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政界兼职体系 市长挣多少,百姓说了算!

Innenhof des Rathauses von Bellinzona

贝林佐纳的市政厅:工作地点令人肃然起敬,工资却遭人诟病。

(Keystone/Karl Mathis)

要不要给市政府成员加薪?在瑞士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的省会贝林佐纳市,一项敏感议题进入关键时刻- 本周日(1月28日),当地居民将对此投票表决。党派意见已经十分明朗:坚定的右派和极左政党反对加薪,认为该措施属于反应过度。贝林佐纳的投票反映的其实是一个逐渐显现在瑞士全国的现象:原本以兼职体系为特色(即市镇官员兼职行驶政治职务)的地方政治趋于职业化。市长、镇长们将越来越多的精力花在议政上,所得的工资也逐步抬升,而老百姓却并不总是买账。

贝林佐纳市长年收入12万瑞郎(约80万人民币),副市长年薪9.5万(63万人民币),5位市政府成员每人分别年入8万瑞郎(53万人民币),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报销待遇。官员的收入问题无疑是当下的热议话题:这种薪酬标准是否合理?管理哪怕是一座中型城市是不是也变得越来越难,而官员应顺理成章地得到相应的回报?

“就算政府规章没有对市政府成员的职责没有进行定义,官员们拿这么高的工资也有失公允。”

Tuto Rossi, 瑞士人民党

引言结束

这一争议话题将在本周日尘埃落定。有趣的是,相关公民复决由政治立场相斥的政党共同提出。两大右派党-瑞士人民党和提契诺联盟(UDC/Lega)同极左政党一道,联手搜集到发起市级复决做需要的4000个签名。“每月12000瑞郎的收入是提契诺居民中位数工资的2倍,这怎么都说不过去,”社会主义运动党(Mouvement pour le socialisme)的Angela Lepori抗议道。“就算政府规章没有对市政府成员的职责进行定义,官员们拿这么高的工资也有失公允,”人民党成员Tuto Rossi附和道。

贝林佐纳市市长、社会民主党党员Mario Branda正在全力争取新工资标准能够成功引入。他的市长职责对应的是一份工作量70%的工作,副市长工作百分比为60%。不过,Branda解释说,市长的工作量很大,事务繁杂,还要经常在晚间出席正式活动。尤其是在提契诺周边13个市镇合并之后,贝林佐纳市的管辖人口突破4.3万人。和其他规模相仿的城市相比,贝林佐纳市政府成员的收入处于平均线以下。

更何况,某人一旦当选为市政府成员,就无法再继续从事原来的工作,抑或只能转入兼职。“局外人无法想象作为市政府成员所要付出的心血,”自由民主党(FDP)党员Fabio Käppeli在大力推进市政府的新工资政策。

百姓对新策则褒贬不一,争论热烈。市民对市政府官员“钱包”的关注也不仅局限于贝林佐纳。早在2015年3月,卢塞恩市民就表决通过裁减市级官员20%的工资。当年,赞成该议案的选民属于绝对多数(62.5%),而相关动议的名字更是单刀直入: “20万瑞郎够啦! ”

从此,当地官员的工资就被封了顶。以前,一位卢塞恩市政府成员有24.7万瑞郎(165万人民币)的年薪,市长更是能够挣到26.4万瑞郎(176万人民币)- 这一工资水平在瑞士市机关比较中处于上游。2000年,苏黎世市民否决了市政官员20万瑞郎的年工资上限议案。

“局外人无法想象作为市政府成员所要付出的心血。”

Fabio Käppeli, 自由民主党

引言结束

差距很大

总之,说到官员的工资,城市间的差距巨大。在诸如苏黎世、洛桑这样的较大城市,市长全职工作,年薪接近30万瑞郎。

不过,一些小型城市似乎对自己的官员也比较慷慨。比如在人口3.4万人的小城锡永(Sion),市长的每年收入为27.5万瑞郎(183万人民币)。于此同时,日内瓦州一个规模近似的城市韦尔涅(Vernier)只付给市长10万瑞郎的年薪。两地官员的年收入差别高达17万瑞郎,差距实为显著。

大杂拌儿

“瑞士的现状就仿佛一盘‘大杂拌儿’,” 洛桑大学地区政治观察中心主任、政治学专家Oscar Mazzoleni确认道。不过一些普遍趋势还是逐渐显露,比如,市政官员的职业化及其工资的上涨。

换句话说,这是同传统的兼职体系南辕北辙的发展:管理城市的重要公职越来越多是全职、有偿的岗位- 这不同以往兼职、无偿的模式。从政也成为一种职业- 瑞士东部甚至对市政府成员的职务进行公开招聘。市民们也不止一次地表达出对官员过高工资的不满。

职业议会,大势所趋?

瑞士公民对职业议会怀有一定的不信任感,这是全国普遍的现象。1992年9月27日,联邦议会的一项提高议员收入的议案在全民公投中被否绝,联邦议员每年2.4万瑞郎(16万人民币)的助理经费泡了汤。

不过议员们还是逐步改善了自己的工作待遇。日内瓦大学在联邦议会的委托下就议员的工作状况进行了一项研究,2017年5月公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国民院议员的花在议会议政事务上的工作时间平均达到87%,联邦院成员的平均议政工时也达到71%的比例。

这一趋势不断遭人质疑:“兼职议会在市镇一级是愿望,在州一级是优势,在联邦一级则是幻想,” 政治学家、公投预测专家Claude Longchamp说。他将这种情况称为“联邦议会向职业议会的过渡”,而这一变化尚未赢得瑞士公众的心。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