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从怪徒到主流 原生艺术令市场发狂

原生艺术猛然蹿红,令当代艺术市场为之动容。正是因为需求急剧增加,专家和收藏家们开始讨论,那些未经训练的艺术家,何以令原生艺术风生水起。

“首先我要说,原生艺术并非艺术潮流,有一个开头,还有一个结尾,”原生艺术最早、最大的收藏机构- Collection de l'Art Brut的馆长Sarah Lombardi说。

这家位于洛桑的博物馆1976年以法国画家Jean Dubuffet的作品为基础设立,它清晰地诠释出“原生艺术”这一定义-是一种“纯粹的、原生的、由作者创新的、在自我的冲动下产生的艺术行为”。

“最新情况是,原生艺术不再生活在艺术世界的阴影之下,”Lombardi谈到,而且Jean Dubuffet本人,也一定没有预料到现在这种情况。

众多声名卓著的展览胜地,其中包括201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都曾以原生艺术为题主办过活动。现今的焦点是,原生艺术不再以其怪异,而是以其创造力而出名,作为“槛外人”,或者未经雕饰的艺术。它与主流艺术间的隔阂正在逐渐消弭。

“Dubuffet猜测,原生艺术将成为传统博物馆的对立面,而事实刚好相反:艺术世界吞掉了原生艺术,甚至它也被当代艺术市场所接纳,”Sarah Lombardi说,并且回忆起那些在大型商业博览会旁边举办的另辟蹊径的艺术展。

苏黎世一家前商业画廊的分支机构、新开张的Visionnaire博物馆,正是把原生艺术当作了城市、街头艺术的边缘艺术形式。

市场力量之外

令人倍感矛盾的是,Sarah Lombardi说,原生艺术家,当然,他们更愿自称为作者,绝对不会为了钱或者名誉而工作,因此,他们不会对市场期待做出反应。有些人的作品,甚至是在过世后才被发现的。

因此我们的专家要铭记,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她说:“这是我们的推动力”。

不久前由Sarah Lombardi策划的双年展(见画廊),就是一种对原生态艺术收藏角色的纪念,也是丰富的、非同寻常的藏品的展示。

当然,博物馆不能出离于艺术市场,她说:“但我们更愿意走在它的前面”。

至于原生艺术为什么突然受到了重视,Sarah Lombardi说:“它触及到精神的层面,而这正是当代艺术所缺失的”。

(Courtesy Delmes & Zander)

少见的业务

当多家原生艺术博物馆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见相关信息),它们试图独立于艺术主流之外;然而所有的画廊,又在尝试将它们拉回市场,因为画作也是要出售的。

Susanne Zander,Cologne画廊的主人,最近25年间一直孜孜不倦地献身于原生艺术-它应该出离于当代艺术,单独获得赞誉。她借用《纽约时报》艺术评论家Roberta Smith的定义:“概念化的局外人”,来诠释那种艺术家单方面的狂热:他们好像占据了某种媒介,并借助这种媒介用自己的艺术单独创造出整个一个世界。

Susanne Zander认为,“门外”艺术的走俏与世界虚拟化不无关联。“在数码时代,人们对宿根、本真怀有深深向往,”她说,因此她会拿出一半的时间用来寻找“概念化的局外人”。

“给我1000幅作品,我可以马上找出其中最重要的。作品越特别,我就越容易理解,并且可以通过艺术家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即使只有几分钟”。

艺术市场并没有发生显著变化,Susanne Zander说,她一直在收藏同样的东西,“但是,公众的兴趣已大大增加”。而且Zander坚决认为,原生艺术不该受到区别对待。

展览

2013年著名原生艺术展:

伦敦Hayward画廊的《The Alternative Guide to the Universe》。展品来自日本。

       

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在柏林举办的《Secret Universe》系列展,以及抽象艺术先驱Hilma af Klingt展。

       

2013年威尼斯第55届双年展以Marino Auriti作品为基础。

信息框结尾

各有所属

“Jean Dubuffet很棒,但他有一定的欺骗性,而且还有点儿法西斯,”James Brett说,他是英国电影制片商。对Brett来说,对局外人艺术(他尽力避免使用这一定义)的热爱,已经变成了一种冒险,占据了他如今的大部分生活。

2009年成立的“Museum for Everything”-一切皆可收藏博物馆正是基于Brett对所有“未受过训练、毫无目的、未被发现、未被归类的新时代艺术家”的喜爱。

他博物馆的展品,其中大多为本人收藏,已经在伦敦、都灵、巴黎、莫斯科和威尼斯获得一致好评,并吸引了全新的观众群体。

他确信,人们在经济危机时代大量收购现、当代艺术品,这对他的事业颇有帮助,“人们必须重新建立与创造力的联系,”他说。

危险?

随着原生艺术的名气变大,这一概念也经常被偷换,Sarah Lombardi说。

有一种普遍存在的误解,甚至许多画廊和画商,也会将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艺术家,归类于此,Sarah Lombardi说。

这位馆长指出,实际上只有强烈的、完整的表现体系,富有表现力且独一无二,才能被称之为原生艺术,这也是需要天赋的。

而在那些边缘人口中出现天才和创造人才的可能性,和普通人中的一样多,“这样的机会是很少的,”她说。

艺术品所产生的情感作用,给参观者带来震撼的方式,则是评价好坏的标准。“谁也不会一夜之间就变成原生艺术专家,”Sarah Lombardi说。

各国原生艺术博物馆

瑞士

洛桑:原生艺术博物馆(Collection de l’Art Brut);

苏黎世:Visionnaire博物馆(Musée Visionnaire);

圣加仑:Lagerhaus基金会质朴艺术和原生艺术博物馆(Museum im Lagerhaus Stiftung für schweizerische Naive Kunst und Art Brut)。

欧洲

里尔(Lille,法国北部):城市现代、当代艺术及局外艺术博物馆(Métropole Museum of Modern,Contemporary and Outsider Art);

兰德斯(Randers,丹麦北部):GAIA局外艺术博物馆(GAIA Museum of Outsider Art);

Safnasafnið(冰岛北部):冰岛民俗和局外人艺术博物馆(the Icelandic Folk and Outsider Art Museum)。

美国

纽约:美国民间艺术博物馆(American Folk Art Museum);

巴尔的摩(Baltimore):美国前瞻艺术博物馆(American Visionary Art Museum);

芝加哥:直觉艺术和局外人艺术中心(Intuit-The Center for Intuitive and Outsider Art)。

俄罗斯

莫斯科:莫斯科局外人艺术博物馆(Moscow Museum of Outsider Art)。

信息框结尾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