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强迫婚姻 "我父母想逼死我"

在还未成年时,茱莉亚(Giulia)同意和她家的一个朋友结婚。现在,她起来反抗,她从家里逃出来,并且将自己的父母告上了法庭。这是一个年青人逃离强迫婚姻的真实故事。

茱莉亚(化名)曾经坠入爱河,她和他是在网上偶然认识的。知道自己的父母不会同意,因此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隐瞒着家人。那个男孩住在巴尔干半岛(Balkan)的一个小村子里,离茱莉亚出生的城市只有几公里远。茱莉亚一有机会,就和他偷偷见面。

那时,茱莉亚刚满16岁。在她还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在前南斯拉夫(ex Yugoslavia)战争过后,他们全家移民到瑞士。她的生活是围绕着回国度假、尊重家庭传统及遵守社会秩序中度过的。

茱莉亚是在被痛打之后才同意结婚的。她父母不喜欢她交的男朋友,更不喜欢她自作主张。

暴力与管制

“我父母发现我同男朋友约会,是从我家在巴尔干半岛的亲戚们那里得知的。我那时才17岁,也就是从第一次在网上遇到他差不多一年过后。我家人火冒三丈,我母亲拿起了一把塑料锤子,用锤子的塑料头打我脑袋;我父亲也向我扔东西,我叔叔把我痛打了一顿。”茱莉亚回忆说,现在她也不过20出头。

“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他们把我关在家里。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有人看着;我打电话的时候,有人听着。”

为了彻底解决问题,茱莉亚的父母提议让她和他们家在巴尔干的一个年轻朋友结婚。“他们对我说: ‘这个人一表人才,会让你继续求学和工作。’”茱莉亚勉强接受了,看到这场婚姻背后,可以摆脱家人的束缚,她认为,这总比被监禁起来要好些。

然而,一回到瑞士,茱莉亚发现,新未婚夫的控制取代了父母的控制。他不停的给她打电话;由于嫉妒而和她大吵大闹;他想知道她在哪儿、和谁在一起;后来甚至发展到查看她的电话、邮件、银行账户。茱莉亚的姐姐对她严加控制,姐姐没有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却表现得像个间谍。争吵不断升级,茱莉亚也越来越受到孤立。

传统与融入之间

从小,茱莉亚就知道她会和一个与她有同样文化、种族和宗教的男人结婚,和一个背景不同的人结婚是难以想象的事。她的父母也根据自己国家的传统来教育她,常常走极端。

“我感觉到,这里的女性比我和我姐姐享有更多的权利。晚上,不仅不可以出去,我们还要经常拜访家庭好友,而且不可以化妆、不可以做错事。”

茱莉亚接着说,父母的严厉是同传统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是为了强调他们人在瑞士、却没有忘本的事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融入瑞士社会的过程似乎在茱莉亚的家里却遇到了阻碍,茱莉亚在社会和文化上都感到孤立无助,她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定位。

“简单地说,我的家不是我的庇护所,而是我的祖国陈规陋习的翻版。就好像,我没感到自己是个纯粹的瑞士人,与此同时,我在回到自己的国家时,我又感到自己是条离开水的鱼。事实上,我在哪儿都没有归属感,我是瑞士人,也是巴尔干人,但又都不是。”

家庭责任

从茱莉亚同意结婚的那天起,也就是5个月前,她回过巴尔干半岛一次,并对未婚夫感到极其厌恶和愤怒。她不想因此搞砸她姐姐的婚礼,所以她坚持着保持克制。姐姐的婚姻也是包办的,但是双方对这桩婚事都表示赞同。“‘应该忍受,’我姐姐对我说,‘随着时间,爱会慢慢培养,应该学会了解和欣赏他,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然而,当她一回到瑞士,情形就更糟了。为了“一了百了”,她的父母威胁要把她带回国,他们骂她,并以死威胁。“对他们来说,取消结婚承诺,让他们难以接受。人们会认为我是个荡妇,我会让家人为此蒙羞。”

受到来自家庭和未婚夫的双向压力,年轻的茱莉亚上班时选择了离家出走,在朋友的朋友家躲躲藏藏,甚至有些人她都不认识,她身无分文,也没有换洗衣服。

守口如瓶

多亏了从事社会福利救助的工作人员们,茱莉亚可以躲到一家暴力受害者救助中心,每年这里都会遇到10起左右的强迫婚姻案例。茱莉亚一直害怕父亲来把她带走,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为了找到她的住处,她的父亲甚至聘请了一名私家侦探。一天清晨,她父亲在她住的地方等她,想要和她谈谈。

茱莉亚因此决定要起诉她的父母,控告他们对自己的威胁及身体侵害。“走出这一步我付出了太多。我不想让自己的父母进监狱,也不想伤害他们。”刑罚被缓期执行,这一切过去差不多一年了,现在她离开了救助中心,重新获得了自己的独立,慢慢地也和父母开始联系。

“尽管经历了这一切,我还是不能切断和家人的联系。我常常去看他们,但是他们仍然不知道我住在哪儿,也不知道我每天的生活情况。我想和他们保持距离,不想失去自己的独立自主。”

现在,茱莉亚刚刚过了20岁。目前,她不想结识男性。刚刚摆脱强迫婚姻的她,逐渐地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此时,我感觉是另一个女人在说话,所有这一切好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我流了太多泪,遭受了太多痛苦。但是我现在拥有的自由让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婚姻:不可剥夺的权利

在瑞士,根据联邦宪法第14条款以及欧洲人权公约(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的第12条款,婚姻是一项基本权利。

凡年满18周岁的人,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均可以结婚。根据瑞士法律,任何人都不可以强制他人结婚。

当前法律制定了以下措施:

- 从刑法角度来说,强迫婚姻的受害人可以根据刑法典第181条款来进行起诉。罪犯可以最高获3年刑期。

- 根据民法第99条款第3段,婚姻登记处必须要核实双方是否符合结婚条件。

- 原则上讲,如果不违反瑞士法律的既定规范,国外办理的婚姻在瑞士也会得到承认。

- 在此意义上,从理论上来讲,国外办理的和未成年人的婚姻,如果不违法瑞士的法律,并且在本国有效的法律下举行了仪式,可以得到承认。

信息框结尾

强迫婚姻

由于Surgir基金会的一个研究项目,强迫婚姻问题在2006年首次在瑞士成为讨论的话题,这个非政府组织估计:约有1.7万人涉及强迫婚姻,但是他们使用的研究方法却遭到了多方人士的质疑。

前瑞士自由民主党议员(Trix Heberlein)在国会上提出了一个提案,要求引入立法措施来设法解决该问题。

受到国会的压力,瑞士政府于2011年2月提出了一个法律议案,来打击强迫婚姻,目前该议案正在国会的认真审议当中。

该议案规定,强迫婚姻不需要告发,就可以直接对犯罪人提起刑事诉讼。

信息框结尾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