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旅游业哀歌 坚挺的瑞郎吞噬了阿尔卑斯小型酒店



无论是酒吧里的空座还是客房里的空床,小型酒店已经没了生意

无论是酒吧里的空座还是客房里的空床,小型酒店已经没了生意

(RDB)

5年来,受瑞郎不断升值的打击,瑞士约一成酒店-主要在阿尔卑斯山区-相继关门。好在酒店数量的减少并没有造成上岗人数的减少,这主要得归功于各大城市,填补了山区需求量的停滞。

“过去5年中瑞士每年损失大约90家酒店,”瑞士酒店联合会(Swiss Hotel Association)会长安德烈亚斯·曲利希(Andreas Züllig)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预计从1月15日(即瑞士国家银行放弃瑞郎对欧元的保底汇率之日)起,这个速度还会加快。”

“游客们逗留的时间短了,住是在城市,上山则是当日往返,”曲利希补充说:“我们损失的大多都是阿尔卑斯山区家庭经营的小酒店。结果就是城里酒店的客人一年比一年满。”

这意味着,瑞士的酒店总数已从2010年的5’500家左右降至如今的5’000家。曲利希指出,受益的是城市里提供四、五星设备的酒店。

更多游客选择留驻城市,而不愿去山区酒店的这一趋势,实在令人费解。很多游客来海蒂的家园游玩,是受到崎岖而质朴的阿尔卑斯山区景色、雪地与新鲜空气的吸引。那么他们为什么越来越多选择在城市逗留,在那里能做些什么呢?

数据不会撒谎

原始数据似乎也支持这种说法。瑞士去年的留宿率有0.9%的小幅上升,其中巴塞尔地区(+5.2%)、卢塞恩地区(+3.5%)、苏黎世(+2.4%)和日内瓦(+2%)增长最显著。

瑞士唯一一座国家公园所在地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留宿率下降2.1%,而瑞士标志马特洪峰(Matterhorn)所在地瓦莱州(Valais)则与前年持平。整个传统山区当中,仅有伯尔尼高原地区(Bernese Oberland),即艾格峰(Eiger)与少女峰(Jungfrau)所在地,有0.9%的升幅。

瓦莱州推广公司(Valais Promotion)总裁达米恩·康斯坦丁(Damian Constantin)警告说,不要太相信这些数据。据他透露,去该地区的游客中,有60%左右在出租公寓里落脚,但这方面的数据却不太容易找到。但他也承认,许多小酒店正面临关门威胁。

“这些企业急需周转现金以维持开支,”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认为,未来行得通的两种商业模式,会是低成本利基型和大规模盛誉型。”

瑞士旅游局(Switzerland Tourism)在周一的苏黎世年度媒体发布会上表示,这5年来旅游业的就业状况基本保持稳定,与行业直接相关的职位数为17.5万个。“部分解释是,城市地区做得特别好,”瑞士旅游局局长约克·施密特(Jürg Schmid)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说:“而这并非只局限于商务旅行者,他们也有很多休闲游客。”

面向国内的解决方案

瑞郎与欧元及其它货币汇率的飙升,足以令旅游业流下辛酸的眼泪。从1月15日起,对许多海外游客来说,来瑞士旅游比以前贵了很多,而瑞士本国人由于购买力提高,也在考虑特价假日海外游。

瑞士旅游局正把希望寄托在本国“游客”及来自亚洲和美国扩展市场的游客身上,来抵销瑞郎坚挺造成的消极影响。为此该局要求把预算增加到2.7亿瑞郎(约合17.8亿元人民币),来满足2016-2019年的需要。

但问题是,政府只建议增至2.205亿瑞郎,留给议会去计算该怎样分配最合适。国内游客占到留宿总夜数的44%,去年上升0.9%,达到1’600万人次-这是1991年至今的最好数据。

施密特态度很坚决,额外的5千万瑞郎对提升国内市场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需要这笔钱来有效地打动本国游客,”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解释说:“就这点而言,由于酒店和度假区都在削减成本,在瑞士度假已更加便宜。例如某些酒店现在把滑雪通票作为度假套餐的一部分。”

对处于困境中的阿尔卑斯地区旅游业来说,这些度假者也可能相当重要,因为大多数瑞士人住在城市里,如果他们要在国内旅游,很可能会想去山区度假。

“爱冒险的”亚洲人?

瑞士旅游局还在日益增多的亚洲游客流中看到了山区酒店的前景。去年中国游客人数大幅上升,留宿夜数记录下15.6%的涨幅,韩国游客增加了40%,而印度游客光顾酒店的人数也增长了3.7%。

亚洲游客的留宿总夜数创下400万人次的新纪录,比2013年跃升9.9%。

对阿尔卑斯度假区来说,问题在于亚洲游客向来爱在城市留宿,白天则挤进大轿车上山看看风景,当天去当天回。

但施密特确信,自己已经见到正浮现出的一种实在鼓舞人心的新趋势。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我们清楚地见到来自中国的小型旅游团,甚至还有自由行游客来瑞士旅行。人们旅行得越多,就会变得越有冒险精神。”

“对很多这类游客而言,摸一摸阿尔卑斯山的雪是一辈子难得的机会。我们注意到,有更多的中国游客不愿参加50人的旅游团,而是想在旅行途中与阿尔卑斯有更亲密的接触。”

不过达米恩·康斯坦丁在瓦莱州观察到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真正在增长中的是亚洲市场,那里人口基数大,潜力也大。亚洲游客通常会找一个小城市作据点,然后作当日往返的短途旅行。”

至少从短期来看,国内游客(占该州所有度假客人的52%)是阿尔卑斯小型酒店的最佳生力军。

转变的力量

安德烈亚斯·曲利希并不看好阿尔卑斯小酒店的前景。“我们正在见证一次市场的巨大结构性转变,从小型农村酒店转向大型都市酒店,”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类转变在经济的每一个领域都很普遍。它正以同样方式影响着小农场主们。一百年前瑞士的纺织业还很出名,可现在我们只有为数很少的专家,”他补充道。

“我们只能尽力去阻止这种演变,可是我们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