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就业模式 工作分享:两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19-27%的瑞士公司考虑提供可工作分享的岗位,但具体数字不详

19-27%的瑞士公司考虑提供可工作分享的岗位,但具体数字不详

(imago)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终于走上干部岗位,岂能让他人分享。然而在瑞士,有些领导就是愿意与他人分享他们的权力和工资;而且在整个欧洲,这种趋势更普遍。

工作分享(Jobsharing)这类新型工作模式对瑞士女性很有魅力,尤其对受过教育、有追求、且期待高工资的职业女性来说。当男性还在孜孜以求权力的时候,她们已转换思维-要和他人分享工作。

“对较为复杂的工作岗位来说,工作分享是一种完美的解决方式,”《Blick》的主编Joel Widmer说。

自2014年4月起,他和同事Matthias Halbeis一起负责Blick集团(德)外部链接的政治部。他们负责协调7位记者的工作。这一职位的负担不轻,两人几乎都要全职才能完成。

“我们俩都工作80%。我们的太太也都工作,我们还都有孩子。我们想每周都能休一个工作日,用来照顾孩子,这是我们分享工作的主要原因,”Widmer解释说。

“我们的新闻总部在苏黎世,但政治部在伯尔尼。协调的工作很多、很重,我不希望由我一个人完成。有人共同分担工作确实很好,我们可以一起做出抉择”。

在瑞士,大多数是由女性共同分担同一职务,像Widmer和Halbeis这样的男性还比较少见。

人们普遍认为,工作分享这种形式发端于70年代末的美国。而在瑞士,这类较为灵活的工作形式正在变得越来越普遍,这也是应雇员的要求,同时符合就业市场的需求。大约有19%-27%的企业在瑞士提供“可分享的工作职位”,不过更为具体的数据目前还没有。

日前,弗里堡以工作分享为主题举办了讨论会,共有约250人参加,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工会和瑞士雇主协会均派代表参加。

巨大的灵活性

PTO(优化兼职)协会(多语)外部链接联合主席Irenka Krone-Germann也是弗里堡研讨会的组织者,她坚信工作分享拥有巨大潜力。瑞士在欧洲仅次于荷兰,是拥有兼职工作比例最高的国家36.5%(德)外部链接,其中女性非全职工作的比例高达59%,男性14%,她说。

“自2014年2月9日全民投票后,瑞士实行了非常严格的移民配额制度。大部分公司都知道,今后会面临高素质人才短缺的现象,因此他们必须做好准备,”Krone-Germann解释说。

瑞士的温特图尔AXA保险公司(多语)外部链接是讨论会上少数几个已对其员工实施“工作分享”制度的企业。

“一般来说,我们都会倡导灵活的工作制度,因为无论年龄大小、男职工还是女职工,都有这样的需求,我们要尽量满足。而且,我们也希望可以长期留住员工,并且让他们团结协作,”该公司人事部经理Yvonne Seitz说。

共享工作职位带来的不仅仅是巨大的灵活性,还可以促进职工之间知识的交流,特别是在老员工与新员工之间。而且在度假或病假期间更方便协调工作。

“工作分享会带来更多的革新精神、更有效率,而且便于我们发现更棒的人才,”瑞士电信公司Swisscom(多语)外部链接的人事部经理Elena Folini说。

弗里堡肺科协会(Fribourg Lung Association,德、法、意)外部链接的Valérie Bovard和同事Sophie Binz分担领导职务,管理着20位护士,她们的雇主非常满意,认为从两人共享这一职务的制度中受益匪浅。

男性给出的希望减少工作时数的原因经常是,要和家里人度过更多的时光,因此他们才愿意接纳一个工作分享的职位。2011年瑞士男性、父亲联合组织männer.ch所做调查显示:在圣加仑州1200位男士中,90%接受问询者愿意非全职工作。

然而两位男士共同分担某一领导职位的现象还是比较少见,在瑞士仅占2%。而90%的情况,都是由2位女士共享此类职位。

人们对职场角色和所负责任的认识,其实还是很保守的,而“工作分享”这样的主意,往往会激起负面反应。

人事顾问咨询公司Robert Half于2014年对1200位经理所做调查显示,近1/3的受访者认为,由2人共同分担同一职位的责任,这可能会将团队关系复杂化,而且会削弱团队的战斗力。

“当我宣布我要50%做家庭妇男的时候,一些同事奇怪地望着我”,弗里堡大学当代史教授克劳德·奥塞尔(Claude Hauser,法)外部链接说,他有4个孩子,过去的这12年间,一直与一位同事共同分享教授一职。

权力分享

“一般来说,男人不愿分享权力和责任,”奥塞尔说:“然而在学术领域,由明星教授独占鳌头担任教职,100%的工作,这类想法由来已久,但已经过时了。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团队合作,而工作分享就是一种最理想的模式”。

而女性共同分担职务的理由则多种多样。最近几年,瑞士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接受高等教育、取得证书的比例甚至超越了男性。而且在医疗、法律、教师领域工作的女性数量也在增多。

然而到目前为止,女性担任领导职务的比例还是很低,在瑞士企业中,女性主管的比例仅有6%。据估算,瑞士有约5万名女性,虽然拥有高校学历,却大多留在家中带孩子。

这些妈妈们的学历越高,出山兼职工作的比例也就越高,Krone-Germann说。兼职工作也有缺陷:例如很难担任领导岗位;职业保险福利等不太稳定;才能难以发挥;抑或职位很难晋升等。

就业的优化模式?

工作分享是不是雇员追求灵活工作制、又能获得较好职位的最佳选择?雇主又会不会收获到“双倍”的生产力?“只有当雇主和雇员沟通良好的时候,这种制度才可以畅通无阻,”Binz解释说。

协调工作有时也确实困难重重,奥塞尔说:“有时,人们几乎没时间和同事说句话,这样就失去了对工作整体把握的机会”。

同样职务雇2个人,也会在工作岗位上带来更多花销,比如计算机、培训资金等,人事部和雇主对雇员的检查也会变得更为麻烦。其他员工可能也会感到困惑,毕竟同时拥有2个上司,不是件容易事。

瑞士工会对工作分享这类工作模式完全持赞同态度。工会组织(Travail.Suisse德、法)外部链接的平等政策部主任Valérie Borioli Sandoz却警告说,这有时也会带来风险:如果只有女性分享同一份工作,那么就会导致职业上的性别差异,甚至出现工资歧视等,我们必须针对这样的现象进行斗争。

而且,尽管全职工作可以被分成两个50%的工作岗位,但这往往与现实不符,实际工作时间可能会超过50%的工作量,于是会带来额外的工作负担,却不会带来额外的薪酬。

“出现这种情况,必须平静地与雇主讨论。如果50%的工作确实满足不了需求,那么员工要坚决争取获得60%-70%的工资,”她说。

尽管瑞士在这方面取得了不少进步,但与其他中欧国家相比,瑞士依然比较靠后,这位工会工作者表示。

“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我们确实是很落后的,比如在家庭福利政策方面,这是根本上的落后,”她说:“但我们还有希望。在我印象中,各企业对待工作分享的态度是认真的。尽管目前水平还比较低,而且瑞士人的性格非常重视工作。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工作分享在瑞士

2014年由瑞士西北高等专业学院所举办的公开调查显示,在瑞士的400家企业共18万员工中,已有27%的公司提供了工作可分享的职位。这其中有1/4是领导职位。

2014年另一个针对1200位领导层人员的调查显示,其中有100位来自瑞士,19%的瑞士企业,愿意向员工提供工作分享的职位。

然而近1/3的受访者认为,将领导职责赋予2个人,这会导致团队内部的关系复杂,集体也难以发挥作用。该调查由人力资源顾问咨询公司Robert Half作出。

根据该调查,英国是工作分享制度的先行者,其中48%的企业认为工作分享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欧洲的平均数据是25%。比瑞士更不热衷于分享工作的是德国,只有15%。

到底有多少人在瑞士享受着分享式的工作模式,这一数据还不明确。但瑞士联邦统计局将于2016年出具一份与劳动力有关的调查,其中将首次涉及工作分享方面的数据。

信息框结尾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