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闻自由日 一场接地气的胜利



崇尚纯媒体:上千人希望成为新网络媒体的成员。

崇尚纯媒体:上千人希望成为新网络媒体的成员。

(Jan Bolomey)

瑞士出现了一个名为《共和》(Republik)的新媒体,为此出现了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众筹。这一大众媒体发起者的原动力来自对瑞士媒体的失望,而他们众筹的成功也恰恰证明了广大读者同样的失望。

在一个月之内就找到了3000名募捐者,最初一周,超过9000人报名资助《共和》。这一网络媒体计划将于2018年以纯新闻平台的形式出现:无广告、不联盟、不在意点击率。这个项目无疑抓住了时代的命脉。项目发起人表示:“许多大出版商逐渐离开了新闻业,这对于一个民主社会无疑是一个坏消息,而没有理智的信息,不利于做决定。”

出卖新闻自由

那么瑞士真的没有“理智的信息”?民主受到了威胁?记者当中,这样的说法在传播,因为他们经历过“出卖新闻自由”。这令他们非常恼火。

瑞士记者之所以如此悲观,理由如下:

经济上:瑞士媒体正在经历向数字化转型的猛烈撞击,广告商流失,报纸、电视、广播被谷歌抢去了风头,因为谷歌能将用户最需要的广告送到眼前。出版社也在试着用新型数字化商业模式来自救。瑞士两大出版商荣格(Ringier)和塔梅地亚(Tamedia)在这一转折中进行了改革,但主要也只限于电子商业。而造成的后果就是:裁员、寻求合作机会。“新闻-读者-广告”这种传统的经营模式已经不再适用。

政治上:“另类报道”的钟粉们也在瑞士拉起了阵营,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大张旗鼓地针对“主流媒体”拉开攻势。这一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也有切身体会。目前SRG正在努力对抗要求取消每年450瑞郎收视费的一项全民动议。所有党派和协会都反对这一动议,但这项动议在部分国民中引起了共鸣,因为没人愿意交费;而谁又未曾吐槽过一个电视节目?

社会上:瑞士有110万人每天乘坐公交车来往于工作地与住地之间。免费报纸是他们路上喜爱的读物。这些免费报纸令新闻成为一种必需品。有时候甚至起到娱乐的作用。读者各取所需:可能在叙利亚战争的新闻旁边就是关于私密毛发流行趋势。

因此有人说这对民主来说,是个“坏消息”,但是这里忽略了一点,实际上问题来自读者本身。我们的大脑现在已经懒到不能再懒,而这个世界又处于从未有过的复杂状态。这实际上是一种新气象,由此产生这样的趋势: 瑞士人有娱乐需求,这从媒体现在的发展趋势上可见一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头脑清醒的人,他们愿意花钱,这也是《共和》成功的原因。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