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达沃斯2015 世界经济论坛是否真的有意解决不平等问题?

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主办方预计今年的参会人数将创新纪录

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主办方预计今年的参会人数将创新纪录

(Keystone)

世界经济论坛是让公民社会的领袖人物就贫困、不平等与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讨论的专门论坛,然而它的价值毕竟有限。社会权利活动家莱斯利-安妮·奈特(Lesley-Anne Knight)如是说。

常有人批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英)外部链接,称其只不过是个为富翁和有权有势的人设计的辩论俱乐部。今年,世界经济论坛再次被迫为自己进行辩护。

莱斯利-安妮·奈特(Lesley-Anne Knight),主教慈善组织明爱会(Caritas)会长,现任人道主义组织“长者会”(The Elders)总裁

(Jeff Moore/The Elders)

可它也吸引来为数不少的非政府组织,例如乐施会(Oxfam)、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都将出席1月21-24日举行的达沃斯论坛。

奈特曾作为天主教慈善组织明爱会(Caritas)会长4次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如今她在由纳尔逊·曼德拉于2007年创办的人道主义组织“长者会”(The Elders,英)外部链接担任总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世界经济论坛到底为民间社会组织和他们的各种诉求提供了什么?

莱斯利-安妮·奈特:我记得自己每年都苦苦思索这个问题,我也肯定,那些仍然参加的还是会问:“我应不应该去?”一边是想:“我怎么摆脱这种诱惑?”另一边却要问:“我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那个空间,来唤醒人们的意识?”

世上很少有这种地方,能让你有机会接触真正有影响的商界领袖、政治家和民间社会组织,而达沃斯是其中之一。这三类关键团体正在加强合作与协作,因为我们都息息相关,都要参与解决各种社会问题。民间社会并未表示掌握着所有的答案-我们彼此需要,来找到更佳解决办法。

所以,世界经济论坛集结了拥有最大财富的一群人,是否还是讨论不平等与贫困的恰当场所?是的,这里正是必须讨论这些问题的地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怎么知道商界领袖不是在当众点点头说些合宜的话,事后却违背自己的诺言?

莱斯利-安妮·奈特:商界领袖知道,如果他们出于投资原因进入一个受战争蹂躏的国家,为了成功实现他们的目标,就必须同民间社会组织紧密合作。找到让人们致富的环境是具有吸引力的。你可以既做生意,也做好事。

我认为,即使在达沃斯这样的地方,人们也有这种真诚的信念,人们在真挚地倾听民间社会想说的话。商界领袖与金融家们不是为了做表面文章而对共同责任开空头支票。

恰恰相反,商界领袖在发展与人道主义援助领域正在做出巨大贡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那么就您看到的来说,以前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产生了哪些结果?

莱斯利-安妮·奈特: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产生的真正变化能达到何种程度,确实得由组织者来展示,他们也许能比现在做得更好。我们可以对此冷嘲热讽,问他们:“达沃斯年会开了45年了,它们带来过哪些实质性的改变?”然而这个非常难以衡量。

任何参加过达沃斯的人,都会带回些日后能帮到本组织的联络人资料。讨论会结束后,走廊上的确会发生最丰富的交流。达沃斯是达成这一目标的一个非常方便的途径。至于收获值不值参加的费用,则要另外讨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除了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费用外,还有其他哪些局限性?

莱斯利-安妮·奈特:达沃斯论坛令人不快的问题之一,是它的排他性,而且我认为他们有一定道理。即使是一个拥有巨大预算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也会发现自己被排除在让论坛运转的核心组织之外。

我们不得不警惕各种层面的社会排他性。无论往哪里看去,风险之一都是,掌握重要财富者的人数越来越少。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达沃斯于事无补。

我记得自己参加过两届论坛后曾想:“我确实需要这个吗,应该再去参加吗?”我有点担心自己会漏掉什么,也许还是必须参加。如今我以足够的把握和信心说,我什么也没漏掉,也不必为了让人看到我在那儿而去参加。

老实说,对民间组织而言论坛有点像动物园,要讨论对我有用的事或跟人面对面交流可能很不易。而在会议辩论中,也并不会让你畅所欲言。

(swissinfo.ch)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以今年您不会去参加了?

莱斯利-安妮·奈特:我现在并不渴望收到达沃斯论坛的邀请函。我感觉自己能够以另外的方式来宣传本组织的信息-我们有什么主张,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不把达沃斯当作自己施加影响和建立联络的阵地。那没有必要。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具有重要价值的论坛-慕尼黑安全会议、去年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和世界社会论坛。

来参加这些极其昂贵、高度警戒的论坛只是为了让IT与社交媒体认为,我们互相之间保持着长久的联系。而如今我们对参加什么会有更多的选择性。

对于那些参加世界论坛的人,他们需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邀请,自己又想在那里做些什么。否则他们会被人批评是去雪地里参加一个精美派对。现在我们没有时间做这些-我们都该更关注要完成的目标。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第45届世界经济论坛年度盛会将于1月21-24日在达沃斯举行,今年的主题是“新的全球环境”(The New Global Context)。

来自商界、政界、民间社会、文化界、宗教界和科学界的2’500名代表将前来参加本届年会,创下历史纪录。40多位国家首脑也将出席盛会,其中包括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总理李克强。

一系列会议辩论将探索10个主题:环境与资源不匮乏,就业技能与人力资本,男女平等,长期投资、基础建设与发展,食品安全与农业,国际贸易与投资,互联网的未来,全球犯罪与反腐败,社会融入,和金融体系的未来。

世界经济论坛表示,由于最近巴黎发生了针对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的恐怖主义袭击,本届年会将把周五的研讨日程用于对抗宗教极端主义与暴力。包括莱斯利-安妮·奈特在内的不少评论家都认为,这些袭击正是社会不平等与排外的具体表现。

世界经济论坛由克劳斯·施瓦布于1971年首次在达沃斯开办,最初名为“欧洲管理讨论会”。它的召开目的是为了联系欧洲与美国的商界领袖,以寻求推动联络、解决问题的途径。该论坛于1987年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同时拓宽领域,为寻求解决国际问题提供了一个平台。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