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Joachim Son-Forget 从前的韩国弃婴、如今的瑞士医生、未来的法国议员

Joachim Son-Forget

洛桑大学附属医院的Joachim Son-Forget医生是马克龙“前进运动”在瑞士的主要推动人,他有望成为法国新一届国会的成员。

(Jung Soo Son )

“朋友们,7号8号开车请勿鸣笛,不要觉得高考与你无关,只要你混得够好,你老公此时正在高考 ”- 今年高考季最流行的一个段子让人想起的是一个与高考毫不相干的人: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其中渊源,请自行脑补)。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另一个人(和高考无关,和马克龙有关):他是韩国弃婴、瑞士医生、演奏家、空手道高手,很可能还会成为法国议员…

5月7日- 整整一个月前,39岁的“前进运动”(En Marche!)领袖、法国政界“黑马”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大选中获胜,成为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他的非同寻常不仅在于“年轻英俊”和“64岁第一夫人”的八卦,他的“前进运动”在左、右翼老牌儿政党青黄不接之际异军突起,一次次超越人们的预测,大有开启法国政治新格局之势。

从总统到国会

马克龙当选后的第一要事就是筹备随后的国会选举。共和前进!作为新生党派,人气虽高,但政党组织毕竟尚为稚嫩,“上得厅堂”又有群众基础的国会候选人数量有限。大选后,媒体大多认为该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的胜算不高。

不过就在眼下立法选举展开之时,人们似乎再次意识到前进运动的号召力不可低估。很多有政治抱负的中青年精英就纷纷“投靠”共和前进!,他们很有可能就是未来法国国会的主力军。

而他们当中就有这么一位长着亚洲面孔的瑞士医生(终于,我们的主角上场了)。作为瑞士和列支敦士登海外法国人的议员代表候选人,他上周末以64.9%的绝对优势毫不费力地赢得了第一轮选举的胜利。

从弃儿到医生

Joachim Son-Forget,1983年4月出生于韩国首尔,3个月时被弃于棚户区的街头,如果没有警察巡街,把这个“毛呼呼、丑巴巴的大头婴儿”送到了孤儿院,也许他就活不过那个夏天。

34年后的今天,他是瑞士洛桑大学附属医院的放射科主治医生、富有才华的大键琴演奏家(今年2月刚刚在日内瓦维多利亚音乐厅进行了独奏表演)和空手道高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坐在法国波旁宫里的国民议会议事厅里谈法议政。“精英的成长、折中的思维,加上他悲苦的出身和内心深处的孤独,Son-Forget是拥有顺应力的典范人物,”日内瓦《时报》(Le Temps)在评论文章中写道。

30多年间,他经历了什么?

韩国孤儿院这个不起眼的小男孩儿被一对法国夫妇收养,在法国上马恩省朗格尔市(Langres)开始了自己有家的童年。“Joachim Son-Forget很小就对社交和学校产生厌烦,于是一直在家自学,” 《时报》介绍,“高中毕业时,除了音乐,各门成绩都很糟。”

是空手道帮助了这位韩裔法国青年一步步走上了“精英路”。“因为痴迷空手道,我开始对大脑和身体的运转产生兴趣,这开阔了我在哲学和科学上的视野,我渴望了解人体机器的工作原理,” Son-Forget向瑞士媒体透露。

用“有志者事竟成”来形容他,显得有些俗套,但Son-Forget真的就因着这从空手道生出的愿望一步步走进了法国最高精英学府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蓬皮杜和罗曼·罗兰也毕业于此),主修认知科学。毕业后他赴瑞继续深造,获得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医学博士头衔。“我并不是最用功的学生,读书时我当过担架工、护工。甚至为了攒钱买吉他,学吉普赛爵士乐,我还当过焊工,”Son-Forget一点儿也不标榜自己的勤奋,他对瑞士《时报》讲到,“吉普赛爵士乐那时候在酒吧正流行。”

未来的海外议员

去年,也是在一间酒吧里,Son-Forget和马克龙初次见面,年龄相仿的两人一拍即合,Son-Forget成为瑞士地区“前进运动”的主要推动人。2016年,前进运动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活跃分子不过区区几人,现在其成员已经达到1500名。

在上周末举行的第一轮海外法国人立法代表的选举中,Son-Forget在瑞士及列支敦士登选区的14名候选人中毫无悬念地拔得了头筹。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一起,构成11个海外法国人选区中的第6大选区。

而瑞士更是全球法籍移民最多的国家,这里生活着20多万法国人。今年,在前进运动和人民阵线激烈争锋的刺激以及新生政治力量蓬勃生长的感染下,法国人参与投票的热情尤其高涨:法国驻瑞士使馆透露,上月参与总统选举投票的瑞士法籍居民人数为12.7万,投票率达到63.5%。

在上周第一轮立法选举中获胜的世界各地的11名海外候选人随后将进入第二轮投票。Son-Forget能否成为法国国会下议院577名议员中的一名?Son-Forget对自己充满信心。

这名当年首尔贫民区的弃婴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每天在日内瓦的家和洛桑的单位之间通勤。如果当上了议员,他便需要更加奔波了。不过,路上的他应该不会无聊。“ 路途是我宝贵的独处时间,可以安静地听音乐,”他说。精英事业的背后原来是一颗沉静的乐者之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