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 富有的瑞士人也爱共享

需要搭车或是借宿?好办,如今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能帮助大家方便查找到廉价服务-有很多提供这种服务的个人,他们掀起了所谓的“共享经济”。尽管这还属于法律的未知领域,但许多瑞士人仍对此乐此不疲:他们各有各的原因,而且绝不仅仅是为了钱。

“我们并不是非得赚这钱不可……其实这主要是为了结交新朋友和提高我的英语水平,”伊丽莎白(化名)说道。通过网上的环球旅居(Airbnb)共享平台,她和男友时常会接待来伯尔尼的旅人。环球旅居网站及其提供的手机应用,大大方便了家庭公寓或闲置房间的出租。

伊丽莎白与男友住的公寓有两间卧室。她估算过,出租其中一间每月的收入大约是500瑞郎(约合3362元人民币),相当于瑞士人均月工资的十分之一。

环球旅居这类全球性共享平台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经济危机造成的财源紧张,人们不得不以创造性的方式精打细算。可是对瑞士人这样在危机中未受多大影响的群体来说,共享则是基于其它原因。

针对共享经济,瑞士Gottlieb Duttweiler研究所专门做了一次名为《共享性》(Sharity)的调研。调研作者之一的卡琳·弗里克(Karin Frick)透露:“在瑞士,人们共享,更多是出于社交目的或为了追求生活时尚。”

人们愿意共享哪些东西,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为了找到答案,Gottlieb Duttweiler研究所邀请了约1100名瑞士和德国人填写了网上调查问卷。

(swissinfo.ch)

“金融与经济形势迫使很大一部分人共享或者交换物品,因为仅凭己力,他们实在无力支付;瑞士人这么做,更多则是由于这么做对环境比较好,一起做比独自做更有趣,或者即使买得起,(拼车)也会让你感觉更好,”弗里克补充说。

伊丽莎白表示,她尤其喜欢替环球旅居接待旅人,借着来自不同国家的远客,“你不必出门度假,假期也会来找你”。再说,她觉得自己也是在帮助游客体验瑞士,有一定的功劳,因为她接待的大多数人根本付不起酒店的高价。

贾丝明·参苏丁(Jasmin Samsudeen)不久前刚在苏黎世创办了“泊车”(park it)平台,让人们可以共享停车位。她指出,虽然瑞士的新企业开办成本高于其它国家,但对缺乏经验的人而言,这里却是吸引人们支持与参与共享项目的理想地区。

她解释说:“要是在其它国家,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么多愿意倾听并参与的人,他们加入只是因为觉得我的主意很好,金钱并非大家参与的决定因素。”

有什么可以分享?

瑞士一些共享平台的网址:

公寓/房屋/过夜处:airbnb.com, couchsurfing.com, 9flats.com, housetrip.com

办公室/工作区:liquidspace.com, shareyouroffice.com

仓库/停车场:sharemystorage.com, parkit.ch, parkatmyhouse.com

花园:yardshare.com, sharedearth.com

汽车:mobility.ch, uber.com

自行车:publibike.ch

船只:sailbox.ch

工具:pumpipumpe.ch, sharely.ch, frents.com

家具:winhal.com

时间和知识:taskrabbit.com, gigwalk.com, skillshare.com

宠物和动物:dogvacay.com, kuhleasing.ch

食品:eatwith.com, youthfoodmovement.ch

共享化带来的麻烦

然而据《伯尔尼报》(Berner Zeitung)2013年9月的报导,环球旅居等共享项目从某种程度上仍属未知领域。最早参与的人遇到过不少麻烦,也得到惨痛教训。

一位伯尔尼租户经常通过环球旅居网出租他的第二套公寓。某天他突然收到一封信,通知该公寓将不再给他续租,因为他未通知房东自己会转租公寓-还是房东自己在网上发现他的登记信息,从环球旅居网站登出的公寓照片上认出了这座公寓楼。

虽然伊丽莎白透露,邻居们对她接待旅人的做法没什么怨言,可她吃不准自己的房东会作何反应。不过她说自己倒不担心,因为她并不靠公寓取利。一般说来,瑞士的房客可以转租公寓,只是不可以通过加收租金来从中获利。

但在这类案例中,牵涉的法律条文与严格程度却会因房东的态度,甚至是所在城市的不同而大相径庭。瑞士政府正在对环球旅居这种公寓共享平台作仔细考察,可能会考虑就出租合同作全国范围的法律修改。瑞士房地产联合会(Swiss Real Estate Association)等组织在呼吁“公平的竞争环境”,理由是环球旅居的操作范围属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所适用的税收与各项费用也不同于酒店行业。

就环球旅居网而言,它的宗旨是:每位租户要自己负起责任,以确保服务的使用不与租房条款相冲突。目前该公司卷入了一场诉讼官司,纽约市通过法庭发出传票,要求其呈交该市22.5万名有经营活动的房东资料,因为他们可能触犯了关于短期出租的某2011年城市法。

自由市场

提供租车服务的新办企业Uber在其它地方也屡遇监管麻烦,尤其是在数个美国城市,甚至受到租车和出租服务公司的起诉。但该公司最近发现,在苏黎世建立分支机构相当容易,这要归功于自由的出租车营运法。

Uber应用集结了一批有闲置车的车主,任何需要搭车的人只需登录手机应用,就可订车或载客。乘客用提前注册的信用卡自动付款,而司机则每单向Uber支付一定比例的服务管理费。

负责瑞士、意大利、奥地利与德国业务的Uber地区总经理贝妮德塔·鲁奇尼(Benedetta Lucini)表示:“苏黎世是你能找到的最自由的市场。出租车与豪华轿车的执照没什么区别,所以一些出租车只要摘掉车顶的出租标志,就可作为豪华轿车开出。而且,因为执照没有上限,所以这个市场对此类新应用相当开放。”

在鲁奇尼看来,主要挑战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要同瑞士一流的公交体系竞争,二是瑞士人普遍不愿在手机应用中填写信用卡信息。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智能手机高度普及,不少苏黎世出租车设备陈旧过时(有些甚至被鲁奇尼称作是“欧洲能找到的最差出租车”),而且出租车不接受信用卡付款-这几个因素都促使了Uber的壮大。

合作的历史

瑞士在车辆共享方面有着久远的历史:早在1948年,某苏黎世住宅合作机构就已注册了车辆共享项目,这是最早的例子之一。瑞士最大的车辆共享平台Mobility的建立也可追溯到1987年。与瑞士联邦铁路公司(SBB)的合作令该公司格外受益,但在某些人眼中,铁路公司也正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

“泊车”平台最近也和铁路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以便搭乘火车的驾车族能通过智能手机支付火车站附近的停车位,它还在自己的应用中把铁路公司的“泊汽车,搭火车”(Park and Rail)停车场标注在显著位置。

弗里克指出,瑞士人对共享项目的理解与支持,这应该与国内各政府资助企业与合作企业的成功历史分不开。政府资助企业的典型当数联邦铁路公司,而合作企业则包括Migros和Coop等主要连锁超市、一大批银行、保险公司与农业生产者。

瑞士合作企业数量正在迅速下降,近十年来缩水了愈五分之一,弗里克承认这种模式已经“落伍”。但她透露,共享经济不过是同一概念的改头换面。

“我跟各合作社企业讨论过,它们可以从这个(共享经济)趋势中获利,因为他们所做的实际上完全是一回事。单是“愿意共享”这一点,各合作企业就已给瑞士打下了良好的、思维方式的基础,”弗里克表示。

即便如此,弗里克认为瑞士人近期内不会成为共享类新办企业的创新先锋。她肯定地总结说:“瑞士非常了解这个概念,可经济压力还未大到足以大力开发这些新趋势。只要生活标准仍然居高不下,瑞士就不会成为先锋国家。”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