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慢餐---享受生活、文化和美味

Slow-Food标志

(RTS)

所谓“慢餐”(slow Food)是针对目前的时尚“快餐”(Fast Food)而言的,抵制快餐以及超市文化的冲击。1986年意大利成立了“慢餐协会”组织,组织的发起人是意大利的卡洛・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目前瑞士已有数千名支持者。

慢餐主义者认为,我们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去品味和享受我们的生活、文化和美味。

1986年为了唤醒人们已经被快餐所麻木的味觉,卡洛・佩特里尼决定要发起一场“保护享受权利国际运动”。他的倡议很快得到了意大利有识之士的响应,他们依托意大利文化休闲协会的烹饪分部,在意大利成立了一个国际慢餐协会(slow food),他们把slow food(慢餐)的“o”夸张成一只蜗牛形状,希望人们用蜗牛的速度去享受美食。同时认为,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正在扭曲我们的生命和环境。我们要以慢慢吃为开始,反抗快节奏的生活。

该组织希望人们扔掉那个包装纸上印满“M”(McDonal’s麦当劳)标志的汉堡包,去享受以6个M为内涵的慢餐文化:Meal(精致的美食)、Menu(华美的菜单)、Music(迷人的音乐)、Manner(优雅的礼仪)、Mood(高雅的气氛)、Meeting(愉快的会面)。

截至目前,国际慢餐协会已经发展会员近7万人,遍及世界45个国家和地区。国际慢餐协会每两年选择一个城市举办一届“慢餐节”,展示当地的风味美食,并设立“慢餐奖”,用来表彰那些在对继承传统食品文化做出贡献的人们。

国际慢餐协会的北京联络处设在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驻中国办事处内,去年11月在北京农展馆举行的意大利葡萄酒展期间,国际慢餐协会还同时举行了丰盛的“意大利美食品尝会”,向中国朋友推广他们的慢餐文化。意大利朋友热情地讲解说:“饮食是具有高尚文化品味的东西,我们要使吃饭成为一种享受。”

卡洛・佩特里尼说:“一百年以前,有100至120种动植物可供食用,而现在,我们的菜单上只有10至12种了。”目前世界上约有80%的食品市场是由世界十大食品企业控制,快餐巨头只需要符合他们标准的肉、奶、蛋和土豆,他们的大规模集约化生产,使那些产量小、收益少的地方农产品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如果人类满足于工业化、标准化的快餐,那么若干年后,我们的菜单上恐怕只有1至2种了�D�D即麦当劳和肯德基。

更多地享受

慢餐主义者认为:通过品尝美味佳肴来享受快乐是人类不可剥夺的权利,食品的滋味只有通过细细地咀嚼回味之后才能得到充分体现。而快餐使人们的口味千篇一律,使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传统食品正在逐渐消失。卡洛・佩特里尼说:“我们这项运动是大众的运动,不仅仅是给我们的味觉寻找美味,而是为了保留我们的人性。”

国际慢餐协会把传统手工制作食品视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文化遗产,他们从1997年开始发起“方舟计划”,协会成员在各自的地区深入农户,努力发掘那些在标准化快餐潮流中被人们即将遗忘的食品资源,比如维奥利诺的山羊、科尔巴拉的西红柿、阿尔彭加的紫芦笋、特莱维的黑芹菜、维苏威的杏子、土耳其高山上特殊蜂群的蜂蜜、意大利南方的特色奶酪,然后在中央数据库进行编目和记录,向厨师推荐购买,向公众推荐食用。

为了保护地方小食品供应商的利益,国际慢餐协会最近还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建立了办事机构,以便及时游说欧盟制定相应的农业和贸易政策。

慢餐并不是简单的细嚼慢咽,慢餐文化的核心是:保护濒临灭绝的传统食品的资源和制作方法,从而保护生物资源的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平衡性,保证人们餐桌上的多样化。所以,《纽约时报》把国际慢餐协会誉为餐饮界的“绿色和平组织”。

社会、生态及文化

纽约餐饮评论家克拉克・沃尔夫说:“我们日常生活的模式之一就是三件东西:汉堡包、炸薯条和可乐。”

有关统计表明:美国人一年要吃掉340亿个汉堡包,排列起来,可以环绕地球4周。快餐是高脂肪、高热量、高蛋白的“三高食品”,《美国临床营养医学》杂志发表对麦当劳和肯德基的食品分析:一份快餐总能量为4136千焦~8158千焦,已经超过人体一天所需要热量的3~5倍;每份含脂肪57克~77克,占总能量的36%~52%。而麦当劳新推出的“麦乐鸡”所含脂肪成分又是汉堡包的2倍。

在2000年召开的美国营养学会议上,快餐业被指责为“制造胖子”的行业。会议期间《华盛顿邮报》发表一份报道指出:“要想使食物变得好吃,很简单,只要在烹调时加入不同比例和不同种类的脂肪,就使你垂涎欲滴!而且这种由于快餐的高脂肪所养成的特殊口感,人们对其它食物变得不感兴趣了。”并且刊登一张画着薯条、汉堡包、奶昔的图片,注解是:“我们害死的美国人跟烟草一样多。”

统计资料表明,美国三分之二的人口的体重超标,美国每年用于治疗肥胖引起的疾病的费用2380亿美元,每年有28万人死于与肥胖相关的疾病,比如糖尿病、心脏疾病等。美国公共利益团体(CSPI)把建议政府向快餐业加税,一方面降低公民购买这些垃圾食物的意愿,另一方面可以把增加的税收补充政府的“对抗肥胖基金”。

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发现,在乳腺癌女性患者中,30%的患者与她们在发育期经常吃快餐有关。中心主任保罗・克雷胡斯博士解释说,女孩子进入青春发育期后,体内有助于诱发乳腺癌的雌性激素会随着多余的脂肪一起贮存下来。

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埃里克・施洛斯尔在《快餐帝国》里指出:“要做出实质意义上的改变,目前最容易跨出的一步就是不要再购买快餐食品。”

现在,一些美国人也开始反思快餐文化,他们把像给汽车加油一样的快餐叫做“垃圾食品”(junk food),国际慢餐协会(slow food)的美国会员以每月300多人的数量迅速递增,纽约、旧金山、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等地慢餐会员还组建了“慢餐俱乐部”。

一些医学界人士还指出:慢餐不仅可以重新找回品尝美食的乐趣,而且细嚼慢咽可以产生大量的唾液,唾液中含有的15种具有特殊价值的酶,能够降低食物中的致癌物质的毒性,提高人体免疫能力。同时,细嚼慢咽对胃、胰、胆等器官的刺激比较缓和,对降低餐后高血糖十分有益。

麦当劳没有厨师,麦当劳的汉堡和薯条是在“亨利・福特工业模式”的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店员在90秒内填妥订单,顾客的等候时间不超过3.5分钟。麦当劳从1948年创办以来,以平均每17个小时开1家分店的速度,目前已在全球121个国家开设了29000万家分店,全球平均每天有4500万人要吃一次麦当劳。

肯德基也在全球80多个国家开设了9600家分店,其中在中国的104个城市开设400多家分店,平均每天有60万中国人要到肯德基吃鸡腿汉堡。

然而,在慢餐主义者看来,麦当劳的不仅使人们失去了享受美食的乐趣,而且是“资本主义体系走向疯狂的例证”,代表着美国的经济霸权和文化渗透。所以,慢餐运动最终由反快餐上升到了反全球化的高度。

据统计,自1999年以来,麦当劳已经在欧洲地区遭遇数起反全球化人士的袭击。法国总统希拉克曾经坦率地表示:“我完全站在法国农场工人的一边,我厌恶麦当劳。”

慢餐文化所反对的不仅仅是麦当劳,而且也反对盲目的全球化浪潮。慢餐文化所保护的也不仅仅是一种食品、一种物种、一种工艺、一种配方,更重要的是在保护一种传统、一种文化。

数据资料

1986年:反对快餐文化者在意大利组织成立了“慢餐协会”
2002年:大约有42个国家的7万名成员加入了这个协会
瑞士:有大约2000名“慢餐协会”成员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