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大事件 瑞士史上最大的抢劫案

作者:
Raub auf die Fraumünsterpost

1997年9月1日,案发现场监控录像截图。

(SRF-SWI)

20年前苏黎世圣母大教堂邮局发生的一起重大抢劫案,劫匪劫走5300万瑞郎,这“当之无愧”是瑞士犯罪史上最耸人听闻的一场世纪大盗,俨然是江湖大盗影片的最好素材。

“这是一个周密的计划,”这宗世纪大盗的劫匪之一Domenico Silano在后来他出的一本书中这样开头:“一切都分配就绪,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这一天早晨,Silano和他的四名同伙开着一辆偷来的货车来到圣母大教堂的邮局。他们用贴纸将这辆货车装点成电讯局Telecom维修车的样子,毫不知情的门卫打开了挡车杆,后来发生的事就像在破案大片中的一样:10:37四位劫匪从车里跳出来,用他们的手枪对准了正在往钢筋铁骨的运钞车上装现金的邮局雇员们,以闪电般的速度将装满钞票的箱子放入他们的车中,因为车太小,他们不得不放弃两箱。

Täterfoto

当时的在逃犯Domenico Silano。

(Keystone)

整个行动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警察之后在第一时间部署了大搜捕,但是却毫无结果,逃走的货车和那5300万瑞郎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踪迹全无。这当时是历史上最大的抢劫案。

劫匪大获全胜

而第二天,英国王妃戴安娜的悲剧将这一世纪大盗从瑞士各大报刊的头版挤了下去,警方发言人推断是有人走漏了内部信息。整个过程设计得天衣无缝,但是还是有两箱钞票1700万瑞郎未能装上车。

当时瑞士邮政PTT对这一打劫行动非常恼火,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未给这些被劫的现金上保险。损失的数额几乎正好是前一年瑞士邮政的盈利数额。一天之后,瑞士邮政总经理公开表示,瑞士邮政内部存在安全漏洞。劫匪在摄像头中无从辨认,因为他们都刻意用背部对着镜头。而且所有丢失的纸币都未曾进行过登记,因此对于劫匪来说,可谓大获全胜!

警方的搜捕工作进展得也相当不顺利:他们先是通缉了一辆错误的车辆,应该是菲亚特Ducato,他们却通缉菲亚特Fiorino,尽管在监控录像上,可以看到这辆货车,但是鉴定工作速度却没跟上。媒体冷嘲热讽:“失败、倒霉、掉链子”,他们异口同声地同一论调。而国民中则有一种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

Zeitungsausschnit

世纪大盗成为坊间的笑柄,甚至马自达的广告都可以这样写:“亲爱的劫匪,这辆马自达2000的后备箱中足够放下7000万瑞郎。”

(Keystone)

警察的反击

而10天之后,警方扭转乾坤,三名劫匪和数名协助作案人员和提供消息的瑞士邮政内部工作人员共18人落网,追回赃款2000万瑞郎。警察局长在接受瑞士小报《一瞥》报采访的时候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儿:“我们得到一个射门的机会,并且抓住了它。”只有两个匪徒依然在逃,他们就是黎巴嫩人Hassan B和Domenico Silano,当然与这两位在逃犯一起的还有那3300万瑞郎。

Täterfoto El Bast Hassan

劫匪Bast Hassan的通缉照片。

(Keystone)

在之后的几周中暴露出来的是:这宗世纪大案的作案者实际上是怎样的菜鸟。那位提供信息的瑞士邮政内部工作人员在作案地点拍摄照片的时候,把自己完全裸露在摄像头面前;另两个劫匪在行动之前居然就在圣母教堂旁的咖啡馆里喝了咖啡,服务生可以把尚未清洗的咖啡杯提供给警方进行DNA鉴定;而另一位案犯还在作案现场丢失了一张照片,上面留有他的指纹;而案犯们点燃作案货车的地点正好挨着消防站,因此那把火在几分钟之内就被扑灭,在车里找到了许多珍贵的破案线索。

Fluchtauto

作案的货车被燃烧的地方紧挨着救火站,所以在第一时间被扑灭。

(Keystone)

垃圾袋里的400

劫获款额之巨大,远远超出了劫匪们的预计,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置这些巨款,既没有藏款之地也未制定任何计划。他们只是匆忙分了赃款,然后四处逃散。

Domenico Silano在一个车站煎熬地等了半个小时,才被一个朋友接走,因为没有那么多包,400万瑞郎他必须放在一个垃圾袋里提着。

另一位劫匪将1800万瑞郎放入一个熟人家睡房的柜子里,就和女朋友跑到米兰,以每晚500瑞郎的价格住在豪华酒店中的套房里,最后从裤兜里直接掏现金付款;另两位则逃往西班牙,在那里开着豪华跑车招摇过市,在赌场豪赌,还企图用现金买别墅及用几百万现金开户。

装扮成印第安女性

而逃跑的第四位劫匪,也犯下很多可笑的错误,比如他在没能拿走的钱箱上留下了指纹;当1997年10月16日柏林警察拦下他的宝马敞篷车的时候,他带了一个女式头套,警察在逮捕他时描述他“像一个印第安妇女”。

这宗世纪大盗案发生一年之后,Domenico Silano-第五位劫匪, 落入警方视线。他通过委内瑞拉逃到了迈阿密,化身酒店老板的儿子假装在那里学英语。他租住豪华公寓,穿梭于高级饭店和俱乐部之间。然而他也没有那么幸运,因为非常思念他在瑞士的女朋友,终于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苏黎世警方监听了他的电话,1998年12月3日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闯入了他的公寓。

​​​​​​​“就像一场游戏

1999年秋天,这五名“世纪大案”的劫匪被送上了法庭,他们都承认自己参与了这宗抢劫案。“这就像一场游戏,”一位劫匪说:“我们之中,没有人相信会成功。”其中一位赌场老板非常后悔:“我们太不专业了,如果我们专业一点,我们完全应该事先买好了机票。”但是尽管他们只是用的塑料玩具手枪,他们还是被判了4.75至5.5年的徒刑。

至今依然有2700万瑞郎赃款不知去向。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