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向安吉丽娜·朱莉看齐

安吉丽娜·朱莉和她的埃塞俄比亚裔养女Zahara

(Reuters)

一项调研发现,即使在瑞士这种传统的平等社会,社会地位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不过人们追求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地位象征。安吉丽娜·朱莉这类明星所宣扬的环保问题和拯救世界的观念现在更加流行。

苏黎世(Zurich)的圣爱都特维勒学院(Gottlieb Duttweiler Institute,简称GDI)在瑞士和德国进行了这次调研,并于5月26日将结果公布与众。

“瑞士人和德国人从小就相信人人平等、机会均等,”GDI的科研主任凯伦·弗里克(Karin Frick)告诉swissinfo。“与英、美、法等国人相比,他们对地位的意识要淡漠一些。”

然而这种情形正在发生改变,受调查者中的绝大多数明确表示,地位正在变得更重要,未来它还会继续起支配作用。

不过调研却发现,与20年前相比,人们所“嫉妒”的地位象征已发生很大变化。

“在重要地位象征的列表上,健康占了首位,之后是才能和语言能力。幸福的家庭生活和伴侣关系也高高居上。拥有高薪和名车这类象征只占到第7位,”弗里克解释说。

GDI认为,这是因为人们不再以传统的地位象征来划分人群。举例来说,名家设计的时装也可在大众化服装连锁店H&M里买到。

一些价值观念,如健康,常常与富有和美丽联系在一起。但这并不是全部。

安吉丽娜一类人

“我们还看到,当那些超级富有的人想表现得与众不同或提升名誉时,他们就参与环保或公平贸易,”弗里克表示。

“比如所有那些为发展中国家进行游说,或收养那里儿童的明星们,”她补充说。

最近的这类高调人物包括演员安吉丽娜·朱莉和歌星麦当娜,前者收养了3位分别来自亚洲和非洲的儿童,而后者的一个养子来自马拉维。

“一个人要想得到尊重,他就必须为这世界做出点什么,”弗里克注意到。

调研结果显示,这给大家增加了压力,因为人们不仅要努力赶上邻居,还得向“朱莉”们看齐。

当人们开始为自己的地位感到没有把握的时候,压力水平就会进一步上升。特别受其影响的是中产阶级。

“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子女被送进私立学校受教育,这在瑞士和德国都还是新鲜事,”弗里克向swissinfo的记者透露。

地位歧视

不过,对地位的更多关注也意味着更多的歧视,GDI的调研指出。50多年前,“富裕阶层”(jet set)这个词专指那些付得起飞机旅行的富翁。

如今一张机票的价钱可能跟打车去机场的出租费差不多,弗里克说到。结果就是,各企业寻找新的方式以求做到独家性,例如机场VIP休息厅或限量版产品。

调研报告的作者警告说,在一个仍推崇平等和可持续性的社会里,这种做法“并非没有危险性”。

尽管受调查的这两个国家看来非常相似,但与瑞士人相比,德国人更重视名车、高薪等外在地位象征。

的确,来到瑞士的游客常常为其不露富而感到惊讶-虽然它是世界是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却从各方面看不到奢华的迹象。

弗里克认为瑞士人倾向于掩饰财富。这里没有贵族,民主观念流淌在瑞士人的血液里,她补充道。

“瑞士不喜欢有人太独树一帜,所以总会尝试扯平,”弗里克指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Isobel Leybold-Johnson

圣爱都特维勒学院

圣爱·都特维勒(Gottlieb Duttweiler,1888-1962)是瑞士最大零售商Migros的创建人,他以自己大胆的理念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塑造了瑞士经济的历史。

1962年,秉着建立一个独立的经济社会学研究机构的目的,他为圣爱都特维勒学院奠定了基础。

圣爱都特维勒奖每年颁发一次。今年它将被授予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颁奖仪式将于9月举行。

信息框结尾

地位焦虑

瑞士裔哲学家艾伦·狄波顿(Alain de Botton)在自己的畅销书《地位焦虑》(Status Anxiety)中对地位问题进行了研究。该书主题是关于人们要爬上社会阶梯的愿望和在意别人对自己看法的担忧。

现居伦敦的狄波顿称,这种焦虑是一个民主和外表平等的社会无法避免的副作用。

他认为解决方案只能在艺术、哲学、宗教或仅仅采纳波西米亚生活方式中找到。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