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税收太少 财务竞争:呼吁各州拉动"手刹"

在瑞士中部一些小州内,并不是所有的居民都满意现行的财政政策。

(Keystone)

长期以来,各州争相提供最低的税率,而今瑞士中部各州开始质疑这种无节制财务竞争的合理性。这是因为,财务竞争导致的人口增长,也带来了各州财政的黑洞。

瑞士中部不光有风景,也是财税的天堂,这里有着湖泊、雪峰、未受污染的大自然,和小心谨慎地从个人收入和企业盈利与资本中抽税的州政府。甚至连海外纳税人都尽可能地蜂拥而来,以致欧盟对瑞士牢骚不断。其实这一情况基本属实,而且绝不只限于瑞士中部的几个州。

那些州在本世纪头10年竞相压低税率。在“税收天堂”的竞争下,布鲁塞尔与其它州叫苦不迭,成为受害者。然而如今叫苦的不止是它们,那些低税州内部也开始出现不满情绪。去年年底,施维茨(Schwyz)州委员、基督民主党政治家奥特马·莱希穆特(Othmar Reichmuth)发起了大讨论。

他在媒体上揭露出降低税率的弊病,并质疑道“我们到底想要什么?”-30年来人口增长了49%,每年车辆增加3000辆,房租与保险费持续上涨,还有每天的“早晚火车公路人满为患”。这位奶酪师出身的议员答道:“我既不需要6车道的高速,也不需要年薪登天的经理,更不需要享受税收优惠的外国人。”

财政 财务竞争:该不该刹车?

最近几年来,很多欧洲国家和瑞士的一些州为了吸引企业和富人迁入而大幅降低税率。从经济角度讲,这种财政竞争是否有意义?是否只有国际大公司和富豪们可以从中受益? 请就此发表你的看法。

税率重新调高

莱希穆特在瑞士中部造成小小的震动,其余波在12月卢塞恩市市民同意税率上升3个百分点提案时得以继续。四森林州湖(Vierwaldstättersee)湖畔的这座旅游胜地在2007年前从未负债,此后却沉陷赤字危机。除保守的右翼党派瑞士人民党外,其它各党派都接受了税率的升高。

尽管自称无意,莱希穆特还是在一夜之间成了这反对“税收天堂”现象的浪尖人物。报纸《Bote der Urschweiz》(直译为《原始瑞士信使报》)的一次调查显示,57%的施维茨人认为,该地区吸引力造成的人口增长是一种“诅咒”。而就在4年前,55%的人还认为它是一种“福气”。

的确,人口的增长特别突出。在整个瑞士中部(施维茨、卢塞恩、下瓦尔登、上瓦尔登、乌里和楚格等州),人口自1972年起增长近40%,只有雷蒙湖(Lac Léman)地区突破这一比例(日内瓦-沃州-瓦莱州地区达到41.5%)。

排名数据

2009年超级富翁(身价过千万瑞郎)在本州人口中所占比例:排名最高的分别是施维茨州(0.84%)、下瓦尔登州(0.8%)和楚格州(0.76%),排在最后的分别是瓦莱州(0.05%)、乌里州、弗里堡州和汝拉州(0.06%)。

来源:联邦税务局

财政潜力开发指数反映了一个州的财务总支出。低于平均水平(数值为100)的州分别为下瓦尔登州(64)、施维茨州(54)和楚格州(49.8);位于排名另一端的分别是日内瓦州(128.7)、汝拉州(126.3)和弗里堡州(123.7)。

来源:联邦统计局
 

根据BAK巴塞尔经济学公司,下瓦尔登州与卢塞恩州对企业的税收最优惠(平均税率为10.6%)。排在之后的分别是(不完全名单):上瓦尔登州(11.1%)、施维茨州(11.6%)和楚格州(12.8%)。法语区排名最高的州为瓦莱州(19.6%,排第16位),紧随的是沃州(19.7%,第17位)。

企业税税率最高的两个州分别是巴塞尔城市半州(20.2%)和日内瓦州(21.4%)。

在国际范围相比,只有香港的平均税率较低(9.7%)。欧洲范围内只有爱尔兰的税率与瑞士各州差不多。

来源:BAK巴塞尔经济学公司,2012年7月/ATS

信息框结尾

限制人口迁入

然而在2013年,公共预算已经出现赤字,尤其是施维茨州与楚格州。有些人认为这是低税收的直接后果,另一些人则估计,这些州被成功与机遇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花钱大手大脚、过度扩充了行政部门。放弃非常保守的预算政策、增招警员与其他行政职员的施维茨州就是这种情况。

而在紧邻苏黎世、跨国企业集聚的楚格州,最让人头疼的却是缺乏价格适中的住宅。所以莱希穆特的跟随者中会有楚格州人,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惊讶。

今年年初,《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援引该州州长贝亚特·维利热(Beat Villiger)的话,现在正是刹住人口增长之势的时候,例如对迁入人口做出封顶限制-根据州政府的愿望,到2030年将2.2万名额降为1.1万人。现在是否已能想像财务政策的完全转向?不过,大多数评论人士觉得还不至于此。

“这是个特殊的历史时刻,”瑞士公共管理学院(IDHEAP)公共财政教授尼尔斯·索格艾尔(Nils Soguel)表示:“除了国际压力,这些‘刹车’提案与一个机遇周期的结束同时到来。人口增长提出了认同感的问题-新居民的迁入意味着让他们融入当地社会文化的必要性,这也带来新的难题。”

卢塞恩州-吸引企业、财务亏损

面对相邻的几个税收大州(近几年来的施维茨、楚格和上瓦尔登等州),卢塞恩州为吸引更多企业与纳税人,不惜大刀阔斧降低税率,尤其是把盈利税减半。

税率的3次修改分别于2005年、2008年和2011年实施。就州水平而言,财务损失总额达到2.07亿瑞郎(约合14亿元人民币),其中1.55亿(77%)为个人税减免,5200万瑞郎(25%)为企业税减免。

这些数据不包括各行政区的财政损失。

社会党和绿党指出,今后必须加强节约以重整财务状况,还要求提高税率,尤其是企业的盈利税。

州委员会则为自己的战略辩护说,2001-2011年间从企业征收的税款增长了64%,由8590万瑞郎增至1.409亿瑞郎。

信息框结尾

乡村形象

经济学家与社论作家贝亚特·卡佩勒(Beat Kappeler)指出:“立场的采纳首先面向相关各州的选民。但是显而易见,居民们受够了这种状况,他们承受着资本大量注入的影响。这种反应也显示出,施维茨和楚格这种小州是如何珍惜他们的‘乡村’形象,尽管从外表来看变化已经很大。与此相反的是苏黎世,不但不以修建高楼大厦为然,甚至还有些自豪。”

施维茨州和楚格州所抱怨的,还包括交太多钱给联邦财政分摊的各种基金,而后者正是联邦政体根据各州资金来源与支出、进行津贴再分配的工具。“这些州觉得是在替其它州作贴补,”索格艾尔解释说:“可这是些富裕的州。质疑财政分摊的问题,就是质疑团结精神和它的机制。”

“人口组成及意识形态都发生了变化,但我并不抱有幻想,”来自楚格州的瑞士绿党副主席、前联邦议员约瑟夫·朗(Josef Lang)则强调:“就政治而言,我们离税率提高还很远,即使卢塞恩市的投票结果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刹车作用。”

而莱希穆特是否会自认为推动新动力的“英雄”呢?“绝对没有,”他答道:“恰恰相反,我是现实主义者,我们无法扭转大势,但我还是想起到一点儿刺激作用…”到目前为止,施维茨州30个地方行政区中,已有25个已经提高了各自的税率。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