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陪伴还是安乐死?

最后的慰藉:是否存在“好死”? Krueper/teamwork

瑞士是欧洲少数允许“安乐死”的国家,然而这种所谓的辅助死亡行为在瑞士国内外都常常引发争议。

此内容发布于 2008年07月18日 - 00:00

瑞士的新司法部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现在将对瑞士的安乐死组织进行治理,“死亡旅游业”也应该受到限制。

她认为决定选择死亡的人不再应该马上被实施安乐死,而应该在与安乐死组织联系之前有一段考虑的时间。

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Monika Renz是圣加仑(St. Gallen)州立医院的精神科负责人,她认为针对“辅助自杀”采取行动,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她告诉swissinfo:“如果司法部长想要让选择死亡的人得到专业的‘陪护’并向他们提供自由死亡的途径,那么决不应该从死亡辅助组织开始着手。”尽管这些组织总是声称他们是为了减少病痛和折磨而不是为了赚钱。

这位心理学家同时也是一位“临终陪伴者”,伴随许多人度过了最后的时刻。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她认为临终陪伴和辅助死亡是概念不同的两回事。她说:“死亡辅助是辅助自杀,而临终陪伴对于我来说是,当病人走向自然死亡时有人陪伴。”

科研结果

Monika Renz多年来一直在从事有关“临近死亡”的研究。在一个项目中获得了重要的认识,那就是“走向死亡的人内心中所经历的与我们从外部感受到的并不完全相同。”

在被调查的所有情况中,三分之一的人在昏昏沉沉中依然有听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几天或几周都无法死去,有人因为惦念着一个孩子,有人则因为家中的一个禁忌或是一个无法和解的冲突,这些都是令人无法释怀的原因。这时候临终陪伴者如果进行一个家庭调解则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取得了效果,病人会感到放松并能够放心地“走了”。

一半的人会出现精神上的幻觉,比如一名女性重病患者,在临死前看到了开满鲜花的田野。Renz说:“我们从未想过,走向死亡的路,原来还会如此美丽。”

亲人也需要陪同

病人家属也需要帮助并告诉他们,他们的举止会直接影响到濒临死亡的人。他们陪伴自己的亲人走向死亡时,带着等待一个新生命降生的激动心情,而那些在亲人陪伴下死去的人同样感受得到。

有时候Renz会让孩子演奏一首乐曲来陪伴即将离世的母亲,这样妈妈会带着欣慰离开人世。即将死去的人需要的是:开导、指引、理解和感受。

辅助死亡组织被划上问号

而死亡辅助组织什么都做不到,Renz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在死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对于死亡辅助我有很大的疑问:不知道这里是为了显示力量还是真是为了体现死亡的重要。”

死亡辅助组织强调他们能够制造出“喜庆的死亡气氛”,Monika Renz却对此不以为然,她说:“那么‘有尊严的死亡’这个谎言将被彻底揭穿,尊严是不可侵犯的,对于那些痛不欲生的人也同样如此。”

对于是否应该在法律上对于辅助死亡组织加以限制甚至禁止,Monika Renz表示:“目前我尚无答案。我的宗旨是:宣传再宣传,让人们知道关于‘死亡’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瑞士资讯(swissinfo.ch),Jean-Michel Berthoud

死亡辅助

间接主动安乐死辅助(主动死亡辅助):借助使用缩短生命的药物。

被动死亡辅助:放弃或终止维持生命的治疗。

这两种安乐死在瑞士都被允许。

直接主动安乐死辅助:为免除痛苦有目的性的结束生命。

这种方法在瑞士属非法。

“死亡旅游业”:居住在瑞士邻国身患绝症的人,因本国法律不允许安乐死而来瑞士结束生命。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