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是否到了该向进口稀有皮革腕表表带告别的时候了?

高端瑞士手表通常配用短吻鳄皮制成的腕带。 Keystone / Boris Roessler

用鳄鱼皮或其他爬行动物皮制成的表带已成为瑞士奢华手表的中流砥柱,但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禁令正迫使人们重新思考。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3日 - 09:00

2019年9月,动物权利保护组织接到了一条好消息。加利福尼亚州的立法者决定,长期悬而未决的销售禁令将于2020年生效。这对四处游说,反对这项禁令的路易斯安那州和佛罗里达州的短吻鳄猎手和农民,以及在比佛利山庄出售短吻鳄及鳄鱼皮制品,诸如皮鞋、皮带和手袋的奢侈品零售商来说是个坏消息。加州当地出售带有配有鳄鱼皮表带的瑞士高档手表的商店也对自己的库存忧心忡忡。

在洛杉矶和比佛利山庄开有门店的费德玛尔(Feldmar)手表公司的杰梅·海思(Jamie Hays)表示,“一些品牌商为库存手表补发了替代款的表带,但另一些根本没管。”

考虑到针对这项加州禁令,还有人在即将生效的时候提起了两宗“最后一刻”诉讼,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一宗是由路易斯安那州野生动植物和渔业部起诉的,另一宗则是由路州的短吻鳄养殖户和加州奢侈品经销商共同起诉的。因此,该禁令被暂时搁置,最终判决何时出台还是未知数。这取决于新冠疫情如何发展,法院开庭的安排会受到何种影响。

对此,海思表示:“这样的结局真是虎头蛇尾,大家都做好了应对最坏情形的计划,不过这样一来什么都做不了了。”

当然,该禁令的支持者仍有很大的机会在加利福尼亚法院胜诉,而手表藏家如果要购买配有鳄鱼皮表带的瑞士手表,自然也可以开车去邻州消费。但从大麻合法化到引入最低工资标准,加州总是敢为天下先,常常会对美国其他州,甚至是世界其他国家产生影响。退一万步说,瑞士手表商可以把加州禁令视作一次警告,从而认识到继续“一切照旧”战略会带来的财务风险。

外部内容

可持续性与道德之辩

“随着消费者对产品的可持续性及合乎伦理道德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奢侈品行业正在摒弃包括珍稀进口皮革在内的动物源材料,”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索菲亚·查楚克(Sophia Charchuk)表示。该组织为加州禁令的落地付出了大量游说努力。“任何不希望被最大的购物人群-倾向于选择不涉及残酷对待方式的产品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抛弃的品牌,都应禁止使用珍稀进口皮革。”

近年来,许多高端品牌已经向进口珍稀两栖动物皮革说了不。比如,伦敦高端百货公司Selfridges已宣布从2020年2月起不再销售使用短吻鳄、鳄鱼、蟒蛇等皮类的商品。不过,表带似乎逃过了该公司的法眼:仅7月1日,Selfridges家的网店就在销售13款使用短吻鳄皮表带的瑞士手表,包括六款江诗丹顿,三款真力时,两款浪琴,一款芝柏和一款宝齐莱。

截屏显示Selfridges家网店于7月1日仍在销售配短吻鳄皮表带的瑞士手表。 Chandrasekhar, Anand (swissinfo)


当被动保组织质疑使用珍稀皮革表带是否合乎道德伦理时,瑞士手表品牌声称其仅使用不会危害物种生存的可持续资源。拥有欧米茄、宝玑和浪琴等奢侈品牌的斯沃琪集团已于2010年停止使用鳄鱼皮、蛇皮、鳐鱼皮和鲨鱼皮表带,但淡水鳄皮仍占全部皮制表带的10%左右。

斯沃琪集团表示,“我们使用的所谓进口珍稀皮革仅限于美国短吻鳄,且采用的产品仅来自极少数美国东南部标注清晰、受控严格、可持续养殖的农场。”

尽管如此,善待动物组织仍不能确信这些短吻鳄养殖场会高度重视动物福利。

查楚克表示,“皮用短吻鳄在受到脊背上的致命一刀之前,生存的环境是拥挤、黑暗的臭水塘。”

鳄鱼皮在送往制革厂之前,工人用盐做预处理。 Reuters / Hans Deryk

下一步怎么走?

2010年印度尼西亚流出的活剥蟒蛇和蜥蜴的照片触目惊心,令人开始反思进口爬行动物皮革的来源问题。去年,在瑞士牵头下,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首次通过了关于在皮革工业中人道屠宰爬行动物的准则。同时,也是在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局的推动下,该组织正式通过的《陆生动物卫生法典》中写入了《为获取皮、肉、及其他制品屠宰爬行动物》一章(英)外部链接,将冰冻、煮沸、窒息、溺水或剥皮均视为不可接受的非人道屠宰方式。

善待动物组织希望不再有任何为了获取皮革杀死爬行动物的行为,这也是毫不意外的。该组织希望奢侈品公司转而采用替代材料。

查楚克表示,“可持续、环保的植物材料和最近的纺织技术进步发明的材料,例如植物基聚合物和再生聚氨酯,以及以软木橡树皮、菠萝叶、桑叶和蘑菇制成的材料,正在彻底改变时尚行业,也证明了我们不必为了对动物和地球友好而牺牲风格。”

缺乏替代品并不是手表业面临的大问题,问题在于形象。进口珍稀皮革表带已成为瑞士高端手表的重要奢华元素。斯沃琪集团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些短吻鳄皮质的表带有“巨大的客户需求”。一些瑞士手表品牌已经采取了或许可行的折中方案,即通过浮雕做出短吻鳄和鳄鱼皮的效果。这些表带看起来像,但其实都是用牛皮和小牛皮制成的。

但无论手表业选择采用哪种材料作为高端表带的材料,悬在头上的加州禁令都表明,这一问题已经不能再忽略了。拜新冠疫情所赐,今年上半年手表出口总额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瑞士手表行业很难再次承受新的重创。

在本文发表后,Selfridges联系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一位经理称,Selfridges将纠正线上产品描述中的错误,让他们的顾客明白表带并非由进口珍稀皮革制成。但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无法验证此说法。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