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兴奋剂

将来,如果游泳运动员手掌上长出蹼膜来已不再是科学家的幻想 Keystone

在日内瓦举行的一次国际兴奋剂研讨会议上有关人士警告说,基因治疗法将会对运动员产生极大危害。

此内容发布于 2003年10月03日 - 14:32

虽然基因治疗法还在试验阶段,但是专家们警告说,这项工程并非仅仅用于医疗方面,在某些方面人们还可能利用它培养出新一代的超级运动员,而使他们跑的更快、跳的更高,投的更远。

不同的基因“控制”人类的速度

弗里堡大学生物化学系的Sandro Rusconi教授告诉swissinfo记者:“以前专家认为,基因是被分离开的,各有各的功用,比如,某一基因控制速度,而另一个控制耐力,然而研究结果表明,基因并不象我们估计的那么简单。最终我们将得到各种基因之间相互联系、合作及影响关系的结果,以便得出能控制人类体能的基因组织的数据”

未被临床试验的药品被作为兴奋剂

Sandro Rusconi接着说:“我想,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并警告说,从运动兴奋剂的历史上看,一些尚未被试验和了解的药品技术被层出不穷地使用着。

“如果让我猜测的话,我想,基因疗法首先会在体育或美容方面被利用,那么,我希望使用这项技术的运动员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

基因兴奋剂将很难被查出

这项技术也将对运动员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假如采用这项技术来提高“速度基因”,这几乎无法被查出。

目前在长跑和自行车比赛中最流行的耐力荷尔蒙,如:促红细胞生成素EPO(Erythropoietin),运动员必须在每次比赛前重复使用方有效果,并且是通过血液注射入人体,医生则可通过特殊技术从血液或尿液中查出;而基因疗法则是直接通过基因移植一次性改变EPO耐力荷尔蒙。成为人体的组织的一部分,所以这将几乎无法被查出。

这样的基因移植最大的危害是:一旦基因被改变,将永远无法复原。目前人们已得知,EPO最大的副作用是导致心肌梗塞和心力衰竭,这也是EPO兴奋剂使用的运动员必将接受的结果。

兴奋剂的查处永远落后于其研究

参加此次日内瓦会的体育科学家们认为,体育界的各机构和俱乐部应该制定相关的法规,控制基因疗被作为兴奋剂而使用。同时专家们也对这种情况无可奈何,兴奋剂的查处永远比其研究要落后一步。

Rusconi教授说:“负责制定法规者总是太迟,原因是他们不可能针对某项根本还不存在的潜在的东西作出法律规定。10年前,如果有人说基因疗法将来会被作为兴奋剂使用,其结果会引人耻笑,会认为这是玩笑。而今天,人们已不再会这么想,因为基因疗法被作为兴奋剂使用的确是一个发展方向”。

Swissinfo

Fakten

据“人类基因组计划”组织提供的数据,人体是由2.6 - 4万个基因细胞控制。
其中97%被认为是“无用”的,尚未发现有某种功用。
控制运动机能的基因被发现仅有100种。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