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从镊子到机器人 “越来越多的钟表匠感到自己的才干被剥夺”



比尔(Biel)的劳力士(Rolex)现代化高科技工厂:这同众多手表品牌打出的版画式的制表作坊形象可谓相去甚远。

比尔(Biel)的劳力士(Rolex)现代化高科技工厂:这同众多手表品牌打出的版画式的制表作坊形象可谓相去甚远。

(Keystone)

沃州(Vaud)人类学家埃尔韦·蒙茨(Hervé Munz)注意到,为面对需求量的激增,瑞士豪华表制表业在近20年里大量工业化,这一现象造成了传统钟表匠职业的贬值。

一般说来,为了探查非常低调的制表业界,人们多会求助于金融分析师、历史学家,甚至专门记者。然而这次很不寻常,探索瑞士这一出口行业丰功伟绩的,竟然是位人类学家。

蒙茨的新书《La transmission en jeu. Apprendre, pratiquer et patrimonialiser l’horlogerie》(意为“承袭何去何从:制表的学习、实践与传承”)出自他的博士论文。为了撰写这份论文,他用五年时间调查和征询了瑞士汝拉地区的150多名钟表匠。

钟表匠-两个速度的职业

在瑞士,学习钟表匠职业需要在企业中当学徒,或者就读全日制学校。四年的培训学习结束后,可以获得联邦资格证书(CFC)。除了组装能力外,钟表匠还必须有制作、保养和维修手表机芯任何一个元件的能力。

近几年来各学校也提供两年的培训课程,学习结束后可以取得制表业操作员的联邦证明(AFP)。这种培训的设置是为满足制表业的需求,令该行业可以拥有能迅速上岗的操作人员和没有能力完成完整学徒课程的劳动力。

信息框结尾

他从这些熟练钟表匠得出的最后结论不免有些苦涩-与各品牌所兜售,代代相传的手工技艺形象恰恰相反,他们的工作越来越碎片化和自动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近2030年来,瑞士制表业面临生产过程日益自动化的现状。然而鲜有手表品牌炫耀自己的机械与机器人。为什么有这种避讳?

埃尔韦·蒙茨:这30年来,各瑞士钟表企业以出色的手法,通过销售一个手工、遗产与传统的形象,成功在豪华机械表市场上对自己重新定位。需求量-尤其是在亚洲市场上-的激增,使得众多活跃在高端市场的品牌,制造出更多针对普及型豪华表市场的手表。这种普及化不可避免地带来生产过程的工业化。

我举个例子:1992年,汝山谷(Vallée de Joux)某知名高档品牌每年生产大约3000只手表,如今的年产量为4万多只。各品牌都不太愿意讨论这个现象,因为这妨碍了他们对豪华表的手工制作与珍贵之说。

“豪华手表的普及化不可避免地带来了生产过程的工业化”

引言结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种大规模工业化对钟表匠这个职业产生了何种影响?

埃尔韦·蒙茨:由于豪华机械表的繁荣,钟表匠职业的魅力在近年中显著提升,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各名牌及培训机构兜售给他们一个一举一动价值千金的手工职业者形象。而活跃在这一行业中的许多年轻钟表匠,都要面对大不相同的现实,他们如今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怎么说?

埃尔韦·蒙茨:某些钟表匠感到他们的能力越来越没有用武之地;他们觉得被剥夺了自己的才干,在手表制造当中能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少。此外,随着硅等新材料的引入,这些专业人士再也无法修改各种配件,只能在发生故障时更换元件。

至于独立钟表匠,无论他们是制表师还是修表匠,都因大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采取的垂直化政策忧心忡忡,担心将来不易得到各种配件与替换元件。他们也感到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

在调查期间,我遇到很多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不满和泄气的钟表匠。年轻钟表匠拿到文凭短短几年后就放弃这个职业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埃尔韦·蒙茨是日内瓦大学人类学研究员。他曾花费五年时间分析与了解钟表匠职业。

(D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甚至提到制表业经历的身份危机。可是这个职业对大众还有一定魅力……

埃尔韦·蒙茨:不错,因为钟表匠广受媒体关注,多有报道。豪华是资历、古老定位以及个性化的同义词。各品牌正是利用钟表匠作为象征性的标示与营利的手段,在杂志上树立自己的可靠性。

然而这个形象与制表业的发展背道而驰。仅仅25年前,只有少数的钟表匠能够制作出安装陀飞轮的手表。而近15年间,市场上已经充斥着这种产品。

凭借新的制造技术,各品牌一方面成功实现最复杂手表款式的工业化生产,另一方面却在市场上把它们当作“杰出产品”继续捍卫。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是我们如果相信制表业雇主公约的数据,那么不合格人员所占比例大幅下降,令合格人员从中受益。我们真的需要为此担忧吗?

埃尔韦·蒙茨:从官方角度讲,认证水平确实有所增长,但这些数据只能说明部分情况。若是我们想弄明白钟表匠们为何会对职业的传承感到担忧,就需要拿起镊子仔细研究。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瑞士制表业再度拥抱成功之时,各企业都面临着人手短缺的问题。因此人们专为成人,尤其是失业人员,设立了短期培训项目。

自2009年起,这种短期培训-不过仍有合格资质-变得越来越重要,其中也包括初级培训框架下的课程。

“我们不能一面自夸拥有一套古老悠久的技艺,一面却在到处缩减培训时间”

引言结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给该行业的就业带来哪些影响?

埃尔韦·蒙茨:我们逐步注意到高端制表业中的技能再分配。各企业一方面求助于高技能工程师来设计更复杂的工艺,另一方面则使用缺少甚至没有技术的操作人员来实施工艺。

在持有联邦资格证书的钟表匠看来,这种新的竞争是该职业的资格降级。另外,不止一名专业钟表匠表示,短期培训工的加入如今给钟表匠行业带来降薪威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是否意味着钟表匠职业正处于危险境地?

埃尔韦·蒙茨:不,转向灾难说其实毫无意义。尽管出现自动化趋势,这20年来制表业的工作岗位总数并没有下滑,反而有所增加。这主要是因为同期内瑞士制表业成了一个大幅增值行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总而言之,关键不只是就业人数。如果我们要继续维护瑞士制表业的优异与非常尖端的能力,我看就需要私营与公共领域在培训上多多下工夫。

我们不能一面自夸拥有一套古老悠久的技艺,一面却在到处缩减培训时间。到最后,这可能会给售后服务所需的技能造成各种问题。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