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毒品政策的新思路 “禁毒麻烦多,收效小”

weibliche, gepflegte Hände bereiten Kokain-Linien vor.l

禁毒令行不止,可卡因的消费几乎渗透到了各年龄段人群以及社会各阶层。

(Keystone/Martin Ruetschi)

与伦敦和安特卫普一样,苏黎世也是欧洲的可卡因“重镇”。据估计,在苏黎世,常常服用这种白色粉末的就有2000人之众。因此,专家和一些政治家要求探索毒品政策的新思路,也就是说实行毒品合法化,其中也包括硬性毒品。这对右翼保守人士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落魄的瘾君子在声名狼藉的Platzspitz公园欢蹦乱跳,盛时有几千人之众,他们当众注射海洛因。如今,这种情景在苏黎世早已烟消云散。

现在,可卡因晋升为苏黎世最主要的毒品。一项国际研究(英)外部链接显示,苏黎世的可卡因消费量处于欧洲“顶尖水平”。该研究通过检测欧洲近20座大城市城市污水中的可卡因及其他毒品的含量,来估算居民的毒品消费量。

可卡因消费处于“顶尖水平”令苏黎世颜面扫地。但是,该市卫生局局长Claudia Nielsen认为,压制不是办法,必须要寻找解决毒品问题的新途径。在接受《新苏黎世报》的采访时,她指出,新政策的目的是尽量减少毒品的危害。“所以,要使毒品消费合法化,同时还要削弱黑市的力量。”

Grafik Drogentodesfälle

Säulengrafik Entwicklung Drogentodesfälle

“压制、节制、预防”

局长的要求惹恼了右翼保守派。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Verena Herzog外部链接 (德)愤怒地向瑞士资讯表示:“令人震惊的是,连《新苏黎世报》都支持毒品合法化,方向根本就错了。”这名议员是位母亲,有三名成年子女,她痛心地说,在她认识的青少年中就有因吸毒而自毁前程的例子:“他们陷入了恶性循环:服用大麻、酗酒、惹是生非、进警察局、辍学,最后住院治疗。”

Verena Herzog认为,新思路甚至会威胁国民经济:“我们的成功建立在精准可靠的瑞士精神基础之上。一旦毒品合法化,整个社会的绩效就会下降。”Verena Herzog同时兼任“青少年无毒品”协会的主席,她解释说:“毒品越容易到手,毒品的消费量就越高。”她呼吁在抵制毒品的斗争中要“加强预防节制,从而有效地抵制毒品”。

压制性毒品政策失败了吗?

Michael Herzig外部链接(德)了解该协会的观点。他是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的讲师,曾经多年担任苏黎世毒品专员的职务。他用了一个反问句:“这能解决问题吗?”“可卡因当然有害。但是,扯开嗓门向全世界大喊,’可卡因是危险品‘,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看不到压制性毒品政策的成效在哪里。世界范围的禁令并没有降低毒品的消费量。相反,我看到了禁令在相关领域造成的危害。”他指的是发瘾君子财的贩毒集团。历史证明,“禁令引起的麻烦大于所解决的问题”。

海洛因项目和美沙酮项目

有1750人参加限量发放海洛因项目(发展趋势稳中有降)。约18000人参加美沙酮项目外部链接(多语),其中有14000人在私人医院参加该项目。(来源:瑞士联邦卫生局)

信息框结尾

早在20多年前,瑞士针对海洛因就已经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当时,压制政策把数千名吸毒者推上了犯法、贫穷和死亡的道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青少年。

从那儿以后,针对海洛因,瑞士就实行了四管齐下的政策(德)外部链接:预防、治疗、压制和减少危害。减少危害的意思是,比如说,严重上瘾者可以参加国家的限量发放海洛因项目。该政策由当时的联邦委员兼内政部长Ruth Dreifuss推出,现在已经被其他国家所效仿。直到现在,老部长对这一政策依然深信不疑,她呼吁,要实现所有硬性毒品的合法化。

瑞士联邦卫生局用哪些事实说话?

“吸毒致死人数、艾滋病感染人数以及毒品犯罪都有显著的下降,另外,毒瘾者的健康状况得到了改善,公共卫生安全有了提高。这些都是我们通过四管齐下的毒品政策取得的切实可见的成绩,其中,减少危害领域的成绩尤为突出”,联邦卫生局新闻发言人Adrien Kay在回应Herzog的批评时指出:“我们从来不曾认为,这项政策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但是,瑞士探索出了一条社会可以承受的、人性化处理毒品问题的道路。我们取得了国际社会的承认。另外,接受治疗的海洛因上瘾者的平均年龄稳定上升,这证明了尽管没有亲眼目睹吸毒造成的惨剧,但是海洛因在青少年心中的形象仍然很差。”

海洛因项目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可能不大。但是,从健康的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上瘾者在参加项目以后,日常生活更加有规律了,这样他们就不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信息框结尾

“国家成了毒品贩子”

但是,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Herzog对国家的海洛因政策很是不以为然。“虽然死亡人数减少了,但是悲剧依然存在,只是被推到了幕后而已。该政策使震慑的威力荡然无存。”另外,Herzog不认同瘾君子从国家领取限量海洛因、不必辛苦自筹毒品从而得以正常参加工作的观点。“瘾君子们找了些事儿干,这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但是他们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微乎其微。只有戒了毒,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目前,要求国家限量发放其他硬性毒品的呼吁得到了众多支持。对此,这位右翼保守政治家进行了严厉的谴责,她认为这是要“把国家变成毒品贩子”。“如此一来,预防就失去了任何可信性。”

“特定人群合法获得毒品”

毒品专家Herzig更倾向于谈“整治”,而不是“合法化”。要整治的不仅是毒品消费,还包括毒品交易和毒品生产。单单实行毒品消费合法化,而不对毒品交易进行整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谈到整治,就是不能让贩毒集团参与毒品交易,否则一切都是治标不治本。”Herzig不想把毒品交易完全交给自由市场,而是要在严格规范的基础上为特定人群提供合法渠道。针对不同的毒品要有不同的规定。“整治的艺术就在于,一方面为特定人群提供合法渠道,防治他们走向犯罪道路;另一方面要防止其他人群接触到毒品,比如儿童和青少年。这在操作过程中有一定的难度,我们在防止青少年接触酒精和尼古丁的工作中就体会到了。”

海洛因致死人数,瑞士与美国的对比

很难进行直接对比,因为很难准确地调查出有多少人服用海洛因。事实是:在美国,每年每千人中有20至35人因服用海洛因致死,在瑞士“只有”1.7人。(来源:瑞士联邦卫生局)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中文部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