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20退休金改革 瑞士的养老体系:打得不可开交才开始妥协!

Rudolf Strahm

“福利国家在靠近接受的底线。不是财务上是否能够承担,而是是否能够接受。”

(Keystone)

社会民主党人、顾问Rudolf Strahm(74岁)是瑞士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阐述自己对即将于9月24日进入全民公投程序的2020养老金改革复决的见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1948年引入AHV社保系统后,该系统已被修改过10次,最后一次在1997年。此后全面的改革计划均遭到拒绝,为什么?

Rudolf Strahm:是的,在瑞士没有取得过很大的进展。我们既不能缩减养老金,这样的建议已被拒绝3次;也不能提高税收,这也一次都没成功过。目前的这个提案也是向前迈出的一小步,更多的是一种平衡,只是获得了一种较广泛的接受。

"贝尔赛成功地让各个阵营都作出了让步,登上了同一艘船,他让古老联盟重新焕发了生机。"

引言结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认为该草案在924日会获得成功? 

R.S.:我认为胜算很大。瑞士目前普遍弥漫着不满情绪,一种理性的妥协方式会获得广泛的接受。与养老金有关的投票一直都是一种非常感情化的投票。许多瑞士人都还记得,多少次与之有关的提案都曾未获通过。这也会带来疲劳感,还是同意一次吧。就好像是说,咱们先打,打过了还是要相互妥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现任联邦委员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使了个计策,把这项草案搞成功了是不是?

R.S.:联邦委员贝尔赛成功地让各个阵营都作出了让步。他成功地让古老联盟重新焕发了生机:社会民主党左派、天主教保守右派、现在的基督教民主人民党(CVP)、小业主和农民都登上了同一艘船。

与历史不同的是,如今的瑞士人民党党魁是反对国家养老保险的。而该党的前身,那些当时的农民、手工业者和小资产者及民主主义者,在1947年是全力支持AHV的。特别是农民和小业主,他们除了参加国家的AHV系统以外,别无选择,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养老金。

Rudolf Strahm是瑞士经济学家、政治家(社会民主党)。自1991-2004年担任国民院议员,2004-2008年担任价格督察员。Strahm在经济政策领域著书颇丰。

(Keystone)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现在改主意了?

可以确定,瑞士人民党中的一部分脱离了,例如瑞士农民协会就对提案投了赞成票。而不久前,《新苏黎世报》还在责怪人民党,针对该提案所做的反对行动太少。因为他们的党魁必然知道,对部分党员来说,AHV比其他任何的养老保险都重要得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能不能从历史的角度帮我们整理一下,AHV作为瑞士的一项社会政治成就,是如何招致这么多争议的?

R.S.:AHV是瑞士年头最长的社会保险产品。它已传承了几代,并被认为是促进了社会环境稳定而取得的一大进步。早在1890的那个时代,纳沙泰尔的社会主义者就首次要求实施。1918年,它成为总罢工的首要诉求。1947年经过激烈斗争,它以80%的投票参与率被80%有投票权的男子所接受。那时国家性质的退休保险就被部分私人保险公司和私人企业所诟病,甚至遭到《新苏黎世报》(NZZ)的点名反对,该报于1943年将AHV提案称为“平均一切的国有化的灾难性堕落”。尽管当时反对者不多,但阻挠是猛烈且充满敌意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曾因非议瑞士社保的第二支柱而遭到指责?

R.S.:第二支柱属于瑞士社保三大支柱体系之一,没有任何人,其中也包括我,对其提出质疑。(第二支柱)的资本抵押行为从长期来讲可以更好的稳定因人口变化而带来的局势变动。但在当前低息的情况下,瑞士的第二支柱将会变得昂贵,且要持续数年。尽管第二支柱在2015年产生了58亿的利息收入,但同年就被财富管理吞噬掉了38亿 ,还有9亿的财务管理支出。也就是说,每7瑞郎的养老保险金中,就有1个花在了各种财富、财务管理上,这里援引的是联邦统计局的数据。

2020退休金改革要点:

- 关于退休年龄,即官方德语所谓的“参考年龄”,女性向男性靠拢,从64岁延长到65岁--同时适用于领取AHV和职业养老金的年龄。预计将从2018年起,每年延长3个月来逐步实现。基于这一措施, 每年AHV应该有额外的13亿瑞士法郎收入。

- 企业养老金的转换率从6.8%下降到 6%,分4年,每年降低0.2 %来实现。换言之,在养老基金中拥有10万瑞士法郎的人,每年领取6000瑞郎的养老金, 而非目前的6800瑞郎。这种削减只影响那些在2019年1月1日未满45岁的被保险人。但预计将采取补偿措施来维持养老金的水平。

- 对于企业职工保险,35至54岁之间的被保险人需增缴保费的1%。而基于工资缴付的AHV,所有被保险人和雇主均需增缴0.15 %。

- 从2019年提高妇女退休年龄开始,新的AHV养老金领取者将每月获得额外的70法郎作为补偿。目前最低的 AHV养老金为1175瑞郎,最高为2350瑞郎。

- 联邦政府对AHV的资助也略有提高。增值税将分两个阶段增加0.6%,所得费用用于资助AHV。从2018年开始增值税的0.3%将流向AHV,而非目前的伤残保险(IV)。从2021年1月1日起,增值税将增加0.3%用于AHV。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具体来说就是?

R.S.:在现有的低息环境下,如果欲产生1000瑞郎的养老保险金,那么您就要缴纳更多的第二支柱保险金,甚至要超过AHV。这也是最近为何爆发了如此激烈的第一与第二保险支柱讨论的政治背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怎么理解保险和银行所扮演的角色?

R.S.:其实对银行家和财富管理机构来说,AHV可并不是他们的钟爱之物。因为这牵扯到国家的分摊行为。私人保险公司当然更希望进行的是第三支柱,也就是个人的养老储蓄业务。同样,对第二支柱,也就是对职业生涯所存储的退休金的资本管理也是如此。可相反,左派却对第二支柱大泼脏水。在70和80年代,这三大支柱原则是与政治和经济因素紧密联系的,要想迅速改变可不容易。但每次只要试图改变第一、第二与第三支柱的分配比例,就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被渲染成世界末日,但最后证明,这些大动干戈都是错误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但年轻一代感到不安。

“对年轻人来说,养老金也是有保障的。”

引言结束

R.S.:对年轻人来说,养老金也是有保障的。该系统近70多年来很稳定,可能做出过调整,但从未缩减过。近200万的退休人员一定可以在全民投票程序中否决掉削减的动议。如果必须额外筹资,那么也要一小步一小步地来。即使是这次的提案,也是非常谨慎的。到2030年,人们才能再看,这就是瑞士的体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人会变老,这种改变是一种现实。这也在拷问着代际间是否公平的问题。

R.S.:是的。这样的问题在90年代就提出了。联邦的计算模型早在1995年就预测出2005年AHV的亏空。但这样的赤字总因为工资总额的增加而得以推迟。只要工资总金额在增加,那么AHV的收入也会增加。而且1999年,没受到很大阻挠,就因为AHV的问题增加了增值税比率。这大大推迟了损失空间的出现。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种代际间的合同还能维持多久?

R.S.:这个体系还是非常稳定的,虽然经常受到质疑,这次投票就是一例,年轻人因可疑的数学模型而被动员起来。该系统即使到了2030年也不会坍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不用忧心了吗?

R.S.:如今已经达成共识,必须采取措施为该系统筹措资金。左派对此也持赞同意见了,尽管十年前还在争论。如果我们对这项于9月份就要进行投票的草案还存在争议的话,我们也并非是在争论:是不是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这个系统更稳定、让人们的养老金更安全。而是在讨论,谁,该吞下什么样的苦果。而且还是围绕着这个意识形态上的老矛盾:是国有的养老金方式好,还是半私有的好?

Rudolf Strahm

"左派必需咽下的一口苦果是女性退休年龄要从64上升到65岁。"

(Keystone)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谁要吞下最苦的黄连?

R.S.:每个阵营依照他们的视角都会吞下或多或少的黄连。左派可能受损失最严重,因为他们将女性的退休年龄从64提高到65岁,而这即使全面改善女性薪资待遇,也难以弥补其损失。但每月多拿70瑞郎,或许对她们的“退休惩罚”来说,是一种补偿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谁能从贝尔赛的养老改革中获利?

R.S.:如今年龄介于45-64岁之间的人会从中获益。这一代处于过渡期,一旦提案通过,他们的AHV养老金将会多一些。缩减第二支柱的政策要晚些时候才会实施。现在已退休人员和2018年前退休的人,将不会有任何损失,但也不会有更多收获。对现今小于40岁的人,他们的结果就难以预测。因为未来25年,经济发展、移民涌入、出生率以及提高增值税,一切都会发生变化,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预测,2030年以后,AHV还需要一次额外的提高增值税比例才能得以维持。我赞成提高增值税,这比增加工资税率强,因为如此一来,退休金丰厚的人也要拿出更多的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如今这个时代创制一个AHV这样的福利待遇还有可能吗?

R.S.:如今的议会不会通过这样的政策。社会福利国家是历史的发展所形成的,它的福利份额要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这样才能达到政治接纳的界限。这并不是指,财务上是否能够负担的问题,至今和其他邻国相比,我们依然拥有最低的税赋和国库分配比例。福利问题涉及的是政治-心理上的接纳限度问题。我认为,养老保险是所有社会保险分支中对政治稳定性影响最大的。而真正有削减危险的实际上是社会救济金,因为我们的社保体系突然闯入了那么多来自贫穷国家的移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有什么经验可以向人介绍吗?

R.S.:向其他国家提供自以为比较好的建议,这比较难,因为瑞士的系统是历史造就的。1948年引入第一支柱;随后1985年第二支柱也成为必须缴纳的部分;到80、90年代,才通过税收优惠增加了人们对第三支柱的兴趣。

我认为,纳税性质的AHV和资本抵押性质的退休金账户结合到一起,是非常理想的。当然,两者都有不同的优缺点:资本抵押行为可以随人口的发展而起起伏伏保持稳定,不过在利息极低的情况下,资本不可能产生很大的效应。而几乎以纳税形式缴纳AHV的行为,其优点在于当经济形势发展良好时,可以增加养老金的库存;但其缺点是,也可以造成国库的负担过重。有的国家像法国,退休金只由国家财政支持,会因为人口的变化而带来很大的困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养老保险是为了对抗老年人的贫困问题,但它会赢得社会的稳定和和平对吗?

R.S.:是的,金融稳定,社会和平。瑞士的社保系统已经等同于瑞士的政治体系,还有那些公司雇主,他们是瑞士经济地位的象征。这是一种认同,人们劳动的动力、对这个国家所做的贡献、经济成就,都体现在社会的稳定性上。在瑞士生活,人们感觉很安全,这就证明着瑞士运转良好!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