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微妙的关系 那时,生活在瑞士的德国人

作为学者和专家,德国人是很受欢迎的;然而作为生活在瑞士的北国邻居,他们受欢迎的程度可就有所出入了。2位专家细细讲述德国与瑞士的关系,在100年前,这关系和现在可是大相径庭。

教育和科研是瑞士蒸蒸日上的发展源泉。正是凭此,瑞士成为世界上重要的研发基地。

然而在瑞士的高校中,自己的子弟数量太少,于是大学开始接收外国学生。而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便是来自德国:自与欧盟2002年实行人员自由流动协定以来,到瑞士生活的德国人从14万增长到28万。

瑞士与在瑞士德语区被戏称为“我们的大州”的德国的关系,并不总是平顺的,特别是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及二战以来。

这似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年来德国人口的增多(他们大多生活在瑞士德语区),会招致众多的批评之声,特别是来自右翼的。

战后的心理创伤

“瑞士的德国人太多了,”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Natalie Rickli女士说,她希望对此加以限制。

Wilhelm zu Dohna认为,德国人在瑞士的数量增多,引发了瑞士人的恐惧。一方面,瑞士的外国人比例已超过了22%;另一方面,还有面对德国和德国人的优势地位时所产生的心理创伤。

Zu Dohna先生,56岁来自伯尔尼的麻醉师,2年前出版了新书《无限的爱。德国人能成为瑞士人吗?》。观点新颖独特,是目前为止最具有挑衅性,而且对这一传统的微妙关系做出最清醒分析的书。

该书作者自诩为“横跨瑞士、德国”,因为其本人就拥有瑞士德国移民的独特背景:他是昔日萨克森-普鲁士贵族和伯尔尼市民的后代-他的祖先在17世纪中叶获得移民的权利-而他自1975年起,成为在瑞士生活的双国籍人士。

Zu Dohna认为,德国学者之所以招人怨,是因为他们很有竞争力,而且其职业生涯“只朝一个方向努力:向上,笔直的向上”。

并非加大客厅

Zu Dohna希望用他的书澄清偏见、错误、误解和陷阱。“德国人和瑞士人都阅读迪伦马特、弗里施、荷尔德林和歌德,”他说。然而无论所接受的高雅文化是如何一致,他们所拥有的世俗文化却绝难混为一谈。“但许多德国人都会犯下这个错误。他们把瑞士当作加大了的客厅,并且自认为很了解瑞士人。但事实上,他们总有些陈词滥调在他们的脑袋里”。

Zu Dohna认为,主要的区别在于语言。尽管德语在两个国家都被列为官方语言,瑞士还有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支罗曼语。但在瑞士德语区真正出现在生活中的语言是瑞士德语:孩子们在家里讲方言,在学校里将标准德语作为一门外语来学。

“这很重要,德国人必须意识到,瑞士德语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国家语言,所以要学习、讲这种语言,” Wilhelm zu Dohna用完美的瑞士德语讲到。说到底,移民在哪个国家都要学当地的语言。

很多瑞士人都会建议德国人不必理会瑞士德语。“但当一个德国人说瑞士德语时,他们又总是会说‘太棒了!’你怎么学的?这个结果是受人欢迎的,而如何达成这一结果则无人愿意提起,”他的经验告诉他。

他的很多同事也以他为榜样,“他们很快就学会了瑞士德语,”Zu Dohna说。

来自巴塞尔的Georg Kreis对瑞士和德国的紧张关系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一方面作为联邦消除种族主义委员会(EKR)的主席,他担任主席直至2011年底;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历史学家。

过去与现在一样-为了社会安康

“德国人来了!”、“德国人太多了!”这类大标题让他非常不快。“这如同战争期间提出的所谓‘犹太人问题’,如今‘德国人问题’也要在这里被提出来了,” Kreis对瑞士资讯说。

尽管德国人在劳动力、住房市场上是不太受欢迎的竞争者,“但德国医生和护理在瑞士为社会的健康卫生保健业做出了很大贡献,”Kreis确信。

这种对个体的看法放诸于整个群体,是伤感情的,这位前消除种族主义委员会主席这样认为:“还不必提升到人权的高度,但这种敌对的情绪妨碍了共建和平宁静的共同生活”。

这种敌对的情绪在20世纪初并不存在。尽管那时,在1910年,德国人占瑞士居民的人口比例约为6%,几乎是现在3.5%的两倍。

虽然在1914年之前,瑞士也不是什么“多民族天堂”。但当一战前,德国人大量进入瑞士时,也并没有带来什么问题,这位巴塞尔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谈到。

当时生活在瑞士最著名的德国人要数爱因斯坦,他在伯尔尼创立了相对论。但Kreis阐述到,那时大部分移民并不是学者,而是手工业者和建筑工人。

“那时也存在着一种人员自由流动,因为外国人也同样有定居和工作的权利,”Kreis说。

自1870年至1914年,瑞士积极向德意志帝国靠拢,“1912年,也就是100年前,威廉二世访问了瑞士,为了考察皇家军演,看看勇敢的瑞士士兵是否能在对抗法国时为联合建立侧翼掩护,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战前,出现了断断续续的移民外流潮,因为上万名外国人,最多的是德国人因为战事而发生人口流动。“自相矛盾的是,这股外流潮却带来了越来越大的排外情绪,”他说。

至于现在的问题“隔阂感”,往回溯源的话,Georg Kreis猜测:“除却历史和文化的差异以外,还有太过相似,这有时候也会引来问题”。

德国人在瑞士

1910年人口调查显示,当时瑞士有人口3'753'293人。

其中瑞士人3'201'282,外国人552'011,占14.7%。

其中德国人最多,219'530人,占5.9%;其次是意大利202'809人,5.4%;另有法国63'695人、奥地利37'639人。

德国移民在瑞士最少的时候是在1950年,55'437人;1960年这一群体又增长到93'406人。

2001年127'088名德国人生活在瑞士,2002年引入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后为139'231人;2003年151'095人,这一增长趋势时至今日仍在持续。

信息框结尾

好的形象

通俗报纸《Blick》于2012年4月底举行的民调显示,64%的受访人并不认为德国人在瑞士的比例过高;只有36%的人认为这里生活着过多的德国人。

58%认为不应该对德国移民涌入加以限制;37%对此表示赞同。

Isopublic研究所在对瑞士德语区1001人做出调查后得出结论。

2010年由《德国人在瑞士》(Deutsche in der Schweiz)作者Jörn Lacour所作非代表性调查显示,“排德情绪”是媒体和右翼保守瑞士人民党的“作品”。

在接受Lacour调查的707人中,75%的人认为“德国人在瑞士”这个话题在媒体中出现过多。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