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一轮淘金热:东半球国家需求疲软,西方投资者填补需求缺口

金条从亚洲经瑞士的精炼厂运往美国和伦敦的金库,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黄金ETF交易需求。 Keystone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总是嘲笑那些投资黄金的人,称黄金是一种"在非洲或某处地下开采出来的无用金属",是一种"做多恐慌"的方式。然而今年,这位"奥马哈圣人"与包括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内的投资者一起加入黄金购买热潮,助推黄金价格在今年夏天创下历史新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4日 - 09:00
Henry Sanderson于伦敦,Benjamin Parkin于孟买

今年二季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出资5.65亿美元(合人民币38.42亿元)购买全球第二大黄金开采商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的股份。自4月初以来,在非洲、拉美和美国等地开矿的巴里克公司股价已上涨了37%。同样在二季度,桥水公司的报告文件显示,该公司出资3.16亿美元买入黄金ETF——这种场内交易基金允许投资者像买股票一样买实物黄金。   

外部内容

西方投资者的追捧导致金价从2018年夏季1’160美元/盎司的低点上涨至8月份2’073美元/盎司的历史高点,使这种贵金属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金融资产之一。随着人们愈发担忧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影响,加上债券收益率陷入负值,使得今年有超过6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黄金ETF,比2009年金融危机时还要多50%。

疫情之下,投资者认为黄金可以作为投资组合中的一种对冲成分,用来抵御股市泡沫化、超低利率和经济下行带来的风险。世界黄金协会首席执行官戴维·泰特(David Tait)表示,一些大型投资机构希望将黄金作为防御手段,以应对经济放缓可能导致的通货紧缩,或是随着政府向金融体系中注入大量资金而导致的通货膨胀。

在今年3月因全球股市崩盘而出现下跌后,截至8月初,金价已经反弹了22%。泰特说:"这让很多历史上一直将黄金视为末日交易的人,从更广泛的视角来看待黄金。"

然而作为黄金的传统需求大国,印度和中国今年的需求充其量只能说是平淡无奇,由于金价相对本国货币创下历史新高,这两个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市场中的买家都在出售手中的黄金,或者用黄金进行抵押贷款。在中国,由于国内需求疲软和金属出口受限,黄金以53美元/盎司的折价在全球市场上出售。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零售消费是该商品价格强弱的关键信号,如果西方国家需求走弱,这种分歧可能会威胁到黄金的涨势,就好比金融危机后,金价从2011年9月1’920美元/盎司的高点暴跌至2013年的约1’200美元/盎司。目前,黄金ETF占全球黄金需求的35%,而十年前这一比例仅为8%,但资金流入已经开始放缓。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在今年9月份录得八个月来首次资金净流出。  

黄金涨势骤然停止将导致全球最大的一些投资者蒙受损失,并使全球股市中除大型科技股之外为数不多的一个亮点消失。这也将导致散户投资者遭受损失,这个群体正在面临疫情影响下就业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储蓄账户利率的持续走低。自8月份的高点以来,金价已经下跌了9%,而黄金开采商的股价已经下跌了13%。

在线黄金交易平台BullionVault研究主管阿德里安·阿什(Adrian Ash)表示,"其中一种风险是,亚洲买家能够主导金价下行的底线,而金价下行会打击购买黄金ETF的散户投资者的信心。但在黄金消费大国需求如此惨淡的情况下,这个价格底线会在哪里?"

消费者需求下滑

Popley Eternal是一家大型珠宝店,位于印度金融中心孟买的繁华地段,可以说是一家百年老店,店内熙熙攘攘的顾客在为婚礼和节庆活动选购金项链和耳环,商品起价约为50’000卢比(合人民币4’375元)。

但自该国解除严格的疫情封锁后,该店于6月重新开业以来,客流量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为期三个月的封锁使几乎所有的经济活动都陷入停滞。店主苏拉杰·波普利(Suraj Popley)表示,公司已经裁员约四分之一至20人,目前销量非常差,在当前的环境下,任何售出的商品都被视为"意外收获"。  

受经济衰退影响的印度消费者转而选择出售自己的珠宝,或用贵金属进行抵押贷款,以充分利用全球高企的金价。他说:“人们往往来卖黄金,以防自己需要现金,以防手头吃紧。很少有人来买黄金。”

印度和中国合计占全球黄金购买量的一半以上。但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印度的需求量下降了56%,中国的需求量也下滑过半,不过印度的需求量在8月份有所回升。

在印度,贵金属在家庭、节日和宗教场合中发挥着独特的重要作用。瑞银(UBS)的数据显示,这个南亚国家拥有全球最多的存量黄金,家庭和寺庙里的黄金收藏量高达25’000吨。

即使是出于投资目的,许多印度人传统上还是喜欢囤积实物黄金,而不是购买ETF或其他金融产品。黄金首饰可以彰显地位,同时可以赠给子女,也可以在必要时去当铺换成现金。

"人们对黄金有一种迷恋,"沃尔玛旗下位于班加罗尔的数字支付初创公司PhonePe的共同基金负责人特伦斯·卢西安(Terence Lucien)说,"印度人传统的购买方式导致总有人买过量的黄金。"

但是,黄金首饰的需求在急剧下降,先是受到疫情封锁导致门店关闭的打击,现在又受到疫情引发的严重经济和公共卫生危机的打击,印度已经通报了580多万新冠肺炎病例,其中死亡人数超过9.2万。

由于印度每天有超8万个新增确诊病例,因此婚礼纷纷被推迟,同时经济冲击——截至6月底,二季度GDP萎缩24%——也降低了民众的奢侈品消费欲望。

柯达马·辛德拉银行(Kotak Mahindra Bank)贵金属部门主管谢卡·班达里(Shekhar Bhandari)表示,他预计一旦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去,需求将出现回升。“是否有人推迟婚礼?答案是肯定的,"他说,"但[长期来看]婚礼的数量会减少吗?肯定不会。"    

价格压力

然而,疫情凸显出人们对实物黄金的需求长期下降,随着印度14亿人口的金融素养不断提高以及共同基金等产品的普及,许多人将不再只投资贵金属,而是选择多元化的投资组合。瑞银(UBS)的数据显示,消费者需求已从2010年至2015年的年均900吨降至去年的700吨以下。

近年来,一些政府主导的计划希望将投资需求引导到更具有生产力的金融资产,如黄金债券,然而这些举措未能阻止黄金需求下跌。   

由于疫情限制和对高价购买黄金的犹豫情绪,中国的黄金首饰购买量也遭遇冲击。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的黄金需求量为152.2吨,创下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干扰有可能导致印度和中国实物黄金需求的加速下滑,削弱这一全球投资品的重要消费基础。

今年,金条从亚洲通过瑞士的精炼厂运往美国和伦敦的金库,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黄金ETF交易需求。但是驻香港的前渣打银行家杰里米·伊斯特(Jeremy East)表示,如果西方国家的需求减弱,这些数量的实物黄金可能会对市场造成影响,并给金价带来下行压力。

"今年没有黄金流入中国,流入印度的黄金也很少,"伊斯特(East)补充道,"这意味着[西方国家]黄金ETF的投资者需要继续买入,[特别是]如果到年底中国和印度依然不买入黄金......。这些黄金必须有个去处,需要有更多的资金进入市场来消化这些黄金。"

解决供需不匹配

印度的科技公司试图通过提供"数字黄金"app来解决实物黄金无法满足客户投资需求的问题。公司提供的各种服务能让消费者以虚拟方式购买和储存贵金属,如果他们希望兑现,则可以去领取金币和金条。

亚马逊公司在8月推出了一款数字黄金产品,与卢西安(Lucien)管理的PhonePe以及谷歌和阿里巴巴支持的Paytm等公司开展同类型业务,这些公司近年来都推出了自己的产品。

Paytm Money公司首席执行官瓦伦·斯里达(Varun Sridhar)表示,这些产品应该有助于支撑印度的实物黄金需求,因为对纯虚拟产品(如ETF)的投资需求仍然有限。Paytm允许客户以最低1卢比的价格购买黄金。

"那种黄色金属对民众而言是一种情怀,是情感的寄托,"他补充道,"共同基金并不能让你在聚会上穿戴黄金首饰并获得满足感。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黄金将继续在印度消费者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然而,尽管数字黄金需求不断增长,但仍属于新生事物。Paytm表示,"将购买黄金视为严肃的储蓄决定"的客户在其平台上通常只持有价值3’120卢比至5’200卢比的黄金。

孟买珠宝商Popley预计,随着年轻消费者转向购买钻石,需求将发生代际转变。他预计黄金需求的低谷将持续到明年。"人们目前没有心情买太多珠宝首饰,"他表示,他们"正在等待,看看未来三四个月会发生什么"。

在中国,消费者也在转向新的黄金购买方式,8月份中国推出了两只新的黄金ETF。但中国黄金ETF市场的规模只有美国的3%,资产规模为40亿美元。

中银国际分析师肖富表示,中国消费者更喜欢购买金条存放在家中,而不是黄金ETF。"在中国,人们仍然会考虑传统的购金渠道,比如购买黄金首饰、金条或金币,"她说,"而且你不能指望在黄金上赚很多钱[与中国的股票市场相比],所以年轻的投资人往往选择投资股票和比特币。"

泰特(Tait)说,他认为在印度和中国,基于黄金的新型金融产品需求在未来几年内将呈“爆发式增长”,且市场将与西方接轨。他补充说,这将更好地把亚洲的黄金市场与欧美市场联系起来。  

前投资银行家泰特(Tait)说:“届时,世界黄金市场的各个领域都将得到充分优化,东西方国家的机构和散户投资者将在未来几年内全面参与这个市场。”

目前,黄金投资者正在消化欧洲第二波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许多投资者没有选择黄金避险,而是涌向了相对安全的美元。

资深贵金属交易员大卫·戈维特(David Govett)称,黄金买家正出现“审美疲劳”的迹象。但戈维特(Govett)表示,随着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到来,且疫情结束依然遥遥无期,巴菲特改变对黄金的看法可能不是一个糟糕的投资决策。

“随着新冠肺炎病例数继续增加,各国政府又开始恐慌,经济面临二次封锁。总而言之,这对黄金来说应该是一场完美的风暴,"他说,"当今世界充满着不确定性,因此不能做空黄金。"

版权所有:Copyright 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 2020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