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国际司法 瑞士能摆平“松科案”和“科西亚案”吗?

冈比亚前内政部长奥斯曼·松科(Ousman Sonko)在2012年拍摄的一张照片中。

冈比亚前内政部长奥斯曼·松科(Ousman Sonko)在2012年拍摄的一张照片中。

(Kairo News)

人权非政府组织热盼瑞士有政治意愿起诉冈比亚(Gambia)前部长奥斯曼·松科(Ousman Sonko)和利比里亚(Liberia)前反叛军领导人阿利奥·科西亚(Alieu Kosiah)。松科涉嫌犯有反人类罪,而科西亚则被指控犯有战争罪。

TRIAL(英、法)外部链接Civitas Maxima(英、法)外部链接等非政府组织认为,这两个案件将是对瑞士能否行使“普遍管辖权”这一国际法律工具的重要考验。

奥斯曼·松科曾长期担任冈比亚内政部长,TRIAL国际的瑞士分支机构指控其涉嫌实施酷刑,他因此于今年1月在伯尔尼被捕。对松科的指控现在包括反人类罪,他的案件已被移交给联邦当局。

但是,第一个遭到起诉的可能会是利比里亚的前反叛军领导人阿里奥·科西亚。他自2014年11月以来一直被拘留在瑞士。几名律师代表利比里亚受害者指控他犯有战争罪,Civitas Maxima组织的会长阿兰·维尔纳(Alain Werner)也是律师之一。他表示这个案子进展顺利。

普遍管辖权

除了在日内瓦开展国际和平谈判和驻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外,瑞士还在2011年改变立法,承认“普遍管辖权”(universal jurisdiction)原则,这允许瑞士起诉任何涉嫌“国际犯罪”(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人,无需考虑其国籍。但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人根据这项原则在瑞士受审和定罪,而这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

信息框结尾

维尔纳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总检察长决定将科西亚的案件送交位于贝林佐纳(Bellinzona)的联邦刑事法庭(Federal Criminal Court),那将是历史性的。”他还表示:“这将是瑞士联邦刑事法庭历史上第一起国际战争罪案。瑞士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审判定罪的案例是卢旺达(Rwandan)前市长富尔根斯·尼永特兹(Fulgence Niyonteze)案。但在1998年,这个案子是根据旧法向军事法庭提起讼诉的。

树立范例

TRIAL组织的法律顾问桑德拉·德尔瓦尔(Sandra Delval)一直在努力推动松科案。“主管机关可以利用展开高质量调查的方式来树立一个范例,”她说:“更重要的是,松科是冈比亚前独裁者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的左膀右臂。贾梅目前仍逍遥法外,受害者在热切期盼着正义的到来。冈比亚前政权第二号人物出现在瑞士的土地上,这意味着瑞士有义务树立这个范例。”

缺乏政治意愿?

“当然,这在瑞士曾有先例,”TRIAL组织的德尔瓦尔继续说道:“但我们目前的分析是,这些普遍管辖权案件通常进展迟缓。检察机关没有资源进行应有的调查,也没法专注于这些案件,因为他们还有许多其他案件要处理……所以普遍管辖权案件往往会陷入僵局,进展也更加缓慢。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有种感觉:他们有将这些案件束之高阁的倾向。所以我们质疑瑞士的政治意愿,行使正义往往说得漂亮,但实际上则没有具体的推进方案。”

瑞士总检察长迈克尔·劳伯(Michael Lauber)承认,他的工作人员任务过于繁重,而且资源不足。他在瑞士《时报》(Le Temps)的采访中表示:“我们已经达到了一个组织能够承受的极限。”

Civitas Maxima组织会长阿兰·维尔纳也表示,瑞士没有更多类似的案例,这令人遗憾。 “在瑞士和世界其他地方,类似案件如此之少,这是不对的,”他说:“在世界范围内普遍管辖权案件寥寥无几,这是错的,这就是我们组织存在的原因。”

TRIAL组织特别关注阿尔及利亚(Algeria)前国防部长哈立德·纳扎尔(Khaled Nezzar)的案件,这一案件在瑞士已遭撤诉,目前TRIAL组织正在协助受害人对该裁定提出司法上诉。纳扎尔于2011年10月在瑞士被捕,主因是TRIAL组织指控他可能牵涉1992年至1994年在阿尔及利亚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进而对他发起刑事追究。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在今年早些时候驳回了这一案件,说没有理由指控纳扎尔犯有战争罪,因为在所涉时间段内,没有证据表明阿尔及利亚国内发生了任何武装冲突。

阿尔及利亚的“黑暗时代”

“这个决定令人惊讶,而且难以理解,” 德尔瓦尔表示:“阿尔及利亚经历的黑暗十年致使20多万人死亡,众多消息来源都证明了阿尔及利亚军队与武装团体之间发生了激烈冲突,也证明了武装组织的存在。我们完全无法理解,总检察长调查了六年,甚至没有明确质疑过武装冲突存在与否,就突然撤销这个案件,并矢口否认存在武装冲突。”

那么如果瑞士真是缺乏政治意愿,原因又是什么呢?“我们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不想损害与某些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德尔瓦尔说:“即使瑞士有义务起诉和调查普遍管辖权案件,不该有任何政治考量。”

盛赞逮捕行动

尽管他们有些非议,但TRIAL和Civitas Maxima两大组织都盛赞瑞士当局展现的工作效率,在他们提起刑事投诉后不久,科西亚和松科就遭到逮捕。

维尔纳还表示,由于利比里亚政府对瑞士在利比里亚进行调查的请求一直没有回应,瑞士当局已经投入了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将许多利比里亚受害者和证人带到瑞士,参与科西亚案控辩双方的听证程序。他希望今年可以结束对这一案件的调查,明年可以将其提交联邦刑事法院送审。

总检察长办公室确认于今年4月底延长了松科的防范性拘留令,而针对他的调查也在持续开展。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樊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