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之春? 女性天主教徒对新教宗的期待

传说9世纪时曾有一位让那女教皇(papesse Jeanne),未来是否还会有女教皇出现呢?

传说9世纪时曾有一位让那女教皇(papesse Jeanne),未来是否还会有女教皇出现呢?

天主教女信徒在教会中起到的作用正在日益加深。虽然她们角色的重要性未得到公开承认,但她们希望这种情况能在新教宗的领导下有所改变。

在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简称“梵二会议”)召开50年后,大会所许诺的根本性改革和女性在教会中的平等地位仍然未能实现。然而情况并非一成不变,至少在瑞士天主教会内,女性已掌握主动,担负起各教区的重要职务,填补了神父的短缺。

的确,在3月3日举行的天主教改革派集会上,人们也听到这种说法-若是没有女性的贡献,瑞士的天主教会就将无法正常运转。

卢塞恩的这次“基督教之春”活动,对当前拂过天主教会的改革之风和新教宗可能给教会带来新鲜空气的前景作出考量。

瑞士各大学有不少女性神学家。在男性神职人员的许可下,她们可以引领会众和主持葬礼。不过除了个别实施洗礼的例外,其它圣事还是只能由男性神职人员主持。

这些女性教区领袖同神父们一起,经常打破罗马教廷的条条框框,欢迎再婚者也来领受圣体。对会众领袖莫妮卡·施密特(Monika Schmid)及其他数百位签署《瑞士教区动议》(Swiss Parish Initiative)的人来说,这么做正合耶稣的教导。而这个去年创建的《动议》,就是要呼吁实施影响更深远的改革。

在卢塞恩集会上,与会者们要求各位主教给梵蒂冈和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继任带个信,称现在已是修改教会规条,以符合当前实际做法的时候了。

“对新教宗的期许之一,便是希望他能把梵二会议的精神带进今天的教会,”主理苏黎世州某教区的施密特表示。

“教宗需要对并非出自福音的法规重新作出考虑,例如只有未婚男性才能担任圣职,他还应自问,我们的信仰中有哪些基本要素我们想保留,哪里我们可以放开,以成为我们应当成为的集体。”

基督教之春

3月3日在卢塞恩举办的活动将教宗若望二十三世的一句话作为标语:“我们活在地球上不是为了守卫一座博物馆,而是要耕种一座繁茂的生命花园。”

该活动由《使命》(Auftrag)和《酵母》(Ferment)两家瑞士天主教杂志与卢塞恩市天主教会合办,以纪念“信仰年”-教宗本笃十六世宣布2013年为“信仰年”。

《使命》杂志编辑雷默·维根(Remo Wiegand)表示,这么做的想法是把教会内部的种种力量聚在一起,他们都希望看到教会能够与时俱进、更愿接受改变。“春季里,很多长时间看不到的东西会露出头来。我们感觉到,春天的迹象正在教会中浮现。”

“教廷中正在发生变化。有些主教明确相信,教会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迟早得做出改革。他们意识到必须倾听信徒和他们的担忧,而这些担忧与梵蒂冈的并不一样,”维根补充说。

性欲与独身

圣经旧约学者与女性主义神学家海伦·施蕴格尔-施陶曼(Helen Schüngel-Straumann)认为,天主教会对性欲的立场是女性受圣职和神职人员独身问题的关键。据她透露,尽管天主教与犹太教有着同一本圣经,然而后者却没有前者对性的“负面态度”。她指出,有必要回到上帝的话语中去。

“我们需要恢复适当的平衡观念。独身不应像现在这样被过度强调,而且不管怎样,有许多神父并未坚守独身,”施蕴格尔-施陶曼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教宗继位方面,她希望新一任教宗能像召开梵二会议的若望二十三世(又译“约翰二十三世”)那样,愿意拥抱改革理念。“关于女性的问题,本笃教宗非常顽固。他深信耶稣的男性身份极其重要,因而不能让女性成为神职人员,甚至只是担任执事,”她解释说。

身为基督教之春集会发言人之一的安吉拉·比歇尔-斯拉德科维奇(Angela Büchel-Sladkovic)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坦言,在空等改革40年后,许多妇女对新教宗已不抱任何期望。

“从个人而言,我希望我们看到的不会是上一任教宗的延续,”她说道:“我有点担心下任会是位本笃十七世,可我期待的是位若望二十四世。”

主教看法

巴塞尔的改革派主教菲利克斯·格密尔(Felix Gmür)在《一瞥报》(Blick)最近对他的采访中说,自己希望新教宗能养成对话文化,并对教廷启动紧急改革。

格密尔称,向女性授任圣职“并非不可思议”,但却可能导致分裂。他表示应当就允许女性担任执事进行讨论。

这位巴塞尔主教还说,他可以想象独身不再是成为神职人员的必要条件。

圣加仑主教马库斯·比歇尔(Markus Büchel)是瑞士主教大会会长。他曾在广播和电视采访中重申,自己希望新教宗能“虚心面对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的世界摆上的新挑战”。新教宗需要做好准备,听取和讨论影响到世界各地教会的问题。新教宗还应该显示出对当今民众和基层追求变化趋势的理解。

女性的圣职授任

来自瑞士天主教女性联合会(Swiss Catholic Women’s Association)的比歇尔-斯拉德科维奇称,自己相信授任女性圣职一事迟早会实现,因为并没有反对它的神学论据。其他与会女性则相信或希望能先允许女性担任执事,即教士之下的神品等级。

莫妮卡·汉格毕勒(Monika Hungerbühler)-巴塞尔伊丽莎白公开教会(Elisabethen Open Church)的合建人,则认为新教宗对女性受圣职的立场至关重要。“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又译‘约翰·保罗二世’)曾说,女性的圣职授任不是个能够讨论的问题,但这可以改变,”她指出。

不过教区领袖莫妮卡·施密特宣称,除非“中央集权化、等级森严的”教会结构发生彻底改革,否则自己不想成为教士。

而在施蕴格尔-施陶曼看来,天主教会的中央集权化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在大众传播时代到来之前,各个国家的各个教会按照各自的情况做自认为对的事。

“我们都是成熟的基督徒,也许不应该过多考虑梵蒂冈教廷,而只是做正确的事,”她表示。在各洲各国的各个教会应受各自的枢机主教和大主教领导,不必由梵蒂冈决定一切,她辩解说。

这可能意味着,在欧洲允许对女性和已婚男性授任圣职,但在对这一理念文化接受程度较低的其它洲,就不必实施。

世界问题

汉格毕勒指出,虽然对女性的公平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可这并不是唯一问题。“还有些本笃教宗公开提出的其它重要问题,比如环境保护、和平与仇外情绪。我希望这种直言风格能得以继续,甚至发扬光大。”

比歇尔-斯拉德科维奇透露,自己希望新教宗不要惧怕世界,而是要处理包括贫困在内的棘手社会政治问题。

尽管所有人都认识到,改变的需要应当始自梵蒂冈,却都不奢望变革会从新教宗开始。

“抱着现实主义眼光,看一看近年来任命的那些枢机主教,那么,相信不会有多大改变似乎更为实际,”会众领袖施密特强调。

施蕴格尔-施陶曼也有相似的谨慎看法,不过在目睹了柏林墙的倒塌后,她了解改变的发生会是多么得迅速与出人意料。

“如果上任的是一位看到问题且敢于解决的教宗,那么这样的事也可能发生在教会里,”她表示。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