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绿洲 瑞士经济:面对风暴,如何应对



瑞士出口依赖世界对表业和药业的需求。

瑞士出口依赖世界对表业和药业的需求。

(AFP)

瑞士对当前经济危机的掌控,要强过受衰退打击的欧洲伙伴。然而,若以繁荣与鼓励洗钱、逃税的独特法律来解释这一差异,则有失公允。

瑞士的失业率仅为2.7%,远低于平均失业率高达10%的其它欧洲国家。瑞士经济也已连续12个季度保持增长,某些指数仍然继续走强。

7月,手表出口的增长幅度为15%。上半年里汽车的销售攀升12%-这主要是受了豪华轿车需求的推动,而这类车在欧盟的销售却下降了11%。

“原则说来瑞士经济情况不错,不但挺过了危机,而且设法以远超其它国家的速度取得恢复,”伯尔尼大学的一位经济学教授阿伊莫·布鲁勒堤(Aymo Brunetti)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经济既没受房地产泡沫影响,也未遭信用危机打击。它正在收获10年前引入的稳定经济政策的硕果,这些政策使得瑞士的经济做出更好的准备。”

聪明的政策

那么,这样一个缺乏自然资源和优越地理条件的内陆小国,是怎样变得如此具竞争性和创新能力,并欣欣向荣,以至成长为最大的金融中心、航运能力与商品重要选手之一的呢?

对专家而言答案相当简单-持续的和平环境、其主要出口伙伴的经济增长,以及受有利于商业发展的立法所支持的成功工业,都有助于这一世界最古老民主国家的繁荣发展。

此外,这个国家的国民还追求勤勉、高质工作与企业家精神。还在2010年,苏黎世大学经济历史学家托比亚斯·施陶曼(Tobias Straumann)就曾在由联邦经济事务司(Seco)发表的著名文章《为什么瑞士是个富裕国家》中这样写道。

瑞士的两所联邦理工学院都名列欧洲大学排名前十位,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也部分位于瑞士境内。瑞士的成功可能离不开好运气,但也要归功于聪明的政策。

举例来说,上世纪末,政府引入一系列政策来稳定经济-减轻债务、平衡失业保险措施、国内市场改革,及移民限制等。如今全国人口的23%是外国人。

施陶曼写道,求稳的经济政策,加上高素质人力资本,是瑞士自创的两个优势;他同时强调瑞士经济的成功出于财富,也出于良好的判断。

瑞士以大约8万美元(约合50万元人民币)的人均年收入,如今跻身于世界最富裕国家之列。但以前瑞士曾是个穷国,尤其是阿尔卑斯地区,进入19世纪后仍非常贫困,国民被迫去当雇佣军、家庭远赴俄罗斯或新世界求生。

这个国家虽坐守某些交通要道与分水岭,却从来没有值得一提的商品。这也许正是它的福气。

蕴藏丰富的国家遭受到的是资源之咒-由于短期的财富,它们常要与创造新的工作与工业作斗争。另外,资源开发推动了国家货币,挤垮了制造业,经济学家们将这种现象称为“荷兰病”(Dutch disease)。

邻国

这个阿尔卑斯山地之国的出口重心要追溯到中世纪时期,那时它擅长的是奶制品生产,为日后的奶粉与巧克力企业作好了准备。16与17世纪被法国驱逐的胡格诺教徒,则帮助开创了制表与纺织工业。

今天,瑞士出口的一半以上运往欧洲,而德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尽管瑞士可能是座政治孤岛,它的经济命运却依赖于各个邻国。施陶曼指出,若德国的经济增长进一步减弱,瑞士出口业就该举步维艰了。

“目前瑞士并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BAK巴塞尔经济咨询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鲍里斯·祖尔谢(Boris Zuerch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的兴衰极大依赖欧洲的发展。”

此刻瑞士仍然能够坚守阵地,因为制药、制表等重要出口工业对危机的抵抗力相对较强。

虽然整体出口继续增长,但是本国最大产业,由数千家专业化中小型企业构成的机械制造业,却开始体会到困境。由于订单数量下降11%,上半年的销售仅增长1.4%。

瑞士准则

专家此时虽未预测另一个衰退期,可是欧元暴跌和银行危机,却会对瑞士产生最具破坏性的影响。

“欧元区-瑞士最大的贸易伙伴-一旦分崩离析,瑞士将难逃厄运,经济会进入衰退期,”布鲁勒堤警告说:“欧元崩溃会导致整个欧洲出现前所未有的萧条。”

稳定一直是瑞士的准则。多亏了社会太平与公民权利,瑞士很少发生罢工。凭着谨慎与等等看的态度,瑞士既未参加北约也未加入欧盟,连成为联合国成员国也没有几年。

尽管瑞士一向让人与整洁、公平与可靠这些词联想在一起,但近几十年却频频因为不光彩的事件登上头条-二战中的污点角色、国有航空公司的搁浅,或是倍受争议的银行保密法。不过历史证明,瑞士人能够吸取教训,更坚强地走出危机。

“更多证据显示,瑞士经济会在未来继续保持显著成功,”施陶曼在2010年就说过:“它的前途不会是终结。”

最近的历史似乎也在证明,他没有说错。

贸易纽带

瑞士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与欧盟有着紧密的关系。这些关系受瑞士与欧盟(及前欧共体)签署的一整套双边协议制约。

在第一阶段,瑞士于1972年与奥地利、瑞典、葡萄牙和冰岛等国一起,同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该协议为双方间的工业产品开创了一个自由贸易区,它也成为瑞士与欧盟间贸易关系的重要支柱之一。

1989年,为了开放瑞士与欧盟保险市场的某些领域,瑞士又签署了另一份协议。1999年,瑞士再次签署7份双边协议以规范市场自由化,2004年增签9份双边协议,旨在巩固经济的合作。

欧盟及其27个成员国是目前瑞士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根据联邦经济事务司,对欧盟的出口占出口总额的60%。重要非欧盟贸易伙伴包括美国(10%)、日本(3.6%)、中国(3.1%)和土耳其(1.2%)。

瑞士进口的商品中大约80%来自欧盟。瑞士是欧盟产品的第三大市场,也是继美国和中国之后欧盟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将俄罗斯、日本或印度远远甩在后面。据瑞士经济联合会(economiesuisse)透露,每天穿越瑞士与欧盟边境的货物价值在10亿瑞郎(约合66亿元人民币)左右。

瑞士还与印度、日本等亚洲国家签署了双边协议,以减少对欧洲的依赖。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