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为什么安乐死在瑞士是属于“正常”

有一天安乐死会合法吗?

在瑞士,向试图自杀的人提供致命药物是合法的,只要这种帮助不是出于自私自利的目的。 Keystone/Alessandro Della Bella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11月14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的协助死亡组织尊严(DIGNITAS)投身于其他国家的政治、司法活动,尝试在世界范围内推进安乐死合法化。他们认为,国外的政届、宗教届精英没有对民众的意愿予以充分的尊重,所以他们要采取布道似的行动。这是很有必要的。

瑞士允许协助自杀,多个组织提供“安乐死”这样的“服务”。因为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对安乐死尚有禁令,所以不少外国人来到瑞士只是为了得到辅助自杀。

瑞士的一些“死亡权利”组织并不想止步于此,他们积极投身国外的争取安乐死合法化活动,特别是力争“有尊严的活-有尊严的死-尊严”的DIGNITAS组织(英)。据DIGNITAS表示,他们希望此举能够让自己变得多余(德),这样病重的人就不必前往瑞士,而是在自己的国家就能够获得自杀辅助。该组织自称是“为所有人而战”的“战斗组织”(德),力图让所有国家都能够承认自己的居民在生命后期可以有自由选择、自我决定的权利,其中也包括自杀陪伴。

瑞士德语区另外一个自杀辅助组织解脱(EXIT)也积极参与政治与法律事宜,但是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机构,不能也不愿意插手任何国家的政治。这个组织的Jürg Wiler表示,EXIT不会参加欧盟的任何政治或者其他类似活动,他说:“一个国家怎样面对公民最后的决定,是这个国家自己的事。” 对待安乐死的态度与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瑞士对此找到了一个灵活的答案,但是将其强加给另外一个国家,是不现实的。”

End of insertion

投入这场战斗的并非只有DIGNITAS:Eternal SPIRIT(德)基金会的网站(英)上也写着:“Eternal SPIRIT力争于将自杀陪伴在所有国家合法化”。瑞士法语区EXIT ADMD Suisse Romande(法)组织也宣称“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世界自杀协助组织联盟(英)成员,致力于协助自杀在世界范围内的合法化。

模版程序和政治立场

那么瑞士的“死亡权利”组织到底在国际上具体做了些什么呢?Eternal SPIRIT基金会的女主席Erika Preisig积极参加国外的讲座、脱口秀和电视节目,还有例如在欧洲法庭上作关于安乐死合法化的演讲。

DIGNITAS做的明显更多:

  • -       模版程序:“DIGNITAS发起或支持了多个司法程序,”DIGNITAS团队(英)面对提问如是回答。例如在欧洲人权法庭和德国联邦宪法法庭上。
  • -       推进听证程序:“DIGNITAS参与了若干议会的听证程序,”DIGNITAS告知说:“在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DIGNITAS还起草了声明,向苏格兰议会(英)英国政府委员会(英)表明态度。
  • -       接待和指导政治、司法及委员会团体:2005年一个来自英国的委员会(英)拜访了DIGNITAS,为了了解瑞士的自杀协助。还有来自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司法、委员会和政界人士,也访问过Dignitas,听取了Dignitas对瑞士体系的讲解。
  • -       国际网络:DIGNITAS是与世界联网的,并且和其他组织进行合作,不仅包括死亡权利-行动组织。
  • -       成立新的游说组织:2005年根据德国的提议,在DIGNITAS的支持下于汉诺威“成立了独立的DIGNITAS-有尊严的生-有尊严的死(德国部)”。DIGNITAS表示,目前还没有其他的协会成立计划:“这没什么必要,”DIGNITAS团队说。因为一般来说都是由当地的热心人士负责成立组织,“DIGNITAS会用建议和行动予以支持”。
  • 广告:2015年DIGNITAS在柏林的地铁和地下通道里张贴海报(德),痛斥德国政客试图禁止自杀陪伴的企图,引发强烈反响。
Image Point/Werner Otto

国外的不满

那么,瑞士组织的介入在其他国家是否会被接受呢,特别是对于这样一个在道德上极富争议的话题?这尚未引起这些国家媒体的注意,可能要归功于已取得成功的游说工作的特色:它们往往悄无声息地出现于公众眼中,DIGNITAS所作的,最多也就是在柏林张贴一下海报。

尽管如此,还是会招致反安乐死阵营的非议,并可在当地引发不满。“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特别当政府在考察协助自杀是否应当合法化的时候,却认真听取安乐死游说组织的报告,”例如加拿大安乐死预防联盟(英)的执行总裁Alex Schadenberg就这样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他的组织在2015年时曾为反对安乐死合法化而斗争,当时DIGNITAS所支持的一方取得了胜利。

德国主教会议新闻发言人Matthias Kopp也对瑞士资讯表示:“我们当然认为这有些过分了,这些所谓的死亡协助联盟跨国参加政治活动,其内容很有问题”。虽然DIGNITAS利用海报进行了斗争,德国的立法者还是对有组织的自杀援助下了禁令。“在德国,也许还因为我们自身的历史问题,会对人生命的尊严有一个很高的敏感度,”Knopp推测到。为此我们要学会感恩。

传道还是帮助?

DIGNITAS是否想借其活动,将瑞士理念向全世界传播?面对这样的问题,该协会弱化了此点:“DIGNITAS的工作原则是参与新发起的、或已发起的议会讨论、司法案例、公开讨论等”。这样的契机需要在别国自行产生。

换句话说就是:DIGNITAS只有看到民众中有希望将安乐死合法化的需要时,才会插手。DIGNITAS没有将自己看作是传道士,而是作为民众的律师,反对那些要对安乐死进行限制、甚至禁止的政治、宗教和医学界精英们。

Eternal SPIRIT基金会主席Erika Preisig也持相同观点,在其他国家,主要是政治、宗教界的精英在禁止安乐死,而民众希望能够找到可以协助自杀的可能。“总是那些政界、特别是宗教界团体,在反对我们,对那些民众的需求不予尊重,”她向瑞士资讯表示。

公民应在生命的尽头自我抉择

一份调查问卷(德)显示出,DIGNITAS和Eternal SPIRIT的推测是有根据的:据调查(德)统计在许多欧洲国家及美国(英),大部分民众都反对禁止安乐死。而根据一项调查,德国56%的镇痛医学专业人士(德)支持对有组织的自杀协助颁布禁令。德国联邦议院于2015年通过了一项限制性法令,虽然调查(德)显示大部分民众持反对意见(德)

看起来,民众与某些专业人士和政界人士的意见确实出现了分歧。DIGNITAS为此提出了几点政治质疑(德),这些限制性立法是否考虑到了民主?

瑞士的全民投票(德)和民意调查也显示,绝大部分民众并不愿禁止安乐死。幸好有直接民主,让瑞士有别于其他国家,保持了一种相对自由的姿态,而且体现在法律事实上。在2011年苏黎世民众有力地宣布反对限制安乐死之后,瑞士政府也在不久后,拒绝(德)了对有组织的自杀协助进行全国性的治理(英)。

初见成效

瑞士“死亡权利”组织的国际行动似乎初见成效:“在DIGNITAS有所参与的不同国家正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DIGNITAS团队骄傲地说,并列举道:加拿大于2015年通过法庭判决取消了对自杀协助的禁令。2017年,德国的联邦行政法院在一个DIGNITAS参与的法律程序中,批准了将某种药物用于(自我决定的)结束生命的申请。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议会也于2017年通过了“自愿协助死亡法案”。

DIGNITAS的使命还未结束:“为了让人拥有真正自我选择和自我决定的权利,为了提高生命质量还有防范自杀企图,尚有许多许多工作要做,”DIGNITAS说。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