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图片档案 瑞士的视觉记忆: 是奢侈也是必需

建立档案,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能够让人顺利找到要找的资料。

建立档案,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能够让人顺利找到要找的资料。

(swissinfo.ch)

瑞士拥有海量的摄影资料,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是,如何永久保留这类文化遗产,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用(纸质)传统形式和数码形式来双份存档-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除了技术因素以外,还牵扯到政治意愿和经费来源等问题。

瑞士资讯图片编辑部的Christoph Balsiger指着放在扫描仪旁边的一箱玻璃底片说:“这些都是我祖父拍的照片,他在Grindelwald当牧师,当然已经是快一百年前的事儿了。”Balsiger一边小心地整理底片,一边说:“照片里有肖像、花卉、风景、山峦... 我能认出来这是艾格峰,其他的... 就不清楚了:这些底片大多都没有注释。” 这些底片到底是不是宝贝?

 

温特图尔瑞士摄影基金会的策展人Martin Gasser透露,摄影爱好者的老照片“几乎分文不值,因为它们差不多都是千篇一律的无名肖像或风景。从第八类艺术(有艺术分类将摄影归于第八类艺术)形成初期开始,很多瑞士人就置备上了摄影器械:工具上的普及也带来了大量工业性作品的出现,使摄影成为了一种通用语言。”

更何况,还有专业人士的作品,尤其它们是发表于媒体的图片。最近几年,得以发表的专业作品不如以往丰富了,但是瑞士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记录:在上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间,仅媒体集团荣格(Ringier)一家企业就有700万张存档照片。

这笔巨大的视觉财富最终分流到图书馆、博物馆,还有... 家庭储藏室。专业人士的作品都得不到长久收藏,摄影爱好者的图片就更不用提了。

荣格集团-瑞士20世纪的记忆库 媒体档案是个宝藏

荣格集团-瑞士最大的媒体公司-将其从上世纪30至90年代所拍摄的700万张图片资料托付给了阿尔高州。新闻摄影师Siegfried Kuhn向我们透露了一些其经典作品的幕后故事。 荣格集团正式建立于1959年,之前它收购了Arnold Theodor Pfister ...

保留还是丢弃 ?

Martin Gasser 介绍道:“很多个人向我们推荐他们的收藏。我们通常都是拒绝,但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建议,帮他们决定,这些照片是保留、丢弃或是…送到跳蚤市场出售。我们会保留一些有意思的图片(比如,一战时一位工程师拍摄的、少见的专业图片),但很少接收整套收藏。”

如果是专业摄影师的图片,那么筛选会“让人十分纠结”。Martin Gasser补充道:“我们的使命是保存19世纪到20世纪末的胶片摄影。我们努力收集重要题材和著名摄影师的作品,另外也关注对瑞士各地具有特别意义的照片。”

基金会藏有逾百万玻璃底片、胶片、幻灯片、相片,等等;为了延缓时间造成的老化和化学物质的腐蚀,它们全部保存在特定的温湿度环境中。其馆长特别指出:“10年来,联邦文化局大大加强了对我们的支持力度,但相对于我们的需求来说,这也只是杯水车薪。”

自动复制

Digital Humanities实验室是巴塞尔大学专门研究数字人文的机构。该实验室研究对象是:照片、文字、多媒体以及科研报告等各种资料的长期归档。

其突出成果:一项可自动复制大量数据,并形成无限、永久性档案库的工作流程。Lukas Rosenthaler受瑞士科学院委任负责该项研究,他说: “技术还有硬盘,这些都不用花钱。贵就贵在数码化的工作,因为工作要十分精细。”

目前系统处于实验运转阶段,研究员们希望“该体系在5年内可正式运行”。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该成果将降低兆兆字节(50万张照片)的价格,目前的年价介于500至3000瑞郎之间(包括存档过程、安全性保障等所有服务)。而自动化实现以后,该价格会降低到50至250瑞郎。不过Lukas Rosenthaler明确说道:“这只是一个估价。”

信息框结尾

数码图片是“另一个行当的事儿”

基金会特别精挑细选了一部分图片,以进行数码化。但对于Martin Gasser来说,这不是工作重心。他说:“首先要做的是保存好原件,虽然其中的九成在今天已不太为人所关注了。未来又会怎样呢?难点在于,选择哪些照片去保留。”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因为这一存档工作需要双重费用:将图片扫描进数字服务器,这并不意味着不再保存原件。

建立数码档案,这属于电脑领域的工作。为了保险起见,扫描的图片要同时在两处存档。但是,因为软件标准和电脑系统的不断更新,数码档案也要定期“搬家”(大约每五年一次)至新的服务器。瑞士摄影基金会认为这是属于“另一个行当的事儿”,所以将目录数码化的工作委托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PFZ)的图书馆-照片就由该图书馆存入基金会的电子图片库。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档案馆负责人Nicole Graf明确说道: “技术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但是,我们还得给这些照片编辑元数据,将其归类,以便于今后查找。”

确实是这样,尽管技术和设备是免费的,但是对图片资料进行档案整理需要很大的投入。Martin Gasser 透露:“信息工程师们常说,每兆兆字节(500’000张图片) 的年价越来越低,但是,最困难的是,如何识别这些图像,并将它们长期归类。要不然,就会像很多家庭照那样,人们事后就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工作应该交给专家来完成。”

分散的路线

在整个国家范围内,如何处理这成千上万的图片?事实上不存在真正的分类档案-纳沙泰尔图片修复学院的院长Christophe Brandt遗憾地说:“未来几年内的最大挑战是回归胶片,因为通过胶片来整理图片无需很多技术手段:只要有光源和放大镜,我们就可以读取胶片上的信息。”

联邦政策

自2012年1月1日鼓励文化发展的法律生效以来,联邦文化部向位于温特图尔的瑞士摄影基金会提供每年125万瑞郎的经费,以加强图像资料的建档。

联邦政府也参与了所谓“政治记忆” (mémopolitique)的项目-它不仅涉及照片,还包括所有瑞士的试听资料财富:摄影、录音、电影和视频。

联邦政府对Memoriav协会的支持体现于财政上的补贴。Memoriav协会1995年由国家图书馆、联邦档案馆、听觉资料馆、电影电视资料馆、瑞士广播电视集团、联邦通讯局(自1998年起)和瑞士图片保存研究所共同建立。

在Memoriav协会的网站上,有13家瑞士档案单位的 8万多部视听资料。

Memoriav协会的年经费为350万瑞郎,其中310万来自于联邦政府,其余部分由瑞士广播电视集团和协会成员赞助。在全部经费中,60万瑞郎用于摄影图片的存档。

除此以外,图书馆、档案馆、以及联邦和各州下属的博物馆也要负责摄影资料的建档。

(资料来源:联邦文化局及Memoriav协会)

信息框结尾

当然,也还要继续扫描底片,以便将其归档。Christophe Brandt院长也是国家视听资料保护推广组织Memoriav的成员,他继续解释道:“和所有国家一样,瑞士将开始使用长期服务器。”

不过,Christophe Brandt 有他的质疑:“谁都只关心自己的小摊子(比如,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联邦档案局、Memoriav组织,还有我们的学院)。这只是几家独立供应商,没有一个核心的系统。我们大家都很清楚,这样的状态过于分散,但是,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在统一的基础上工作吗?又应该选择怎样的基础呢?”

让人头疼的新闻照片

多媒体档案专家、Coire 实用科技学院的教授Edzard Schade认为,政治因素大于技术问题。他说 :“ 联邦应该担当更多的责任,以鼓励建立真正的国家相关政策。财政来源有的是,我们(包括很多个人)并不吝于将资金投入于信息社会的建设。关键是行动要快,因为问题正在趋于严重化。”

原则上,Nicole Graf并不担心专业摄影师作品的存留问题,但她认为:“对于浩如烟海的新闻照片档案,工作还要从头做起。这些新闻照片既是瑞士的历史,也是百姓生活的珍贵见证。”

Nicole Graf还提到阿尔高州档案库里存放的荣格集团的巨量图片资料。她说:“虽然建立了一个专门工作组(我是成员之一),但是这些资料还是面临丢失的危险,因为联邦至今没有确认其是否为文化财富,是否值得支持。”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