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创新投资 中国制药业开始与世界缩小差距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oduction

顶尖的制药业很快将取代中国传统制药业

(Keystone)

在日日都会传来制药业最新临床试验消息的今天,上周和黄中国医药科技发布已登记患者作结直肠癌研究的公告,并未激起些许兴奋。

但这个消息意味着,由亚洲首富李嘉诚支持的这家药企的几种试验性药物之一,正在中国取得重要进展。

在伦敦上市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市值仅为5.5亿英镑,虽不会在一夜之间撼动“制药业巨头”,但却是不断增长的中国生命科技领域的组成部分,而北京有关方面希望它会成为药品开发的一支生力军。

“中国意识到,创新是制药业的关键,”该药企首席执行官贺隽(Christian Hogg)解释:“中国已有一些大型药企,但要提升一个层次,它们就必须创新。”

中央已经把提高新药创制能力作为一项国家工作重点-既是为不断增长的中国社会保健需求服务,也是为挑战西方制药商的全球主导地位。在政府2011年出台的新一个“五年计划”中,该领域被列为重点发展的七个“支柱”行业之一。

在外界看来,迄今为止进展迹象还很有限。几家国外大型药企已经或计划在中国开办研发中心,其中包括诺华(Novartis)、辉瑞(Pfizer)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然而大多数中国本土药企仍停留在生产低价仿制药,或生产欧美创新药所需的配料。

这把中国摆在与印度相似的位置上,那里的鲁宾(Lupin)和兰伯西(Ranbaxy)等公司已成了大型仿制药生产商,却鲜有自主开发高价值药品的迹象。不过两国间的差异,在于对支撑全球制药业的专利制度的态度不同。

一面是印度在同欧美制药商作着较量,后者握有知识产权,可以收取高价,而中国的异议却没有那么强烈。分析家与行业高管称,这反映了北京方面希望在本国企业开始自主开发药物时,会最终成为专利制度的受益者。

对几家集团来说,第一步是与跨国企业建立伙伴关系。例如和黄医药,在和美国礼来(Eli Lilly)合作开发结直肠癌新药呋喹替尼的同时,还与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联合研发肾细胞癌药物沃利替尼。总部设在北京的百济神州则在同德国默克(Merck)共同开发癌症药物。

乔治·贝德(George Baeder)-一位本地及跨国药企顾问-预测,今后三年里将有十多种中国产药物投入临床使用。“届时制药业就必须承认中国的药物创新国地位,”他表示。

从上世纪60年代起,中国的药物研发潜力就已经很明显了。当时正值越南战争,南越受美国支持,跟他们作丛林战的北越军队受疟疾困扰,因此毛泽东曾命令中国军队找到治疗疟疾的药物。

该项目发现了青蒿素,现在这仍是对付疟疾的最重要武器之一。这种药提取自黄花蒿-一种已被使用数世纪的中草药,这展示出中国融合传统医学与现代科学的潜力。

不过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一种基于青蒿素的药物由瑞士诺华商业化后,更多人才从这项中国创新中获益。如今北京方面希望确保未来的发现能经由本土企业之手,更快地打入全球市场。

一些药企正在努力实现从生产仿制药向开发新药的飞跃,其中之一便是先声药业,它最近刚在南京开办了研发中心。该公司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任晋生透露,资金仍是一大挑战。“每年美国政府投资300亿美元用于基础药物研究,而中国政府投资还不到100亿元人民币,至于企业层面,两国间差距更大。”

然而有迹象显示,这一差距开始缩小。根据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数据,2007-2012年间,中国对生物医学研发的投资以每年33%的复合增长率增长,相比之下,亚太其他地区的平均增长率仅为7%。麦肯锡上海办公室的张芳宁介绍说,这一支出的提高已开始初见成效:2001-2013年间,在权威生命科学期刊上发表的中国论文数量翻了不止5番。

随着中国各高校不断输出年轻科学家,而那些在西方接受训练的留学生陆续回国,人才短缺成了另一个逐渐被克服的障碍。

即便如此,阿斯利康驻中国前高管、专注亚洲的药物开发商亚狮康制药(Aslan Pharmaceuticals)现任首席执行官卡尔·弗思(Carl Firth)指出,监管环境仍很艰难。据他观察,在亚洲其他地区进行早期试验都要容易得多。

“如果监管机构要真正推动进程的加速,那么最大的受益者会是跨国企业,因为中国药企还未做好准备,”弗思先生表示:“中国将成为药物研发的重要参与者,但它还不会超越欧美。也许有一天会做到,但不是现在。”

常青企业

和黄中国医药科技代表了中国制药业的过去与未来,安德鲁·沃德(Andrew Ward)和帕提·沃德米尔(Patti Waldmeir )写道。

该公司收益主要来自传统中药和草药的销售,其营销网络覆盖了600多个城镇的1.3万家医院。

但它最大的增长潜力来自目前在做临床试验的几种先进药物。企业首席执行官贺隽表示,他相信公司能制造出中国第一种真正自主开发的知名药物。

该公司最有希望的药物分别是结直肠癌新药呋喹替尼和肾细胞癌新药沃利替尼,前者是与美国礼来(Eli Lilly)合作开发,后者则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共同研发。

这两种新药初期试验都取得满意效果,目前正处于试验的第二阶段,即临床测试的中间阶段。通常达到这一阶段的药物中有20-30%会被投入更大市场。即使这两种药物未能取得成功,和黄医药手中仍有其他的牌,其中包括正在与强生公司合作开发的一种药物,和自行开发的几种新药。

该公司也遇到一些挫折。本月一家独立资料监控委员会建议和黄医药终止一项最尖端研究,这项研究涉及与雀巢(Nestle)健康科学公司合作开发的溃疡性结肠炎治疗药物。

不过,由于人们看好这家在伦敦另类投资市场上市的企业的前景,它的股价在今年上涨了三分之二。

分析家称,无论是通过传统或创新药物,和黄医药都完全有条件从中国不断增长的保健开支中受益。该公司今年上半年收益增长了73%,达到3’000万美元,获利640万美元。

“有利的需求趋势,加上对临床研究的支持环境,意味着中国保健企业的前景非常动人,”Edison的分析家指出:“国民与政府支持会继续推动需求。”

信息框结尾

版权所有:2014《金融时报》


(翻译:小雷), 金融时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