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用了近两年时间拿到所需的许可证后,Andrea R.开始在室内种植大麻。 tvsvizzera

自2017年,瑞士允许生产并销售四氢大麻酚(THC)含量低的大麻花序。一些人曾将大麻生意视为“淘金宝地”,然而,对该市场的一番考察却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04日 - 09:00

自2011年起,根据瑞士法律,四氢大麻酚浓度低于1%的大麻及其衍生品不被列为违禁毒品。

然而,直到2017年,瑞士才迎来所谓低浓度大麻的“繁荣期”,只要四氢大麻酚的含量不超过1%这一极限,在瑞士就可以生产并销售没有经过进一步加工的大麻。

很多人将此看成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一个新的“想象中的黄金国度”(Eldorado)。2017年初,登记种植大麻的生产商有5个,2018年则增至630个。

但是,两年过后,形势却在变化。

这从农田上就可见一斑,正如最近《提挈诺邮报》(Corriere del Ticino)的一篇文章所述,在位于贝林佐那(Bellinzona)与洛迦诺(Locarno)之间的马加迪诺(Magadino)平原,大麻种植不断为西红柿栽培腾出空间。

在提挈诺州,种植大麻必须向州政府申报,2016年申报者为3人;次年12人;2018年共计33人。自那时起,似乎开始走下坡路。2020年10月末,登记者有24人(另有3人还在等待审批)。

“绿金”不再像以往一样熠熠发光

市场的一个基本规则极有可能是该变化趋势的诱因:供大于求时,物价开始下滑。Stefano Caverzasio认为,他是自2011年就活跃在大麻销售与加工领域的Purexis公司的常务董事。其所在的公司不仅出售大麻花序,还尤其主打加工过的大麻,比如说合成品、化妆品与药品,这些产品几乎都在他们位于曼诺(Manno)的实验室里生产,那里甚至还有一处经过授权用于研发的小型室内种植设施。

“瑞士所面临的大麻需求饱和的现状不过是在重演国外早已众所周知的事实。”

Stefano Caverzasio - Purexis公司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所面临的大麻需求饱和的现状不过是在重演国外(美国、加拿大与一些拉美国家)早已众所周知的事实,由于长期原料供大于求,放缓生产节奏甚至停产的大麻厂家不断增加。”Caverzasio解释道。

每个星期,Purexis公司都会收到十几个来自瑞士以及国外的大麻种植者的请求,他们试图为市场价格一落千丈的自己的大麻寻求买家。

在大麻“合法化”之初,根据质量,未加工大麻的批发价为每公斤5’000-10’000瑞郎。“如今可以轻轻松松地去掉一个零。”Caverzasio指出。

大型生产商的出现也是导致大麻价格走低的另一原因,这些企业具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多年来,在瑞士及国外不断扩大大麻种植规模。

大型企业主要以两种模式发展:第一种是早已成功扩大生产规模的大麻厂家对其他公司与土地进行接管收购,自己直接种植。

第二种是租赁土地、基于市场需求每年决定是否种植大麻从而签订或解除种植合同的大型农业公司。

这些大型生产企业都可以生产出高质量的大麻产品,小型企业则几乎难以与之竞争。

如同红酒生意一样

这一假设也得到了提挈诺园艺家联合会(OrTi)会长Andrea Zanini的认同,他也屡次在提挈诺州媒体上对大麻种植表示出自己的怀疑态度。

他向我们解释说,农场主们一般不会直接种植大麻,而会将土地或者温室进行转租,或者与第三方一起联合种植。

经济举步维艰的一些企业将大麻种植视为“救命稻草”,他说,然而有时他们根本不清楚自己与谁联手做生意,结果万劫不复。某些人大笔投入以求更高更快回报,但是并非他们所有人都在大麻种植上“游刃有余,有人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蔬菜种植也是同样道理,”Zanini接着说,“如果一个人在该行业处境艰难,可能因为他根本就不适合这份工作,如果没有好产品,很难将其进行销售。”

葡萄种植亦是如此,他补充道,许多人种植葡萄没有成功,“大自然会选择有种植技巧的人。”

此外,传统种植的回归可能也归因于大麻种植所租用土地和温室的费用,Caverzasio强调,“在某些情况下,租用同一块土地,用于种植大麻所付的费用明显高出传统蔬菜的租金,因而随之产生的总体价格可能也迫使成本作出调整,这一因素可能会令过去几年里租地种植大麻的业户们感到灰心丧气。”

 “瑞士由四大元素组成:苦艾酒、赌场、银行和大麻。”

Andrea R. – 梦想工程(Dream project)

End of insertion

在市场中找到自身位置

在与Andrea R.讨论时,将大麻种植与葡萄栽培进行类比似乎恰到好处,这位企业家决定第二次投身于大麻产业。他兴趣盎然地谈论自己种植的大麻、需要克服的困难以及采用的技术,以期让自己的产品达到一定的质量并具有特定的味道,这与那些热爱葡萄种植的业主们描述自己钟爱的葡萄园的感觉如出一辙。

Andrea R.对于大麻种植并非初出茅庐,在新世纪之交,他25岁时,就已经成为种植大麻去碰运气的人中的一员,那时生产并且销售大麻的人通常都很走运,当时瑞士法律还存在空白,即使四氢大麻酚含量极高的大麻也可以生产与销售,但是,至少从理论上讲,大麻不可以用于吸食。

在“大麻的黄金期”时,放到衣橱除臭的“大麻香囊”一上市就一鸣惊人,人们甚至从意大利成群结伴前来购买。很难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多的衣橱需要除味,几乎可以想象,这些“大麻香囊”被出售之后就被购买者“吞云吐雾”了。

2003年出台的限制措施为大麻生意划上了句号,Andrea R.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机械工岗位,他认为瑞士大麻合法化要再等上一个世纪。

然而,可以种植大麻的消息令他马上行动起来,现年45岁的他看到了“改写自己冒险结局”的机会,在梅利德(Melide)他开了家自己的“梦想” (Dream)大麻店,拿到了“室内”种植低浓度大麻的许可证,因而远离田野和温室大棚培植。

这是他选择的经营自己生意的方式,在他看来,无论好坏,大麻也代表了瑞士。他说,这个国家由四大元素组成:“苦艾酒、赌场、银行还有大麻。”

我们与Andrea R.在他的室内种植园见面,他认为,大麻市场目前的变化是积极的,因为,“行业不合格者就应该被淘汰出局。”

转换视角

大麻种植,尤其是“消遣”用途的大麻产品,在瑞士依然受到一定的污名化,尤其是在阿尔卑斯山以南地区,但是相对于2000年,情形无疑发生了变化,首先,政府规范了大麻的生产与销售。

“尽管存在一些关键问题,然而到目前为止,瑞士的立法更为清晰、详尽并且通常比周边国家先行一步,相对于其他欧洲国家,瑞士为本国的大麻企业提供了更多优势,而欧洲国家在某些情况下仍旧模棱两可、含糊不清。”Stefano Caverzasio指出。

“有信念者会一直矢志不移,”Andrea R.表示,“但是目前值得注意的是,大麻在超市也可以买到,如果这点改变不了我们的想法,至少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其次,将大麻合法化而未对四氢大麻酚含量进行限定的国际因素也值得考虑,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和加拿大就是如此,有迹象显示欧洲可能也会向该趋势发展。瑞士早已开始从事这一意义的研究,对于这一势头,Andrea R.十分看好,这可能会令他扩大销售,从而收入增加、“囊中少些羞涩”。

对于瑞士立法变革的可能性,Caverzasio却表现得十分谨慎,“根据目前信息,瑞士政府对于四氢大麻酚仍持保守态度,相对于纯消遣功能的大麻商品市场,政府希望将重点放在大麻的科研发展用途上。”

他希望人们能够肯定大麻的理疗效用,“尽快拟定一个保证四氢大麻酚含量适度、可追踪、高质量并确保消费者安全的大麻销售商业框架。”

(薛伟中,译自意大利语)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