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传统与现代 阿彭策尔庆祝加入瑞士500周年



瞬间就能认出:三个对阿彭策尔奶酪秘密守口如瓶的阿州老先生。

瞬间就能认出:三个对阿彭策尔奶酪秘密守口如瓶的阿州老先生。

(Keystone)

“我们不会泄露我们的密方”-在一个颇受欢迎的系列广告中,三位铁了心的老人夸耀着阿彭策尔奶酪的优点。这个广告利用的,就是与该州相联的某些价值观-传统、热爱家园与牛脾气。

到12月17日,阿彭策尔州加入瑞士联邦就整整500年了。今年一年各种庆典不断,其高潮是一项持续了一整天的特别活动,瑞士现任总统乌力·毛勒(Ueli Maurer)也亲自参加。

“你们以对家园和传统的自豪之情,成为我国多样性的绝佳榜样,”他向与会者说道。

尽管瑞士人为自己的多样性感到欣喜,但对很多非阿彭策尔人来说,瑞士东北部的这个小州却与大多数州不太一样。实际上它是由外阿彭策尔(Appenzell Ausser Rhoden)和内阿彭策尔(Appenzell Inner Rhoden)两个半州组成。

阿彭策尔-一个特例

阿彭策尔是唯一一个被另外一个州(圣加仑州)完全包围的州。

这两个半州的地理划分很奇特,地形勘探局确定的外阿彭策尔州的地理中心,实际上位于内阿彭策尔州内。

它还是唯一一个不享受联邦铁路公司服务的州。那里的铁路服务由阿彭策尔铁路公司(Appenzeller Bahnen)提供,大部分路段都是窄轨铁路。

除格拉鲁斯州(Glarus)外,还只有内阿彭策尔州保留了露天议会制度。这种议会每年举行一次,由全体公民就州里的事务进行投票。

众所周知,阿彭策尔人个头不高。根据苏黎世大学解剖学院的数据,该州男性平均身高为1.761米,比平均个头最高的巴塞尔男性矮了2.8厘米。

阿彭策尔州为自己独特的传统与民歌倍感自豪,这包括各种类型的音乐创作,和精美的男女传统服饰。

信息框结尾

僵化认识

“关于阿彭策尔有很多僵化的认识,比如说我们都是非常内省的人,可我认为这实在是陈词滥调了,”内阿彭策尔州州长丹尼尔·法斯勒(Daniel Fäss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们喜欢一只脚踏住历史,因为传统对我们来说甚为重要,但我们毕竟也置身现代世界。这像在走钢丝,可我相信我们走得非常稳当。”

  

即便如此,形象咨询公司Campaignfit在2013年初发表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许多瑞士人眼里,阿彭策尔-尤其是内阿彭策尔-仍然狭隘而落后。

也许这两个半州还未让人忘记某些过去-在妇女已经取得联邦选举权多年之后,阿彭策尔仍不给予妇女州选举权。内阿彭策尔州坚持到1991年,受迫于联邦法院判决才作出修改;外阿彭策尔州则在1990年接受了这一不可回避的事实。

可是有多少局外人知道,仅4年后,外阿彭策尔州政府内女性比例就平了伯尔尼州的最高纪录?或记得在1999年,内阿彭策尔州提供了曾被选入瑞士联邦政府的第三位女性露特·梅茨勒(Ruth Metzler)?

目前外阿彭策尔州州长玛丽安·考勒-博尔(Marianne Koller-Bohl)碰巧也是位女性。

“当我们终于可以参政议政、加入州政府时,这也许看似春之苏醒。然而不幸的是,今天我看到妇女对政治不再有兴趣。这更令我烦恼,”她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诉说道。

她把迟迟不给女性政治权利的原因归结为传统的力量,尤其是举行一年一度露天议会(Landsgemeinde)的制度,会上由全体男性就州事务举行投票。

“人们担心一旦妇女参加,传统就会失去,”她说。

的确,外阿彭策尔州于1997年废除了露天议会做法,但内阿彭策尔州把它保留下来,男女都可以参加。

至于这两个半州的男性为何会三次否决给予妇女投票权的动议,来自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已在内阿彭策尔州生活了40年的历史学家约瑟夫·昆(Josef Küng)有个略微不同的解释。

“在那个社会飞速变化的时刻,他们拼命要抓住之前‘男性堡垒’最后的一个‘遗风’,”他提到。

阿彭策尔周年庆

2013年12月17日,阿彭策尔州庆祝加入瑞士联邦500周年。

它是联邦最初13个成员中最后加入的一个州。此后在1513年至1798年法国入侵之间,瑞士联邦的版图未发生过变化。

1597年基于宗教原因,该州分裂成为两个半州-内阿彭策尔州(AI)和外阿彭策尔州(AR)。内阿彭策尔州由选择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地区组成,决定改信新教改革宗的地区则组成了外阿彭策尔州。

这一分裂在瑞士联邦其它成员州监督下完成,整个过程和平地进行。

瑞士有6个半州,除内阿彭策尔和外阿彭策尔外,还有上瓦尔登(Obwalden)和下瓦尔登(Nidwalden),巴塞尔城市和巴塞尔乡村。每个州在瑞士联邦院有两名代表,但每个半州只有一名代表。

Rhode(复数为Rhoden)这个古老的词的意思是“地区”,它至少从14世纪起就被用于阿彭策尔州的州名当中,尽管该词已经不再具有官方地位。

内阿彭策尔州首府为阿彭策尔,外阿彭策尔州首府为黑里绍(Herisau)。

信息框结尾

不同思维方式

围绕妇女问题这两个半州有着相似的做法,可它们彼此的差异却可回溯到1597年。

两者因宗教立场而产生分裂:构成内阿彭策尔州的地区仍信奉罗马天主教;而接受新教改革的地区则组成了外阿彭策尔州。与欧洲许多其它地区不同的是,这一分裂是和平和民主的,每个教区可自行决定愿意归属哪个教派。有不同看法的教民可以搬家。

外阿彭策尔州档案员彼得·维兹(Peter Witschi)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虽然表面上看两个州很相似,但在思维方式上却存在“巨大差异”,这与地形特色关系不大,却与宗教信仰密不可分。

昆也认同这种看法。“宗教改革精神激励了外阿彭策尔州的工商业发展,令其变得更加国际化,不过那里也有保守思潮的存在。”

外阿彭策尔州的纺织业可追溯至16世纪。最初只出口到欧洲,后来从大约19世纪中叶起,出口范围扩大到世界各地。

而内阿彭策尔州则基本以农业为主,尽管它也出口些奶制品,可它的市场却相对近得多,只集中在博登湖(Lake Constance)沿岸一带。

维兹解释说,这些差别有连锁效果。

“两百年前,外阿彭策尔州有很多人出过国,无论是去经商还是去出差。结果它比内阿彭策尔州更早创办良好的学校制度。这也很合情合理-如果你的教育标准更好,如果你懂外语,就更容易闯荡海外市场。”

坚持传统,却肯定是这两个半州共有的特色。但在这个大喜之年,甚至该特色有时也带上了现代-甚至国际化-特点,本次跨文化项目就充分展现了这一点。

当东方遇到西方 中国皮影戏诠释瑞士阿彭策尔历史

为了庆祝阿彭策尔州加入瑞士联邦500周年,中国艺术家们也作出了贡献:在苏黎世的阿彭策尔博物馆(Haus Appenzell)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中国皮影剧。 (R.Rossello/J.Hunt,瑞士电视台 Tagesschau)

要不要统一?

无论有怎样的差异,参加特别庆典的许多演讲者都高兴地看到,两个半州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为周年大庆携手合作。

不过,内阿彭策尔州议员露特·科曼伯夫(Ruth Corminboeuf)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透露,近2、30年来,这两个半州的关系日渐亲密。

“我们变得更加开明,也意识到合作是件好事。而且我们必须合作,因为我们太小了。”

那么,一个统一的阿彭策尔州会不会重现?1597年拟订的分立文件最后一款写道:“分裂状况持续时间的长短只按双方的意愿。双方可以在任何时候重新统一。”

内阿彭策尔州吕特(Rüte)地区的副主席汉斯彼得·科诺普菲尔(Hanspeter Knöpfel)自己就是两州统一的体现:他在外阿彭策尔州长大,那时人们还觉得另外那个半州“远在天边,与我无关”,他在结婚后迁到了内阿彭策尔州。

当被问及政治统一时,他却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合并。也许我们应该利用起某些方面的协作,可我们已经在这么做了。唯一的好处可能在于,成为一个完整的州在与瑞士整体的交往上会更加有力。此外我们并没有这种需要。作为邻居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

阿彭策尔州今日经济

内阿彭策尔州

农业仍占重要地位,总人口的16%从事农业工作。

工业领域从业人数比例接近三分之一。

服务业从业人数比例刚过一半。

 

外阿彭策尔州

农业从业人数占工作岗位总数的近8%。

刚过三分之一的劳动力从事工业、能源与建筑业。

服务行业雇佣人数占劳动力的比例超过58%。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