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污染 毛泽东的能源政策还有其他选择

中国河南省内黄县的蘑菇种植园,也是光伏产业园

中国河南省内黄县的蘑菇种植园,也是光伏产业园

(Reuters)

中国所需燃煤如此之多,几乎等同于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可与此同时,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像中国一样对清洁能源进行如此大手笔的投资。颇有成效:这个国家的化石能源开采量,首次实现减产。

一位农民杵着铁锨站在田地上,望向火电厂巨大的烟囱吐出的浓烟升腾而起。他的老婆、抱着一岁多外孙的女儿,站在旁边。他猛烈地咳嗽起来。没有太阳。烟霾滚滚。贾樟柯,这位著名的中国导演,应绿色和平环保组织之托,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空气污染的电影短片。在这部7分钟的片子里,他冷静的镜头撷取了中国人普通生活的真实片段。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最震撼他的是,人们在雾霾日子里也可以自然而然地过上日常生活,在介绍自己的影片时,他这样说。这位中国的明星导演拍摄该片也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他的父亲长期生活在产煤大省山西,因肺癌而病逝。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为空气质量研发的应用软件

可惜这些天,即使是北京的空气,也没能让人感觉到中国能源政策的转型。周二入夜,一小时之内浓雾集聚中国的首都北京。高楼渐次隐身,一股呛人的气味甚至弥漫于口鼻之间。双眼开始发红发烫。智能手机安装了每小时专门测报空气质量的软件,污染曲线极速攀升,至凌晨已达到每立方米空气含颗粒物400微克。这比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心脏和呼吸道的安全临界值高15倍。“Hazardous”,这款应用软件用红色字体标出:危险。

新年伊始,这个拥有20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第8次被雾霾“扼住了喉咙”。不仅仅是在北京,呼吸,这个简单的动作在中国的几乎所有大城市中,都是危险的。环境保护部的数据显示,中国90%的重要城市都受到了雾霾的困扰。2014年在74个大城市中,只有8个成功达标,拥有良好的空气。燃煤所导致的空气严重污染致使中国5亿北方居民的人均预期寿命减少5.5年。这一结果得自于去年美国国家科学院(PNAS)公布的研究成果。世界银行也在一项城市发展报告中对空气污染的危害性提出了警告。污染可以产生长期性的恶劣影响,破坏遗传基因,并且对婴儿和儿童的智力发展造成不良后果。世界银行估计,空气污染对人类和自然可造成每年3000亿美金的损失。肺癌在中国已成为致死率最高的杀手。不过,中国还是有转机和进步的。

2014年1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CNCA)宣布,中国的煤开采量自14年以来首次实现减产。在去年的前11个月里,共产煤35亿吨,比前年同期减少2.5%。

尽管绿色和平组织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在环保方面就取得了突破,因为中国向空气中排放的煤尘比全世界其他国家加起来的还要多,该组织在最新发表的声明中写道。不过减少的煤耗确实对空气质量起到了积极作用。在北京燃煤引起的细颗粒污染减少了7.7%,上海减少了14%。在全国最脏的城市邢台,最危险的空气污染已经减少了逾15%。

重工业的动力

近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煤炭大国,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建国者毛泽东一直宣称中国要自给自足。而煤炭是中国唯一拥有、且产量丰富的化石能源。

80年代,当中国在改革者邓小平的领导下向世界敞开大门时,中国领导层依然紧紧抓着煤炭不放。与毛泽东时代不同,中国的经济取得了事实上的发展,且非常迅猛。在全国范围内,火电厂、钢铁厂和水泥厂都拔地而起。1997-2012年,仅钢铁产量就取得了7倍的增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产品、铝和水泥等资源密集型产品的生产大国。这也令中国的能源需求达到巅峰,每年仅钢铁工业就需要6亿吨煤。而一段时间以来,中国能源需求的3/4强要靠煤炭来满足。

可惜,环境很快就还之以颜色:2位美国记者去年统计了自2008年4月初-2014年3月底北京的好天气数量,也就是颗粒物浓度在每立方米50微克以下的日子。结果令人瞠目:在这2028天里,仅有25天堪称空气质量良好。其他时候,颗粒物浓度全部超过了50。而且在4/5的日子里,浓度超过了100微克。有311天空气质量“非常不健康”;94天浓度甚至超过了300。专家称之为“危险”,并且建议所有人不要出家门。

即便如此,中国的领导们在多年内依然没有认识到有改变的必要。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座右铭超越一切。可惜,要达成这一目标,不仅现代化的设施要投入使用,那些古老的炼钢炉和煤电厂也要发挥余热。但当雾霾扩展到全国时,中国政府终于在几年前向煤炭宣战:大城市的居民不应再使用煤炭取暖。北京坚决取缔石制小煤炉,市区内许多用蜂窝煤烹饪的小菜馆也不再获许经营。自此,中国开始大手笔地投资清洁能源,如太阳能、风能等,其强度一时无两。可惜成果并不明显:中国的煤耗依然逐年走高。

背后成因?

面对令人吃惊的煤耗减少,原因几何,众说纷纭。“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增长放缓了,”清华大学气候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齐晔说。他认为: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已经逐渐冷却,工业也正处于转型期,这就减少了能源需求。而且根据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廉价的进口能源也稀释了本国的能源供给。齐晔也承认,政府的严厉措施减少了大气污染;大规模上马的可更新能源设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信息,仅去年一年就有12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容量并入电网,超过往年。如果用于照明,相当于8座核电站所提供的电力。在风能方面,中国也额外提供了1800万千瓦的电力,世界第一。中国的目标是:在10年内将非化石能源占总能耗的比例从现在的10%,提升到20%,翻一番。

这其中也包括核电,因为在中国核电被归纳为与太阳能、风能和水能同等的清洁能源。巨大巍峨的水利项目如三峡大坝、中国南部与西南部的上百座规划中的水坝,都同属清洁能源。不过从环保政策的角度,这又造成了新的问题:整条河流被拦截成了几段。因为水坝的容量巨大,这就会对当地整个的环境体系造成改变,甚至摧毁。但无论如何,未来几年,中国的煤耗将会大幅减少。

昂贵的排放法

不过中国的碳排放交易进行得很好。这个首先由欧洲人发明的碳排放平衡工具,试图限制大型工业设备的二氧化碳排放。如果它们的温室气体排放超标,那么必须从其他公司购买排放证书。而因提高能效而减少了排放的公司,则可以出售其所获得的排放证书。在欧洲,污染法框架下的排放价格已多年停留在4-6欧元,价格如此之低,以至于排放交易毫无威力形同虚设,但排放市场在中国却风生水起。其价格因地区差异而异,介于20-120元之间(3-18瑞郎),而且不断走高,因供需关系而定。

这很有代表性:在欧洲,那些能源密集型工业企业和煤炭集团的游说团,可以督促大量颁发排放证书。如今的经济危机又加剧了排放证书的泛滥。反观中国,其政府可以在价格走低时随时减少证书的排放。自2013年初,交易首先在7个先进地区引进后,官方数据显示,证书标明的排放量一直在1300万吨二氧化碳以上。到2016年初,排放交易将推广至中国全国。

去年,中国政府治理燃煤的措施变得更加严厉。它出台了全国性具体的环保目标,每个省份都要对自己的目标负责。这样一来,全国范围内不得不关闭上千个炼钢炉、燃煤电厂和工业设施。仅在北京,据官方消息,政府就关闭了392家工厂。两年内,在首都将看不到任何一家靠燃煤供暖的机构。

联合国环境计划署(UNEP)署长Achim Steiner对中国的“速度”印象特别深:在中国,什么都是“快进”,其他国家20年、30年、甚至50年走过的路,“中国只需要10年,”Steiner乐观地说。他举例说,中国迅速出台了新的汽车排放标准。而欧洲用了25年。

中国的煤炭开采亦首次与经济增长脱钩。2014年,尽管经济疲软,中国依然保持了7.4%的增长率,而煤炭产量则实现了首次的下降。

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核能国家

中国为自己的能源转型设立了伟大目标。为了大幅减少煤的用量,未来5年,清洁能源的所占份额要翻一番。中国政府将核电站的使用,也计算在内。中国目前有16个核反应堆,直至2020年,要至少再增加60个。这其中有29座已在计划之中,甚至不少已经开建。尽管因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北京曾下令暂停扩建,但这也是短暂的停建。依据现有计划,到204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把核发电能力提升到160千兆瓦(Gigawatt)。全世界近一半的新建核电站将在中国产生。

尽管除中国外,印度也将转型到核电新能源,但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计算,到2040年,全球的核电能源比重并不会显著增加。因为欧洲有一半的核电站将会停产。核电供电比例在全世界范围内将从目前的12%,略微提升到13%。 

信息框结尾

首次发表于《新苏黎世报》(Neuen Zürcher Zeitung)2015年2月6日


(翻译:宋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