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当西方智慧遭遇东方智谋-瑞士汉学家与"36计"

胜雅律的新书《三十六计的管理智能》德文版

(swissinfo.ch)

欧洲首席汉学大师胜雅律2005年最新钜作-《三十六计的管理智能》。他在书中传授三十六的管理智慧,指点管理者如何成功地防范狡猾的诡计与偷袭,在商战中熟练地运用三十六计。

瑞士汉学家胜雅律说:“中国人开辟的智谋学,是一个既深邃又广袤的天地。在这个天地里,充满着‘知识可乐’,我这个西方人虽然只是品尝了其中的点滴,但深感其味无穷。”

三十年前,一位在台湾大学学习的瑞士年轻人在和导师闲聊时听到“三十六计走为上”这句话。好学的瑞士人马上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向导师请教。

后来一位同学亲手誊抄了三十六计计名送给了这位远道而来的求学者。当这个瑞士年轻人试着逐字逐句读懂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词句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会成为著名的汉学家,被誉为西方世界研究中国智谋学的第一人。

采访胜雅律先生是因为他最近的新书《三十六计的管理智慧》(36 Strategeme für Manager)。这本2004年完成并出版的新书 (德文原本的第四版 : 慕尼黑:2005年)其实是胜雅律先生关于中国智谋学的第四套书了。

早在1988年,他就以德文完成了西方社会第一本与“三十六计”有关的书籍《智谋(上册)》(Strategeme, Band 1),这本书先后被翻译为十二国语言。该书的出版在西方舆论界引起极大震动,被誉为“沟通中国和西方在文化、思想、意识上相互理解和交流的桥梁和工具”。

前德国总理柯尔(Helmut Kohl)读过《智谋(上册)》后,还曾亲笔致信胜雅律,盛赞胜雅律的书是一本有助于西方人了解古今中国的应时之作。

另外在2000年完成的《智谋(下册)》(Strategeme, Band 2)以及《计谋》(Die List) 和2001年完成的《智谋术》(Die Kunst der List)都是关于三十六计研究的著作。其中《智谋(上册)》有简体字和繁体字的中文版本,连维吾尔文版本也有。《智谋(上、下册)》将在2005年底或者2006年初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后台北远流出版公司也会出版。

采访胜雅律先生

应邀拜访胜雅律先生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在瑞士古老的小城纳沙泰尔(Neuchâtel)临湖山坡上的一幢老建筑里,我好不容易找到了Harro von Senger的名字,却没标明是几楼。犹豫之间忽然看见一个端正的中文“智”字挂在一户的门楣,这里该是绝对没错了!按了几声门铃,却没有回应,我的同伴不禁担心起来,莫不是老先生忘记了?给我们来了个空城计,算来和他预约采访已经是两周前的事了。

我却没有这个担心,因为台湾的龙应台女士曾经行文描述过和胜雅律先生约会的趣事,他们的会面居然排了半年的队,半年之后,胜雅律先生准时出现在约定地点。果然,时间一到,胜雅律先生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狭窄的楼道里,他特意出门给我们买饮料去了。

一进门,胜雅律先生就急着查询他刚在台湾出版的新书《三十六计的管理智慧》在博客网站的排行情况,本书排行名列第五,成绩不错。

我们的采访在他温暖的小客厅里进行,墙上有巨幅中国写意水墨画,抬眼可见用小楷书写的三十六计挂轴,高大的书架上更不乏各类中文书籍,在瑞士的一座小城里用我的母语采访一位瑞士人,真是妙不可言,更何况胜雅律先生的中文和他本人一样,文雅而谦和。

“三十六计”奇缘

胜雅律先生的专业其实是法律,他在1969年就获得了瑞士苏黎世大学 法学博士学位。因为对中国古代法律思想与制度深感兴趣,1971年他独自飞越半个了地球, 到台湾大学研习中国法律。

在导师和朋友的记忆里,胜雅律好学善问,身边总是带着记事本,走到哪里问到哪里,“三十六计”就是这样被搜罗进他的记事本的。

不过真正吸引胜雅律钻研三十六计,是在北京求学时期。1975年,他完成了在日本为期两年的学习进而获得瑞士公派奖学金到北大历史系就读。这段时间里,胜雅律先生亲历了文革后期的 政治运动。

为了了解情况,胜雅律经常到北大的大字报区去看看大字报,他还天天读《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等官方刊物。

他发现,人们完全不依据法律对政治对手加以批判,反而经常使用“三十六计”当中的计名来揭穿对方的诡计。中国人对计谋的分析和认识令胜雅律颇感兴趣,他把这个兴趣带回了瑞士。

令他更想不到的是,一回到瑞士他就中了一招离间计,由于学术上的竞争,对手利用他的失误使他失去了院长的信任。胜雅律先生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其实我应该是比较有理的一方,但是当时年轻气盛,出言不甚。因此中了离间计,在这次竞争中失败了。

由此可见西方人也常常使用计谋,只是在西方文化中,人们比较回避它,我们的语言里缺乏分析对应这些计谋的词汇,如果你的语言中不存在描写某事务的词汇,你怎么能够认识了解这件事物呢?当然也就很难防患于未然了。”

胜雅律认为,所谓的“计”,是一种出奇制胜的,机智而令人意外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而中国创造了一整套计名,比较全面地诠释了《孙子兵法》中所说的各种各类“奇”招,也用之以比较全面地洞察这个世界上种种“奇”的现象。

“留学期间,我学习了东方的法律、哲学,接触了很多新的知识,我的视野扩大了,因此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汉学家,而不仅仅是法律学教授。”

胜雅律开始了系统研究和分析三十六计的工作,并于1988年成功推出了西方第一本关于三十六计研究的著作《智谋》(Strategeme)上册,也由此成为一个国际有名的汉学家。

三十六计的管理智慧

近些年来,将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和商业管理结合研究的书籍不在少数。胜雅律先生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做过详细的资料收集,他告诉记者,目前有关三十六计的中文书籍有500多种,其中涉及商业管理的有80多种。

但是,西方汉学家著书分析中国智谋学与商业管理的,胜雅律还是第一人。他以东西方结合的哲学思考以及法学人严谨的思维方式来诠释三十六计,而且收集了不少��今中国、台湾、日本与欧美的例子加以解读。例如瑞士Swatch, 美国麦当劳、日本松下电器、中国海尔公司等各大集团如何运用《三十六��》的智慧制胜于商战。

胜雅律重新归类三十六计

胜雅律将三十六计条目重新归类,依照策略使用的情境重新区分为掩饰计(如瞒天过海)、佯装计(如无中生有)、揭发计(如打草惊蛇)、乘机计(如以逸待劳)与逃避计(如金蝉脱壳)五种。

他认为,对西方管理者而言,研究三十六计,深入了解计谋学之后,将可以事先识察到计谋的存在,并且预先想出突破的策略。懂得计谋分析,才能够避免“计盲”,不然上了当还不知道。这样的分析智能对于管理者在制订策略上是相当重要的。

“诚信”与“计谋”

但是自古以来,中国人从商也有一个原则,这就是“信”。关于诚信和计谋的关系,胜雅律在书中以曲线和直线的关系作了解释。

直线可以代表“诚信”或是直白的表达方式,曲线则代表“计谋”或是隐晦的表达,而直线和曲线的终点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在商业行为中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达到目的的途径。

胜雅律先生认为计谋并不等同于不守信用,他还举例说明了在商业活动中运用计谋获得信用,争取到合作伙伴的事例。中国大陆一家企业在与香港供应商的谈判中因为价格问题产生僵局,此时香港方面突发经济危机,企业面临困境,被迫同意以较低价格达成协议,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大陆方面竟然提出以港方较高价格成交。这一雪中送炭之举无疑为将来长远合作争取了信任的基础。

胜雅律认为这是“李代桃僵”计,以较小的牺牲换取将来的巨大利润,当然这种牺牲是在对未来发展颇有信心的基础上。但是胜雅律认为西方人不太容易理解这一做法, 谙熟三十六计的中国人更容易领会其中的原委,这也正是西方企业家需要学习东方智谋的原因。

对于法学出身的胜雅律先生,我还询问了他对于商业规范的看法,现代商业的游戏规则更要遵循商业法规和原则。计谋是否与此趋势向悖呢?

胜雅律用阴阳图为我做了解释:白色代表规则、法律。黑色代表计谋。黑白共存、彼此相生。只是西方人比较不愿意承认黑色的存在,自然无法理解黑白相生的道理。他认为东方哲学是认识世界的客观态度,而对于将与东方人做生意的西方企业家来说,这是必须了解和学习的内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兵家常胜之道。通过本书了解一下西方人如何看待和理解中国智谋,相信对于中国企业家而言,也会大有裨益的。

swissinfo特约记者刘婷

相关信息

胜雅律,Harro Von Senger。生于1944年,1969年获得苏黎世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现为德国弗莱堡汉学系终身教授,还兼任瑞士比较法研究所(洛桑)专研中国法学的专家,自2001年起还担任瑞士军事参谋学院的讲师。

胜雅律先生是西方汉学家研究中国智谋学第一人。20多年时间里,胜雅律先生已经有专门研究“三十六计”的四套书面世。

早在1988年他以德文完成了西方社会第一本与“三十六计”有关的书籍《智谋》(Strategeme),被翻译为十二国语言。

瑞士汉学家胜雅律先生2005年最新著作《三十六计的管理智能》出版。

胜雅律先生认为向西方读者介绍代表了中国古代谋略的三十六计,是为了把中国灿烂的文化引进到西方文化里来,也是为了启发西方人用智谋的眼光观察和分析自己身边的环境。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