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集体裁员 在大批量裁员中被解雇的人很快会找到工作

(Keystone)

瑞士工业界集体裁员的受害者们怎样了?根据洛桑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他们中的大多数很快就找到了工作。而年长者的重新就业过程却往往漫长而痛苦。

默克索兰诺(Merck Serono)、龙沙集团(Lonza)、格雷特巴奇医药(Greatbach Medical)……近期的例子不胜枚举。尽管2012年总失业率仅为2.9%,为欧洲最低,但瑞士并未逃脱工厂的关闭或生产基地的搬迁带来的影响,去年有近1万名雇员成了瑞士集体裁员的受害者。

受联邦国家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委托,洛桑大学的两名研究员-丹尼尔·鄂什(Daniel Oesch)和伊莎贝尔·鲍曼(Isabel Baumann)-试着更深入地了解这些突然失业者的职业历程。为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征询了近750名被裁员工,这些人都分别来自2010年被迫终止业务的5家企业。丹尼尔·鄂什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透露了调查的一些初期结果。

失业率 劳务市场-瑞士是个例外

与邻国相比,瑞士在就业方面似乎是一座孤岛,不仅失业率曲线非常稳定,而且在恶劣的经济环境下依然能够创造出新的工作岗位和就业机会。

swissinfo.ch:您们的调查结果要几个月后才能发表。但您还是能谈谈您最初的印象吗?

丹尼尔·鄂什:虽然出口工业形势艰难(尤其受瑞郎兑欧元的坚挺汇率影响),但在2010年集体裁员的受害者中,有三分之二在失业两年内都找到了工作。我们并未预料到会有这么高的复业率。大约有17%的人仍失业,11%提前退休。令我们感到分外惊讶的是,受调查的70%多的男性与60%的女性在工业领域找到新的工作,而我们以为会有相当多的人转而从事服务业。

此外,找到工作的人中有80%多签署了无限期合同,薪金也常常与之前持平或更高。这些结果首先要归功于瑞士工业的良好运转,虽然面对西方世界所遭遇的缓慢非工业化进程,却仍在继续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集体裁员后的生活

这项研究由洛桑大学社科研究所研究员丹尼尔·鄂什和伊莎贝尔·鲍曼所作,旨在分析瑞士5家大型工业企业关闭后对有关劳动者生活产生的社会与经济后果。

2010年关闭的这5家企业的1200名员工都得到了一份调查问卷,其中750人同意作出答复。

这些企业曾活跃于机械、金属、塑料、化工和印刷领域。

它们分别位于伯尔尼州、日内瓦州和索罗图恩州(Solothurn),各企业员工人数在170-550人之间。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我们能否下结论说,在集体裁员中失业的员工比被单独辞退的人更容易找到工作?

丹尼尔·鄂什:集体裁员的受害者在突然失业之时,他们的职业与社会能力并没有受到质疑。因此集体裁员肯定比单独解雇受到的歧视少,在这种情况下,各企业对聘用这类人员也少有顾忌。

当一家企业关门停业,比如日内瓦默克索兰诺的例子,该行业的竞争对手也可从中受益,令一批突然出现在就业市场上的高效人才为自己服务。有时一些小型队伍也会随他们所操作的机械一起易主,从而令这些职员的经验与专长仍得到重视。 

swissinfo.ch:如果按您的意思,那么我们是不是有时对集体裁员和它对员工的影响过于大惊小怪了。

丹尼尔·鄂什:集体裁员的确为劳动力市场结构变化所固有,因为在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内,每年大约有20%的工作岗位会消失,相似比例的岗位则在别处产生。员工为企业身心投入地工作一、二十年,却被像脏手帕一般扔掉,常常还没有任何预兆,这会让他们有种被出卖的感觉。

不错,大多数员工会重新找到工作,正如我们的调查所证实,可是却有数月时间,他们的生活状况极不确定,压力也极大,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产生很大影响。我们也不要忘记,还有小部分员工生活艰难,往往还不能享受失业救济。

相关数据

2012年瑞士各企业的集体裁员公告不完全清单:

瑞银集团(银行业):削减2500 个职位

默克索兰诺(化工业):500个

龙沙集团(化工业):400个

瑞士电信(通讯业):400个

瑞士信贷集团(银行业):300个

惠普集团(信息业):232个

Tornos集团(机械工具业):225个

格雷特巴奇医药(医疗设备业):180个

日内瓦大学医院(保健业):112个

Straumann集团(植牙业):50个

《时报》(报刊业):18个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什么样的员工最有可能成为这类脆弱少数人群的一分子?

丹尼尔·鄂什:相当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年龄因素比缺少学历或移民身份更具惩罚性。30%多年龄超过55岁的员工在失业两年后仍然找不到工作。这点实在很矛盾-各企业雇佣着很多老年人,这些人经常令企业非常满意,然而一旦他们失去工作,就会受到歧视。鼓励忠诚度和企业内部晋升的事业逻辑,对这类失业者极其不利。

swissinfo.ch:您从这些评定中总结出哪些教训?

丹尼尔·鄂什:数年来,瑞士的社会政策充斥着提高退休年龄的意愿。然而实际上,就业市场给那些多年来求职未果的老年人带来巨大痛苦。那些没有足够养老金储蓄的人不得不动用自己的积蓄,或请求社会救济。将来这个问题可能还会进一步严重化。

我们希望研究结果会得到考虑,从而对某些政策作出调整,比如应当鼓励更多的灵活提前退休的可能性。那些在作大量裁员的企业也应该考虑到这一现状。在默克索兰诺关闭日内瓦研发中心时,由瑞士工会UNIA谈判的公司计划把提前退休年龄确定在56岁。从我们的结果来看,这个选择是相当明智的。

宽容的法律

在瑞士,集体裁员根本不被禁止。这方面的法律可归结为《责任守则》(CO)的4个条款,且基本不具保护作用。

理论上讲,当裁员人数达到企业员工总数的10%时,雇主就必须发起人员的咨询程序。然而法律并未明确这一咨询过程的历时长短。

《守则》指出,对于该怎样做来避免裁员、减少裁员人数和减轻裁员后果等方面,雇主至少应该给员工书面提案。根据规定,员工甚至有权了解企业的财政状况。

雇主还必须以书面形式通知州劳动局集体裁员的所有情况,并给员工这份文件的一个副本。然而即使这一程序未得到遵守,合同的终止仍然有效。

 

来源:瑞士通讯社

信息框结尾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