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黑彼得"的境遇并未殃及瑞士的Schmutzli

你需要留意的人在右边 Ex-press

将礼物分发给小朋友们可是件大事,然而圣尼古拉(St Nicholas)选的随从此时却引发了争议。荷兰黑色面孔的黑彼得(Zwarte Piet)引起了联合国的关注。在瑞士一些地区,人们看到的面相凶狠的圣尼古拉随从的形象与之相似。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12月06日 - 09:44
Terence MacNamee于库尔,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基督降临前(Advent)第一个星期日的夜晚,人们都出来观看传统的米拉的圣尼古拉(St Nicholas of Myra)的到来。在瑞士东部的库尔(Chur),当地人称之为圣诞老人(Samichlaus)。

许多圣诞老人及其助手-人们称之为Schmutzli(意思是“肮脏的家伙”),聚集在大教堂前面,然后举着火把在城中游行。按照当地传统,Schmutzlis的脸被涂成黑色。

库尔当地团体的负责人Marcel Leupi介绍说,他召集到约二、三十对圣诞老人及其随从Schmutzli,12月6日这一天,他们将为小朋友们送去礼物。家长们告诉孩子要乖,否则Schmutzli不仅不给他们礼物,还会留下煤灰,或者用鞭子打他们的屁股,甚至把他们装到麻袋里扛走。

游行过程中,沿途道路两旁的孩子们看上去都很开心。有人认为Schmutzli的外表会吓坏孩子,一位名叫Roland Conrad的Schmutzli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戴着主教法冠扮成圣尼古拉的Christian Foppa和他的随从Schmutzli却对此表示同意。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去一户人家,那家的孩子们就有点害怕。”Foppa回忆说,“我身边的这位Schmutzli当时看到地板上有台玩具拖拉机,就问是谁的,一个小男孩回答是他的。Schmutzli告诉他,他自己开一台大大的拖拉机,气氛马上就变得融洽了。”

Foppa接着说,Schmutzlis这一形象必不可少。“没有Schmutzlis,圣诞老人就不那么重要了。”他会心地笑着说。

瑞士的圣尼古拉节

米拉的主教圣尼古拉,是孩子们的守护神,12月6日,在他的节日当天或者前夕,圣尼古拉就会为孩子们带来礼物。陪同他的还有其随从,德语叫Schmutzli,法语叫Père Fouettard(意思是“鞭子老人”)。

除了要带一个随从之外,圣尼古拉还坐着马车或者赶着驴车,如今,他们更可能是将车停在路边,步行而来。他背着一麻袋桔子、干果和各种糖果,还有一本厚厚的帐簿册,上面记载着孩子们一年中的表现好坏,圣尼古拉可以参考这些记载来对孩子们进行奖惩。

孩子们从没见过圣诞老人在送礼物的时候出现,其存在有时也受到了小朋友们的质疑,与圣诞老人不同的是,圣尼古拉和Schmutzli则亲自给瑞士孩子分发礼物。

这一习俗在全国各地随处可见。很多地方还设有当地的圣尼古拉俱乐部,那里的会员们装扮成圣尼古拉,到各家各户、幼儿园等地给小朋友送礼物。人们也可以打电话预定。很多扮成圣尼古拉的人都明确保证不会让孩子们受到惊吓。

到底圣尼古拉和Schmutzli什么样子,这要取决于当地风俗。在信奉天主教的地区,圣尼古拉看起来像个主教,头戴主教法冠,手持主教弯杖,身着红袍或者白袍;在信奉新教的地区,则更多是身穿红袍、戴着兜帽的形象。Schmutzli常常穿着像方济会修士们穿的棕色衣服,头上戴着一个头罩。他留着像圣尼古拉一样的大胡子,在有些地区,他的脸被涂黑了。

End of insertion

负面形象

近来,随着充满暴力和血腥的童话故事《格林兄弟》(Brothers Grimm)及其他儿童传统人物形象被大打折扣,Schmutzlis也不得不改头换面、重换造型。现在,他以圣尼古拉善良温和的随从形象出现,分发礼物。

与其对应的荷兰传统中的人物形象黑彼得(Zwarte Piet)撞到了政治枪口之上。批评家们说,这一形象体现了种族主义,明显贬低了不堪回首的荷兰帝国主义旧时代的黑人奴仆或者奴隶形象。捍卫这一传统的卫士们则声称,他的黑色面孔是因为他从烟囱里爬出来给孩子们分发礼物,但是,他的整个装扮奇丑无比,这点让人一目了然。

上个月,荷兰的一些人权专家呼吁,就该人物形象是否对非洲人及非裔进行了负面刻板形象的定型,政府应该促动愈演愈烈的全国辩论。

在联合国公布的一份出版物中,专家们指出:“很明显,许多人,尤其是生活在荷兰的非裔,认为黑彼得这一形象基于令人难以接受的、根深蒂固的殖民主义观点,他们认为这是对种族的歧视并具有侮辱性。”

“事实上,随着围绕黑彼得展开的辩论日益激化,非裔声称,他们遭到的种族歧视及受到的奚落更多了,我们应该对此进行谴责。”专家们指出。

关于如何对传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专家们呼吁政府推进荷兰社会“公开辩论,提倡各团体就这一传统达成共识,并确定听取各方意见的步骤。”

这一议题在加拿大也引起了反响。夫人是荷兰人的一位加拿大政治家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对情绪,因为他在推特网(Twitter)上张贴了自己和黑彼得的合照后又将其删除了。

欧洲的圣尼古拉

在欧洲许多国家,圣尼古拉会在12月6日这天出现,但是在荷兰和历史上的佛兰德斯,这一风俗尤为盛行。圣尼古拉乘船从西班牙漂洋过海而来,在12月6日前一周为孩子们分发礼品,陪同他前来的还有他的忠实伙伴黑彼得。

今年,黑彼得激起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工作小组的愤怒,理由是其代表了种族主义的刻板形象。有报道称,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对此不屑一顾,他说,“黑彼得是黑人,我们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荷兰语中圣尼古拉被称为“Sinterclaas”,似乎是美国版圣诞老人的原型,纽约曾是荷兰的殖民地,也就是过去的新阿姆斯特丹,通过这一途经,圣尼古拉传到美国,演绎了圣诞老人的传统。

圣尼古拉也会出现在德国的大部分地区,德国人将Schmutzli称为Knecht Ruprecht(亦或是某种当地叫法)。Knecht Ruprecht也会在圣诞前夜到来,代表圣婴(Christ Child)留下礼物。

在南欧,通常在圣诞节的第十二天,也就是主显节(Epiphany),孩子们会收到礼物;在西班牙,给孩子们送礼物的是三贤士(Three Wise Men);在意大利的大部分地区以及瑞士意大利语区,则是贝法娜(Befana)-一个骑着扫帚的女巫来给孩子送礼物;而在希腊,1月1日圣巴西尔(St Basil)节的当天,由圣巴西尔给小朋友们送礼物。

End of insertion

传统意识在淡化?

卢塞恩的民俗学者Kurt Lussi看来,瑞士版凶恶的圣尼古拉随从的黑面孔和种族主义无关。“白色象征着神圣和完美无瑕,与白色恰恰相反,黑色象征着邪恶和一无所获。”他解释说。

然而,正如Lussi指出的那样,Schmutzli在德语中最初的意思不是“肮脏”,而是“油腻”。在古时,Schmutzli的脸上被涂上油脂和烟灰。如今,Schmutzli不必再是黑脸,对于Lussi来说,整个传统都在淡化,现在的圣尼古拉的形象“被可口可乐广告和米拉圣人的形象平分秋色了。”

我们再回到库尔,扮成Schmutzli的Roland Conrad说,Schmutzli与黑彼得的不同之处是,黑彼得是来自西班牙的摩尔人,因此人们更可能认为他是黑人。

当被问起Schmutzli来自何方,为什么他的面孔是黑色的时候,Conrad和装扮成圣诞老人的Foppa这样娓娓道来。

一种说法是,Schmutzli是个在库尔山上树林里打柴的樵夫,也是个烧炭者。有一年12月6日的夜里,圣尼古拉的麻袋漏了个洞,里面装的所有桔子和干果都漏掉了。但是Schmutzli在雪中发现了它们的踪迹,并把它们都收集到自己的袋子里,因此这一天孩子们还是收到了礼物。

另一种版本是,人们躲着Schmutzli,因为他的面孔是黑色的,并且在林中独居,这令人感到害怕。圣尼古拉为他感到难过,因此邀请他来做帮手。

温顺的Schmutzli

在瑞士,教派不同传统也不一样:在信奉天主教的地区,圣尼古拉是个戴着主教法冠、手持主教弯杖的主教;而在奉行新教的地区,该传统在19世纪才重新开始流行,圣尼古拉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天主教的圣人(宗教改革者们将其废除),而是个世俗形象。

Lussi认为,在中欧,圣尼古拉和Schmutzli则可以追溯到基督教以前的神话。圣尼古拉是被基督教化的沃坦神(Wotan),是骑着白马的冬天暴雪之神,穿过冬天的原野,引领许多未得到救赎的死者们去极乐世界,而Schmutzli是他的随从。这也就是为什么圣尼古拉能够鉴别人的好坏的原因–因为沃坦神是生死判官。

现在出现了淡化Schmutzli这一形象的趋势,Lussi对此表示赞同,“荷兰对黑彼得的争议体现了总体趋势的一个方面”,其目的是为了净化古老的民俗。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稀释Schmutzli形象中令人恐惧的部分,他在逐步退化成圣诞节小丑的形象。

Lussi记得在孩童时代,那时的Schmutzli更让人害怕。他母亲记忆中的Schmutzli更是令人生畏,她给儿子讲述了自己被塞到麻袋里的故事等等。“如果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就要受到违法指控,心理专家也会介入。”他轻声笑着说。

然而,“孩子们在看到圣诞老人和Schmutzli到来时,你会看到他们的眼睛在发亮,似乎他们根本就不害怕,反而是家长们有些担心。”他补充说。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