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跟着钱走 逃税争议的东迁

新加坡金融领域的世界地位在不断上升。

新加坡金融领域的世界地位在不断上升。

(Keystone)

按照某亚洲私人银行业务专家的看法,新加坡业已取代瑞士,成为世界增长最迅速的财富管理磁石。因此,新加坡也应当在带领该行业走出阴影的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最近作出重要披露,指责瑞士银行帮助中国领导层亲属在海外避税港开办隐蔽的金融机构。曾向列支敦士登等国政府提供打击逃税建议的菲利普·马尔科维奇(Philip Marcovici)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

该同盟的断言基于一些开设在新加坡和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数据,但不能证明这是否属于犯罪行为。不过,自去年该媒体组织(设于华盛顿)披露了类似现象后,那些涉嫌的知名客户相继受到调查与起诉。可见,此次调查的发现也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觉。

“新加坡已经朝着税收透明迈出了最初的几步,但仍有更多工作需要做,”马尔科维奇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不过仅凭新加坡自己是不够的。他补充说:“还需要有更多的全球对话与带头作用,因为离岸机构也有其合法地位-当然,倘若大家都肯遵守规则的话。”

中国关系

今年1月,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公布了一份详细名单,列出了2.2万名在避税港开设离岸公司和资产信托的大陆与香港客户。

这些客户中包括现任与前任党内领导人的亲属,他们在库克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拥有不透明的机构。

设在华盛顿的这个媒体组织发布的调查报告中,特别提及瑞银集团(UBS)和瑞士信贷充当了协助开设这些机构的中间人角色。

瑞士《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提到,瑞士信贷在成为首家获大陆私人银行联营的西方银行仅一年后,就于2006年帮助前总理温家宝的儿子开设了一家离岸企业。

瑞士信贷和瑞银集团还被指控,曾在近年内帮助其他中国官员及其亲属将资产转移至离岸地区。

最近的媒体报导还对金融交易产生怀疑,但还未能证实这些交易的非法性或不道德性。

信息框结尾

越来越多的猜疑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报告多处提到香港、库克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但保得利信誉通(Portcullis Trustnet)离岸专家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新加坡,也被重点提名。

新加坡地处世界经济最蓬勃地区的中心,其财富管理业务在2012年增长了22%,达到1.63万亿新币(约合7.84万亿元人民币)。业内研究组织、伦敦财富咨询机构WealthInsight预计,新加坡占有的全球离岸财富份额将于2020年超越瑞士。

越来越多的人怀疑新加坡吸引到的资产来源并不都很干净,对此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保持警觉态度。该国已签署税务资料交换计划,自去年7月起,设在狮城的银行若接受未报税资产或洗过的黑钱,则一律视为犯罪行为。

“我们向税务罪犯发出了响亮而明确的信息,即新加坡不欢迎他们的钱。向驻本国金融机构发出的信息也同样响亮而明确,即对资产来源若有怀疑,就不要接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当时表示。

然而并非人人都相信新加坡真正做得到言行一致。多年来,担任革新党秘书长的反对派政治家肯尼斯·惹耶勒南(Kenneth Jeyaretnam)一直对在新加坡察觉得到的腐败现象怨声载道。

“尽管新加坡口头上应承信息交换,却继续对通过逃税和不折不扣的盗窃获取的资产睁只眼闭只眼,”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透露。

“新加坡金融中心的增长,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人们觉得瑞士的银行保密法受到了侵蚀。”

印度的怨言

今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由于瑞士未能协助印度追查逃税公民,印度财政部长奇丹巴拉姆·齐丹巴兰(Palaniappan Chidambaram)对瑞士财政部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进行了指责。

面对这一指控,瑞士的答复是,对于使用以非法渠道获得的瑞士银行资料来追查逃税公民的国家,瑞士将不予协助。据称印度购买了一份从汇丰银行瑞士分行盗取的客户资料。

瑞士媒体抓住这次舌战作出猜测,认为这一僵局可能会毁了两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

但其他观察人士指出,该自由贸易协定的商讨将于2月底接近关键期,而这一协定更可能由于瑞士制药企业加强药品专利保护的不断要求,而被拖延甚至瓦解。

信息框结尾

区别对待

无论是在新加坡还是在瑞士的瑞士银行家,都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可被列入世界上最严格的监管机构,经常要求提供信息,还对当地分行作定期抽查。

但私下里某些驻新加坡专家相信,采取这种强硬姿态,主要是为了满足美国和欧洲,同时避免遭遇近几年西方势力加给瑞士的厄运。

新加坡被印尼、泰国、菲律宾等产生大量财富的国家包围。很多人怀疑,来自这些国家的资金并没有受到像美国客户那样的严格待遇。

“眼下对不同国家很可能存在区别对待的情况,同来自西欧和美国的资产相比,新加坡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资产监管就没那么苛刻,而且其中不少是新加坡的邻国,”马尔科维奇说道。

“其实不只是新加坡。由于提高税务透明度与富裕家庭合理隐私需求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全世界都在就此作出调整。结果是:无论在瑞士、伦敦、香港还是美国,同样的事在全球各地都在上演。”

洗心革面

近来关于中国党内官员的媒体报导屡屡涉及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该行表示,无法就个别客户关系作出评论。

“瑞士信贷银行就如何对待与政治公众人物的关系有一套详尽的手续。该手续遵循瑞士及主要金融中心的反洗钱规定与标准,”该行在某声明中宣称。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透露,该局已经针对指控提出初步质询。“我们在本局一般性监督职责范围之内与瑞士信贷银行进行接触,”该局发言人托比亚斯·勒克斯(Tobias Lux)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几年来瑞士确实做了很多努力,要令世界信服自己在洗心革面。在对瑞士金融中心施行“干净钱”战略后,政府去年又通告各银行向美国有关部门递交保密资料,以最后结清长期以来的逃税纠纷。

到去年底为止,大约106家瑞士银行在协定上签了字。此外,瑞士加大了协助力度,帮助其它国家找出逃税人,还发出信号,表示只要能先商定一套全球规范,那么瑞士有意签署自动交换税务信息的协约。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