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乳业挫折不断



瑞士和德国的奶农抗议出口倾销价格

瑞士和德国的奶农抗议出口倾销价格

(Keystone)

马特洪峰、少女峰等这些瑞士山峰驰名海外,但有座山从未上过明信片,它就是过剩牛奶产生的所谓“黄油山”。

上周,奶制品行业组织在伯尔尼的特殊集会中宣布,今年8月过剩牛奶产量达到1万吨,不过到11月底已缩减至5000吨。然而在关注瑞士乳业内部问题的集会上,过剩产量的缩水是大会的唯一亮点。

该保护伞组织代表这一行业下属所有领域,从奶农到奶酪制造商,还包括零售商。这一组织是在2009年取消对瑞士奶制品市场管制后成立的。该组织宣称将给予自己5个月限期,以确定组织该保留还是解散。

很大期待

据常务董事丹尼尔·格伯(Daniel Gerber)透露,业内各界的期待给这一组织造成很大压力。

“各方面的期待值大相径庭。还有奶农希望对市场作出直接影响,比如配额和统一价格,可这根本不可能,从法律角度来说也无法实现,”格伯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组织能做的是引入稳定措施,例如建议奶价。11月初,该行业组织将建议奶价调低了4%,降为每公斤0.64瑞郎(合0.69美元)。虽然只是推荐的价格,此举却在奶农中不得人心。

瑞士农业经营者联合会批评了这一举措。该联合会的生产、市场与生态部门主管马丁·鲁弗(Martin Ruf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鉴于奶农举步维艰的经济状况,此举实在很有问题。”

“虽然(对降价的)反应趋于消极,降价确实起到稳定效果,这肯定也符合生产商的利益,”格伯指出。

致命一击

然而这是对瑞士牛奶生产商联合会(Swiss Milk)的致命一击。当乳业组织于9月宣布调低建议价格的计划时,瑞士牛奶生产商联合会退出了保护伞组织。

“我们发现零售商、厂家和交易商都在赚钱,奶农却在赔钱。他们平均每小时只能赚12瑞郎。这种情况完全无法令人满意,而牛奶价格负有部分责任。”该联合会发言人克里斯托夫·格罗让-萨默(Christoph Grosjean-Somm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他哀叹道,行业组织要照顾“两家”的利益-一边是生产商和交易商,另一边则是加工商。

“奶农需要一个只关心自己利益的代言人。如果我们拥有自己的声音,就会有更大的影响力,”格罗让-萨默解释说。

奶商联合会在行业组织内的会员身份将于2012年底到期,但它已从组织董事会中召回了自己的会长。

“我们也知道行业组织是有意义的,可是它必须起到作用,”格罗让-萨默声明。

农业经营者联合会的鲁弗认为,某些结构改革可能会令行业组织获益。

“原则来说,组织有良好的手段;现在他们需要坚持贯彻这些手段。只有这样,才会有一个平衡的乳业市场,”他表示。他还说,奶商联合会应该尽力团结自己的会员。

“让生产商更加有凝聚力,这点至关重要,”鲁弗指出。

示威行动

“现在的经济情况很困难。虽然仍有生活还不错的农民,可事实上,相当多的奶农面临极大经济压力,”格伯承认。

他们中有些人于上周走上巴塞尔和日内瓦街头,以抗议黄油的出口倾销价格。他们声称,削减价格对边界两边的生产商都没有益处。他们还批评放开牛奶市场产生的所谓“有组织的生产过剩”。

“根据市场机会调整产量是不可能的。因此价格压力一直很高。此外汇率问题助长了进口,却妨碍了出口,”鲁弗评论。

事实是这样,同样生产一公斤牛奶,瑞士奶农比他们的欧洲同仁多赚0.20瑞郎。

资料与数据

瑞士有大约2.5万多户奶农,2010年他们饲养的奶牛生产了410万公斤牛奶。

这些牛奶被用于:

奶酪(36%)

喂养动物(15%)

黄油(14%)

饮用奶(12%)

奶粉、消毒牛奶等(9%)

奶油(6%)

酸奶(5%)

其它(3%)

信息框结尾

牛奶消费

2010年,瑞士境内人均消费376公斤牛奶。

每人每天平均喝2毫升牛奶,吃60克奶酪,另加每周两份酸奶。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