferguson这样说:“但是情况最后还是逐渐转好,虽然瑞士是怎样转危为安的,依然是个谜。很多大国都几乎被银行的失利而拖垮。”

瑞士这次在危机中九死一生,也令其积攒了勇气,终于下决心对银行进行严格的管理。“因为我不相信,瑞士的大银行还能在下次的危机中死里逃生。” Ferguson说。

小银行-大名誉

Ferguson认为,以后能够挑起瑞士金融基地大梁的将是瑞士的小银行,“那些由私人经营,拥有良好资本储备的小金融机构,正是瑞士之所以能够度过难关的关键。”

而正是这种银行模式将能够为西方下一代人提供金融服务。

Niall Ferguson其人

Niall Ferguson,46岁,是苏格兰和英国的经济历史学家。

他是哈佛大学和伦敦经济学校的教授。

他经常在媒体发表比较深入的文章,比如“世界银行家”和“金钱的晋升”。

他的新书《The West and the Rest》非常畅销并成为年轻人也感兴趣的历史书籍。

Ferguson不仅教学和写书,还是英国教育部的顾问。

信息框结尾

瑞士经济论坛(SEF)

5月中旬,瑞士第13届经济论坛在因特拉肯召开。

这个经济论坛是达沃斯经济论坛的开端,每年为瑞士中小企业和出口工业提供重要的业内信息。

今年的主要题目是:自身能够发掘的潜力。

另外的重要题目为:人员自由流动、中国的势力变化、货币状况和坚挺的瑞郎。

  

不仅大公司,瑞士的中小企业也需要优质的工作人员,人员自由流动对于瑞士中小企业也有着重大意义。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