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从伯尔尼骑车到北京-萨格勒布



远眺Ljubljana,斯洛文尼亚让他想起自己的故乡

远眺Ljubljana,斯洛文尼亚让他想起自己的故乡

骑车上路是一种特别的旅行方式。旅行者可以更深地感受当地的地理地貌和环境气候,与当地人的距离,也由此拉近了。

伯尔尼的冒险家Julian Zahnd正走在从瑞士首都伯尔尼骑自行车前往中国首都北京的路上,在中途经过的克罗地亚,他发回了第一封旅途报道:

就在伯尔尼的Gümligen,当我不得不把手伸向自行车口袋,第一次往外掏雨衣的时候,我已经变得清醒一些了。雨衣藏在口袋的最深处,最近这三周,伯尔尼的天气一直不错。

阴雨天气将一直陪伴到我走出瑞士,这没什么,我一流的自行车设备肯定会毫无问题地把潮湿挡在外面。

几天后,我已逐渐习惯这30公斤重的行李,甚至在同一天穿过了上阿尔卑斯和Lukmanierpass隘口。可到了晚上,我真的是精疲力尽。

在自行车王国瑞士,我什么都不用考虑,只要顺着红色标记骑就行了,周围都是田园般的景色,非常享受。

糟糕的公路,美好的生活

正因为在瑞士享受过多,在骑往基亚索(Chiasso)的时候,我被现实重重一击。美丽的意大利用臭哄哄的街道,坑坑洼洼的路面和繁忙的交通问候了我。本想从米兰到威尼斯不走主路,到山上的小路去,但路太难走了,最高的倾斜度达到16%,只得作罢。

最近一段日子生活太寡淡了。我每天就是骑车、争取不要摔倒,除此以外,脑袋里空无一物。所以我还是把自己重新“放到”波河平原,并要尽快走完这段路,争取早日进入斯洛文尼亚境内。

这几天还有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呢,当然除了美食以外,对了,还有人。这里的人非常有意思,而且很会鼓舞人,这直接导致我偶尔加长了喝咖啡的休息时间。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欢呼:“太棒了!”他们对我的旅行计划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有时这种意大利式的友好太让我受宠若惊。特别是当我遇到意大利年轻人Giaccomo的时候,他竟然花了1个小时的时间,带我走遍了他的村庄。我一再问自己,他亲自带我,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后来,我为我的这种念头感到羞愧,他不需要什么回报,这只是他的友善好客。

快到斯洛文尼亚时,情况发生了逆转。在波尔平原的尽头陡然耸起一座高山,天气骤变,暴风雨即将到来。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只能顶着狂风以每小时8公里的速度前进,然后费尽力气开始在树林边上支帐篷。

一截帐篷桩已经打好,突然一阵风把我的“活动住宅”卷到了天上,帐篷像一条巨龙飞舞着,仅靠这一根桩与地面保持着联系。我决定到旅社里过夜,为了我,也为了我的帐篷。

多彩巴尔干

我所遇到的斯洛文尼亚人让我不由地想起故乡的人们。他们有些拘谨,但对我的行车计划却多持怀疑态度。如果喊他们来帮忙,他们则往往很有礼貌,满怀尊敬。

这个国家看起来井然有序,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看上去,每个人似乎都有事做。无论是在乡村还是在首都,我都有这种感觉。因为斯洛文尼亚的大自然里充满浓绿和陡峭的群山,有些像瑞士,所以该国也有“前南斯拉夫的瑞士”之称。

与瑞士很少发生交集的是克罗地亚。街上又有很多人开始招呼我,一旦我下车小憩,总有人走到我身边,试图与我交谈。对这些人我总是吝于奉献友好的微笑,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与我攀谈。但我所掌握的克罗地亚语,最多不超过50个词,要想应付一段认真的会谈,实在是太难。

克罗地亚人也常常说德语,所以我知道,很多人对当地的经济状况不甚满意。一些人甚至缅怀过去的岁月,回想当年南斯拉夫的强大与富饶。

我问过几个当地人:要是克罗地亚加入欧盟,是否就会转好?没有人对此表现出过大的热情,“对我们农民,有太多的规定和限制,”Tomislav说,他来自萨格勒布(Zagreb)附近。他认为加入欧盟主要是政客们的主意。

在克罗地亚北部的几个斯洛文尼亚村子中,战争的痕迹随处可见。几乎每幢房子上都遍布弹痕。在穿过这一地区时,我感觉阴森恐怖。与之相比,我倒宁愿行驶在狂风暴雨中,抑或在泥泞坑洼的路面上。

Julian Zahnd

Julian Zahnd今年26岁。于2010年秋完成了其政治学及历史学学业。

除音乐与体育以外,他还酷爱旅行,特别热衷于骑自行车。

这位伯尔尼人在最近几年已经骑自行车完成了从萨格勒布-地拉那(Zagreb-Tirana),再从格拉纳达(Granada)-伯尔尼的旅程。

目前的中国之行是他所进行的最长的自行车旅途。

信息框结尾

沿着丝绸之路

想去北京,可以坐飞机,但也可以骑自行车。出于对自由、环保和运动的热爱,Julian Zahnd选择了第二者。

他的朋友Samuel Anrig对于Zahnd的旅行计划“两个轮子前往中国”非常感兴趣。他将从安卡拉开始,陪伴Julian完成全程。

Julian于2011年4月27日从伯尔尼启程。途径意大利进入巴尔干。目前他正在穿过克罗地亚。之后经过保加利亚、土耳其、伊朗、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进入中国到达北京。

全程1.4万公里,途径部分的原丝绸之路线路。

这位冒险家设想的是日行100公里,以期在11月到达目的地。

在那里,他将和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们度过几个星期,并于12月飞回伯尔尼。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