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生短缺 "急招":年轻的老年病医生



由于瑞士人平均寿命在增长,老年医学成为颇具前景的医学专业。

由于瑞士人平均寿命在增长,老年医学成为颇具前景的医学专业。

(Keystone)

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人们越来越需要医治老年病症的医生。然而跟神经外科或心脏病比起来,老年病学实在不够起眼,老年病医生这门职业也很难吸引到新鲜血液。

伯尔尼大学医院重症病房内非常繁忙。护士们一边查看监控器,一边为连到嘀嘀作响的机器上的患者们更换绷带。一群群医生则在病床间走来走去,传达着信息,每天这样的交接有三次。

全部51个床位中,一般40-45个都住着人,跨学科中级护理病房的主治医师斯蒂芬·雅各布(Stephan Jakob)透露。而且病房内患者的平均年龄正在提高。

“10年前这里的平均年龄刚过60岁,”他介绍说:“现在则是65岁,而且年龄跨度很大,最高的为90-95岁。此外有些医疗手段,例如器官移植、中风的侵入性疗法、人造心脏等,若是在10年前,我们是不会用于老年患者的。如今由于患者年龄在增长,这些医疗手段也更多被用于这些患者,他们住院的时间也比年纪较轻的患者更长。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床位。”

衰老者的需要

影响老年人的很多问题开始时,正是人们还不觉得自己老的时候。根据《瑞士健康观察》(多语)外部链接的数据,每5名瑞士居民中,就有1名到50岁时便已同时患上两种以上慢性病。2012年,75-84岁的患者群占瑞士各急症护理医院患者总人数的五分之一。而在英国,患者的平均年龄(英)外部链接超过80岁。

瑞士老年病学会(Swiss Geriatric Society)会长、圣加仑主治医师托马斯·明瑟尔(Thomas Münzer)指出,治疗老年人需要特殊的知识。“他们大多有3、4甚至5种医疗问题,需要非常小心地处理。我们得了解衰老生物学的信息,也必须知道,老化的机体跟年轻机体的运转方式也不一样,”他表示。

培训新医生

老年人的医疗护理要求特殊的知识或技能,这些必须通过学习获得,伯尔尼大学医院老年病科负责人安德烈阿斯·施杜克(Andreas Stuck)解释道。

未来的医生首先需要学习病症体现在老年人身上的特殊方式。他们还得学习如何沟通,要考虑伦理问题,例如“是否该为90岁老人选择配合强刺激性治疗方式的主动护理,还是缓和的止痛疗法”。因此,他们得有具备老年患者诊断与疾病处理的专门知识与技能,施杜克强调。

为便利医学生所学老年病学知识的标准化,施杜克和一群欧洲科研人员收集了来自29个国家的49位专家的意见,共同编撰了一个十点《最低要求清单》(英)外部链接,对医学院毕业的新医生应具备的知识与技能作了规定。这项发表于2014年3月的研究总结道:“鉴于各医学院校在老年病教学方面的巨大差异,要实施这些要求需要付出很大努力。”

而且不光是年轻的医学生得学习怎样对待老年患者:医生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也必须服务于老年患者的各种需要,施杜克指出。

专科医生还是普科医生

老年病医生,即专门治疗老龄群体的医生,可在多种环境下工作,从医院护理到家庭护理、长期护理,以及晚期护理。他们还参与老年病护理与老年病学教育的监督工作。

瑞士医学联合会(Swiss Medical Association)会长约尔格·施鲁普(Jürg Schlup)指出,要求由老年病学家来主持大学医院老年病科很合情合理。但明瑟尔透露,就在2014年前,还不是每个医学系都有老年病学教授,“所以在培训教育方面,我们落后得还很多。”

在瑞士,护理老年人的不只是老年病医生。“老年人保健护理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由家庭医生、住院医师和负责治疗老年人的专家医生提供的,”施杜克介绍说。因此“无论你选择哪一科,作为培训的组成部分,你都需要老年病方面的专门培训,这种培训横跨从本科到研究生的各个阶段。”

瑞士医生短缺

然而由于瑞士全国都缺医生,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护理就变得更加复杂。

“医生的短缺源自我国四个的主要发展状况,”瑞士医学联合会的施鲁普透露。

“首先,医学生人数太低;其次,随着人口老龄化,对医疗的需求也不断增长;第三,兼职医生的人数在日益增加;第四,2005年起医生的每周法定工作时间也从60小时降到50小时。”

据施鲁普透露,目前瑞士的医生队伍中,有三分之一是从海外聘用的,十年后这个比例预计会增至50%。

“幸亏有这些外国医生,我们还应付得过来,”施鲁普说道:“可是出口医生的德国,现在在努力召回这些医生。没有他们我们的医疗系统就无法运转。”

各医科专业已在使出浑身解数,吸引足够的年轻医生。施鲁普指出,“如果你在外科、内科或皮肤科工作”,招生“竞争已是白热化”。这意味着老年病专业的潜在考生人数更少。

谁会选择老年病专业?

“我们在拼命寻找对老年病专业培训感兴趣的年轻医生,”明瑟尔表示。

可如今的医学生“想成为运动医学医师、眼科专家、神经外科医生或者别的什么,”他解释道:“没人会说‘我想成为老年病医生’。但我认为,有些人是后来在工作中做出的决定。”

吉安娜·内格里(Gianna Negri)是伯尔尼齐格勒医院(Ziegler hospital)老年病科的一位年轻助理医生,她称自己还未决定是否成为老年病医生,但她喜欢跟老年患者打交道。

“许多年轻医生觉得老年病不够刺激,”她说道:“可我完全不同意。我不觉得它无聊。我们遇到过很多极具挑战、活动丰富的日子。”

“我认为自己拥有世上最有意思的职业,”施杜克感叹说,他在上世纪80年代选择了老年病科。

明瑟尔也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感到满意。

“跟心脏手术或神经手术相比,它没有那么惊天动地,”明瑟尔指出:“靠它你也赚不了大钱。而且你治疗的疾病没那么令人眼红,不过是痴呆、体弱、跌跤、骨折和骨质疏松等症。”

可是,治疗老年人“既有趣又美妙”,他表示。每一位患者都不一样,每一种治疗方法都很独特。“况且若是看看数字,实际上这才是未来的领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