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隐形”的艺术赞助人 瑞士“女巫”博物馆意外收获100万瑞郎匿名捐赠

A picture from the museum's opening in August 2017

这家经三年筹备方才于2017年8月首次开放的博物馆,向世人展示了被誉为“欧洲最后一名女巫”的瑞士女人安娜·格尔勒迪多舛跌宕、充斥着出轨、阴谋与迫害的一生。

(Keystone)

为纪念“欧洲最后的女巫”而设的瑞士安娜·格尔勒迪博物馆(Anna Göldi Museum,德)外部链接本周一(2月12日)宣布,该馆近日意外获得一笔高达100万瑞郎的匿名捐款。有了这笔赞助,博物馆得以继续全年向公众开放。

这家经三年筹备方才于2017年8月首次开放的博物馆,向世人展示了被誉为“欧洲最后一名女巫”的瑞士女人安娜·格尔勒迪多舛跌宕、充斥着出轨、阴谋与迫害的一生。

出生贫寒的格尔勒迪靠在贵族士绅家做女佣赖以为生,她命运的转捩点发生在在时任格拉鲁斯州议员兼市长顾问的约翰·雅各布·楚迪家做女仆期间,楚迪女儿饮用的牛奶里多次诡异地发现了缝衣针,且根据家人所述,那位8岁女童还数次口吐银针。据此,1782年,身为奶妈的格尔勒迪作为首要嫌疑人被格拉鲁斯地方法庭指控用魔鬼的巫术向女童施法。而据不明出处的资料记载,她在担任女佣期间曾被雇主楚迪强奸并长期有染,“缝衣针事件”曝光后,楚迪为确保个人仕途不受影响,动用了司法界各种关系,给格尔勒迪安置了女巫的罪名,最终导致她在公共广场上被斩首示众。

以她命名的这个博物馆,带领着访客们重温当今瑞士的前身-由数个独立小邦组成的松散式旧瑞士联邦时代的宗教与私法迫害、非理性与黑暗、民俗与行刑。这个为纪念“欧洲最后的女巫”而设的博物馆,突出了当代人权的弥足珍贵。

目前,该博物馆因资金短缺而被迫关闭。而有了这笔新的捐赠款,它便得以继续为整栋建筑持续供暖,从而全年向访客开放。眼下,博物馆管理层也在考虑兴建内部图书馆,并期冀该计划能在2019年付诸实施。

据称,这笔匿名捐款来自于一位与格拉鲁斯地区及当地文化有紧密联系且不愿透露身份的文化赞助人。


(编译:张樱), SDA-ATS/swissinfo.ch/ln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