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名誉修补 国际大型药企回应在中国行贿的丑闻

葛兰素史克是中国行贿门调查的主要对象。

(Keystone)

去年夏天,当中国政府指控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是某腐败网络的“主谋”时,大型药企就准备着,在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药品市场之一迎来一个漫长的动荡时期。

对西方制药企业来说,中国忽然成了对开展业务而言更加危险的地区。在之后的几个月里,由于各企业向医生营销的方式变得更为谨慎,销售业绩也有所减缓。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业内高管和分析人士称,危机感已逐渐消退。法国企业赛诺菲(Sanofi)驻华外事总监布鲁诺·根斯伯格(Bruno Gensburger)表示,市场“回归了以往的不正常状态”:“它就从未正常过,但现在似乎更平静了。”

截止去年底,除葛兰素史克的大多数药企已恢复在中国的强劲增长,分析人士预计2014年头一季度会继续保持长势。

中国药品市场一直在以年均15%的速度增长,在乐观者看来,去年的行贿丑闻不过是该市场在上升过程中出现的一个短暂挫折。

普遍做法

然而某些当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不能作出反腐风暴业已过去的结论。有关部门仍继续对葛兰素史克进行调查,除了中国政府,没人知道调查会引向何方。

尽管葛兰素史克是主要的调查目标-该公司被指控以旅游、娱乐和现金等形式向医生行贿高达5亿美元(约合31亿元人民币),但熟悉中国市场的人士称,这类做法一直就很普遍。

今年1月,国营药企国药控股的两名前高管被收容审讯,礼来(Eli Lilly)、赛诺菲和诺华(Novartis)等几家西方药企也面对举报人的指控。

业内多人相信,作为习近平主席反腐运动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打算将葛兰素史克作为典型,向制药商和医生传递这样一个信号-绝不再容忍医商勾结,以虚高价格销售药品。

葛兰素史克去年12月作出回应,取消对中国商业雇员的个人销售指标,把改善患者护理与更广泛的绩效考评标准跟激励制度挂钩。不过未有其它企业仿效这一做法。“感觉上业务跟往常一样,”一名与在华药企合作的律师说。

保持竞争力

诺华也是重审对中国员工激励制度的药企之一。不过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江慕忠(Joe Jimenez)对彻底改变持谨慎态度。在强调该瑞士集团对合规承诺的同时,他也告诉《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我们不想做出任何令企业处于竞争劣势的举动。”

随着中国人口逐渐变老、变富,更易患上糖尿病、心脏病等“富贵病”,西方制药商就一直在向中国投入资源,以求从中国对药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中获利。据艾美仕市场研究公司(IMS Health)预测,到2016年,中国药品销售额将高达1’65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

江慕忠指出,虽然市场自去年夏天以来已走向稳定,但此前的某些活跃景象已不复存在。“我们会看到医院与医生更趋于保守,这将令增长略有减缓。”

阿斯利康(AstraZeneca)首席执行官帕斯卡尔·索利奥特(Pascal Soriot)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在葛兰素史克被调查之前,这家英国-瑞典合资集团就已着手加强在中国的合规性:“我们永远不可能保证公司的6’000名在华员工都完全守法。但我们对不存在系统违规拥有信心。”

一些当地业内人士认为各企业有些掉以轻心。“人们以为葛兰素史克只是不走运,或者他们觉得有牢靠的关系,能得到庇护,”其中一位谈到,并补充说,他相信政府制裁不会止于葛兰素史克。

可能对违法企业实施的惩罚也许包括使用更有力的封杀权,禁止向某些省份公立医院销售药品。美国和欧盟有关部门一旦发现违规操作,也可能会采取行动。

全球转移

葛兰素史克去年7月承认,某些高管似乎违犯了中国法律,并称受指控的行为很“可耻”。葛兰素史克的数名中国员工仍在被关押,其前中国总裁、英国人马克锐(Mark Reilly)也未能获准离境。葛兰素史克表示,将继续全力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

自葛兰素史克被调查,该公司2013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同比骤降61%,第四季度则同比下降29%,这给竞争对手取得市场份额提供了机会。

医药行业独立顾问乔治·贝德(George Baeder)指出,葛兰素史克对员工激励制度所做的全面修改,可能在短期内会令销售业绩进一步受到打击,但就该领域抛弃提成式付薪方式的全球转变来看,此举将企业拉上了正确的轨道。

“最终这可能会成为一种竞争优势,”贝德评论道:“葛兰素史克被迫先于他人开发创新型的解决方案……而其它企业迟早也得被迫谋求新招。”

一位葛兰素史克前医药代表的自白

某位前任销售回忆起送回扣的经历时说,“我还没碰到过拒收回扣的医生,除非是嫌给的钱太少”。

在上海市中心一家繁忙的星巴克里,一位小伙儿压低声音,回忆起自己担任葛兰素史克药品销售的经历,Patti Waldmeir写道。

“我们的确接受了合规培训。可这之后,上司会把我们一个个拉到一边,告诉我们如何送回扣。这个是不允许在办公室里讨论的,”他表示。

因为可能有过违法行为,这位年轻人不愿透露姓名。但在这个人口14亿的国家,从许多方面来说,他只不过是受雇于国内外药企的大批销售代表中的一个典型。他才20出头,对赚钱充满了渴望。

“我们的销售模式跟其它驻华跨国药企没有分别,”他指出:给低薪的医生现金、请他们吃饭或旅游,来鼓励他们购买药品。“葛兰素史克的销售指标可能比大多数企业更咄咄逼人,但无论内企外企,人人都这么做,”他说道:“不过,你要能是完成指标,奖金会非常高,所以也刺激我们用一切手段达到目的。”

高额贿赂款项会通过旅行社做假发票的方式冲账,如今这种做法正在受到调查。但小额回扣是根据个别医生的喜好以现金或实物支付。“我买过假的报税单,从亲友那里搜罗过出租车和餐饮发票,这样就能把付给医生的费用向公司报账,”他透露。

报酬也是丰厚的:每月底薪7’500元人民币,按上海标准也算高的,如果完成销售指标,还能拿到1.7万元的季度奖金(超过指标部分还另有5%的提成)。此外每季度走访医生就有5000元奖金。“这个很容易领到,你甚至可以编些未走访的医生姓名,”这位前销售表示。

最后每月还有2’500元的出租车费和手机费津贴。

回扣的平均金额是多少呢?“业内平均值是药价的5-20%,”他指出,又补充,他从未碰到过不收回扣的医生,“除非他们觉得金额太少”。他表明自己离职的原因是害怕被抓。

据他解释,那些留下的前同事“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以前的模式行不通了。公司还要他们去找医生谈产品信息,可没有了经济利益,很难找到愿意听的医生。”

他说自己的前同事中有四成已经离职。留下的正在学习,以适应葛兰素史克跟测评挂钩的奖金方案,这种奖励方案部分基于员工的产品知识,部分基于团队销售指标。可他认为这不会奏效:“有动力多销售的人会非常少,因为他们不能确定人人都像自己一样努力。”

葛兰素史克申明:“这位前职工描述的做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也绝不容忍这种不道德的行为。我们相信本公司绝大多数中国员工都按最高标准操作,任何不这么做的人在本公司都没有容身之处。”

补充报道:Zhang Yan

(《金融时报》版权)

信息框结尾

金融时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