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圣体葬在哪里 圣诞老人原型骸骨之争

(akg images)

很多人都知道,圣诞老人的原型其实是圣徒-尼古拉。尼古拉的股骨自1506年起,就藏在瑞士弗里堡的大教堂里。然而如今,土耳其却希望索回尼古拉的骸骨。

900多年来,大部分圣尼古拉的骸骨保存在意大利。这位公元4世纪的圣徒,在意大利是圣诞老人的原型。意大利南部巴里(Bari)的商人,将骸骨从土耳其的米拉(Myra),现今的Demre(代姆雷),带到了意大利。

2009年土耳其文化部长宣布,希望将这些尊为圣体的骸骨迎回土耳其。土耳其考古学家Nevzat Çevik就此提出新的观点,并在瑞士和国际媒体掀起轩然大波。

然而,Çevik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解释说,这只是一个试探气球,他建议巴里将属于代姆雷的白骨归还。

“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教皇、意大利其他人或梵蒂冈做出回应。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一旦知道教皇的态度,或许我也会向他寄一份材料,”Çevik说:“当然我想,他们是不会想归还的”。

修道院之谜 寻找圣十字教堂里流失的圣物

跟随一部过去的纪录片,在米施泰尔(Müstair)的本笃会圣约翰修道院(Benedictine Convent of St John)里,考古学家们着手寻找(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戴的)荆棘冠上的荆棘以及圣十字架碎片。他们没有找到这些,却发现了另一件完全不同的圣物,从而也就改变了探索方向。 ...

媒体炒作

Çevik没有谈到藏于弗里堡的圣徒股骨,但他提到:希望有一天,完整的骸骨会被归还到德姆雷。

弗里堡圣尼古拉斯大教堂的修士Claude Ducarroz,受到了记者们的追问,“他们的这个要求,并不让我感到震惊。但答案是明确的:不行,”Ducarroz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基于三点,圣体应该保存在它现在的地方:“它是大教堂宗教遗产的一部分。对这个城市的传统来说,圣尼古拉斯是非常重要的:圣体是他在弗里堡神秘出现的见证。最后,这还有历史意义:装有圣体的圣物箱于1514年造就,对人来说,这也很重要”。

但对Çevik来说,一个500年的传统,或者说,在巴里(Bari)一个900年的传统,并不重要:“时间不值一提,重要的是真实性”。

圣体崇拜

中世纪时盛行圣体崇拜。无论是圣髑还是圣物箱,往往都是艺术品。那时几乎所有教堂神龛都有圣物。

圣体在欧洲间流通,往往是宗主出于政治目的而相送的礼物。

Julian II教皇力主将圣尼古拉斯的股骨送往弗里堡。届时弗里堡和瑞士其他州一样,参与了意大利的战争,也是一只重要力量。

信息框结尾

什么是圣体?

圣体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是信徒们总是在质疑的问题。“它的真实性,永远是一个重要问题,”宗教历史学家Othmar Keel对瑞士资讯说:“只有真的圣体,才能让人们和圣徒建立一种联系”。

  

他认为真假之间,有明显的区别,一个是可以产生直接联系的;另一个只是一种纪念,就如同照片:“纪念是对知性的呼唤;而圣体则是对心灵的呼唤,人们要能触摸到他们”。

Ducarroz认为,这也不是绝对的:他希望遗骸是真实的,尽管他也承认,圣尼古拉斯圣体的真实性,可能不是百分之百的。

“有些人会说:这证明圣尼古拉斯是真实存在的。这遗骸可能不是圣尼古拉的,但当我看到它时,我就会相信人们所说,他是真实存在的。但我对此的看法,可能更有些西方化,我会说:当我看到它有真实的佐证时,我会更容易相信它、崇拜它”。

西方基督徒对圣体崇拜并不太热衷,但东方则不同,在东正教里,圣尼古拉是很受爱戴的。很多去弗里堡朝圣的人,都是俄罗斯东正教派的。

“对他们来说,圣体的真实性并没有那么重要。他们只需要让圣尼古拉斯以某种形式存在,这就足够了。不久前,教堂司事向一群俄罗斯客人展示了圣体。他们跪下,祈祷并唱了半个多小时的颂歌。西方教会的人,绝不会这样做,”Ducarroz说。

圣尼古拉或圣尼古拉斯

圣尼古拉是米拉的主教,米拉现位于土耳其。他卒于4世纪中叶。当时这一地区受控于拜占庭。

据传,1087年,他的一半遗骨由南意大利的商人取走。另一半被威尼斯人带到了意大利。

其股骨于1405年被送往Hauterive修道院。之后1506年,被送至弗里堡天主大教堂。

在很多西欧国家,圣尼古拉斯是与礼物连在一起的。在瑞士天主教区,大部分将12月6日定为圣尼古拉斯节。当天在弗里堡,圣徒尼古拉斯会赶着驴走街串巷,把礼物分给孩子们。

在世界其他地区,他的名字还是圣诞老人、Samichlaus、Saint-Nicolas或Santa Claus。

信息框结尾

哪里是圣尼古拉斯的家?

有批评家认为,土耳其提出这样的请求,纯属为了商业目的。但Çevik否认道:“我们不需要圣尼古拉斯的遗骨来壮大我们的旅游业。游客总归是要来的。”大部分德姆雷的游客是俄罗斯东正教的朝圣者,他们在博物馆里面对着空空如也的坟墓祈祷。

但对Domherr Ducarroz来说,很明显,圣体属于教堂。“把圣体从这里拿走,然后放在一个没有基督内涵的穆斯林国家的博物馆里展出,这毫无理由”。

他认为,博物馆的这个想法很有意思,他们要以“伟大的米拉市民”的身份进行庆祝。他愿意与之合作,例如寄上文件的复印件等等,以此显示圣尼古拉斯对弗里堡的影响。

他强调说,尼古拉斯的圣体并非是从穆斯林手中偷盗而得。它们从来没有出现在穆斯林人的手中。

Çevik的意见正相反:“在圣尼古拉斯的时代,还没有穆斯林。他在传播上帝的福音,阿拉的话。由此,他对穆斯林来说也很重要。欧洲那时还鲜有基督徒。他们在这个国家建立了早期基督的世界,并传到了欧洲”。

另外一个论据,尼古拉是基督圣徒因而属于基督世界,Çevik也不认可:“对我来说,他是一个伊斯兰圣徒,因为伊斯兰和基督教界拥有同样的上帝。如果我们可以问尼古拉的话,我相信,他一定会愿意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墓穴中”。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