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昔日瑞士的中国滑雪教练 “瑞士,一个我深爱却不能娶回家的姑娘”



徐忠星当年是瑞士少女峰上的"明星"

徐忠星当年是瑞士少女峰上的"明星"

(徐忠星 提供)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瑞士曾聘请8位中国滑雪教练在各大滑雪胜地教授中国游客学习滑雪?2013年冬天,瑞士电视台的记录片《中国滑雪教练》(Die chinesischen Skilehrer外部链接)成为了瑞士人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其中的主角就是这位来自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崇礼的徐忠星。

对于小徐来说,他在瑞士期间发生了很多故事,大家看到听到的基本都是美好的东西,其实光鲜的背后也有“独在异乡为异客”时不为人知的艰难,还有难以启齿的经历。

从第一年离开瑞士时哭的一塌糊涂到第二年迫不及待得想要离开,在瑞士工作了两年的这位光鲜亮丽的“瑞士中国滑雪教练”和我们分享了这其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电视明星

刚到瑞士的头两个月里,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接受瑞士各媒体的狂轰乱炸式的采访,自节目播出后,超过百万的瑞士人观看了这个节目。他成为了瑞士13-14冬季最Famous(炙手可热的)滑雪教练,成了最火的“电视明星”。

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走在街上,在火车上,甚至在雪道上都有粉丝的追逐,大家纷纷找我合影。我听到最多的是:“Hey Johnson,I saw you in television!” (Johnson是徐忠星的英文名)。

“这种感觉很美好...那时的我像是NBA里的林书豪,他席卷美国,我席卷瑞士,都是一个外国人做了他们国家最传统的事情 。”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甚至恍惚觉得滑雪成了我的副业。”

这样的“演艺生涯”一直持续到来年的一月底。

小徐说,他从来没有分享过自己在瑞士的真实生活。每次讲瑞士几乎都是“官方”场合,去说一些有选择性的话题。

在瑞士的两个雪季,他像瑞士人一样生活,从开始梦幻般地觉得什么都好。到浪漫退去,内心放下防备,开始用心去生活和工作的时候,去融入当地的社会,才有了最真实的感受,自然也就有了七情六欲。

瑞士的中国滑雪教练 中国人开始滑雪生活

为了让中国游客了解瑞士阿尔卑斯滑雪胜地,瑞士旅游局邀请了8位中国滑雪教练,徐忠星就是其中的一位,瑞士资讯swissinfo.ch来到他所在的格林德而瓦尔德,拍下了他在这里的生活。 在这里人们叫他Johnson,在这个滑雪地区他就像一位明星,走在街上,不断有人与他打招呼。 ...

swissinfo.ch: 你在瑞士感触最深、对你最有冲击,或者最特别事情是什么?

徐忠星:在瑞士对我感触最深的是文化差异带来的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我常常会遇到的令人不舒服的外国人的感觉(种族歧视Racism?),还有西方的性开放(Sexual openness)。

我感触最深的是在“成名”之后,走在街上,有的人刚开始习惯性一脸冷漠甚至不屑地漠视或者斜视你,因为对方很远就看到你是黄种人。然后突然,对方的脑子里可能冒出了电视或者报纸的一个画面,马上变脸,变回正常的友好,笑脸相迎,开始和你打招呼寒暄,然后道别的时候特别热情地说Ciao。前后对比出的这种感觉让我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在几分钟或者几十秒内截然不同的态度中,你就能感受出一种歧视。那种感觉那么真实,让人感觉很难受。

那种不舒服...... 你懂的。

在国外,他人的冷漠是件恐怖的事情。尤其是那种(种族歧视的)眼神,会让你很不安,无论是餐厅老板娘还是商店售货员。

瑞士国家旅游局聘请中国滑雪教练活动

2013年12月8日,瑞士旅游局邀请8位中国滑雪教练来到瑞士。他们分别被安排在瑞士8个不同的滑雪场,这些滑雪场以2012/13年度中国冬季游客的访问数量多少为衡量标准。

选定的8个滑雪场分别位于:达沃斯(Davos)、恩格尔贝格(Engelberg)、和格林德瓦(Grindelwald)、格施塔德(Gstaad)、圣莫里茨(Saint-Moritz)、韦尔比耶(Verbier)、维拉斯(Villars)和采尔马特(Zermatt)。

举办这项活动的初衷,一是让中国游客更加了解这项冬季运动,因为中国人对滑雪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二是将滑雪同瑞士联系起来,推广瑞士作为滑雪目的地的形象。

当年一起被聘请来瑞士的8位中国滑雪教练中,现在3人仍在瑞士,其中李春雷与一位瑞士姑娘喜结良缘,成就了一段跨国婚姻。其他5人已经回国,从事滑雪相关的职业。

信息框结尾

性开放

对我冲击最大的还有所谓的性自由。他们对性的开放,尤其滑雪教练的圈子更是OPEN,open得让人瞠目结舌。很多事情,你听的时候好像都无所谓,但真的发生在你身边,你的内心会告诉你真实的感受。

在酒吧我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同事和陌生男人疯狂接吻(不是礼节性的,而是那种带有荷尔蒙欲望的);在慢摇吧见过一个同事在同一个晚上湿吻了三个不同的男士。我被惊呆了。后来我思考过,也和别人探讨过这种生活。我的感觉是:解放了性,但是出卖了灵魂。

在这种环境中,你开始体会到真正的自己,有机会真正认识自己。上升到哲学的认识:Who am I? Where am I from? Where will I go?

文化冲击

语言是一大关,与人交往如果你不讲对方的语言,很难进入对方的内心,就很难真正融入他们的圈子。另外,生活习惯不同、意识形态不同、认知水平不同、文化不同、种种的不同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心里冲击。时而无比快乐,但是瞬间又可能无比失落。

这里小徐跟我们分享两个小事:

喝热水:每次在学校商店的饮品吧,同事会问我喝什么,我每次都会要一杯热水。最开始,对方会很诧异地问你:Only hot water? (只要热水?)我回答Yes。后来熟了以后每次我回学校,同事们会非常默契地给我一杯热水。但是他们私下都说,Johnson光喝热水而且不加任何东西。

喝常温啤酒:我曾多次被问到,你为什么会喝常温啤酒,我说没什么,我们常温的和凉的都喝,有时候嫌凉就喝常温的。有的朋友又会议论半天:你看看中国人喝常温啤酒。这事八卦到恨不得全小镇的人都知道。

有时候我很纳闷儿,喝个热水成了新闻,喝个啤酒也成了传说。

反之,小徐同样也有不能理解瑞士人的地方。比如,瑞士人会在饭桌上擤鼻涕,吃饭会拿面包擦盘子,吃东西的时候会直接唆手上的酱或油。他说,在家这些事都不能做,小时候这样会被家长训斥。

去留的挣扎

说到永远生活在瑞士,小徐说,他不是没有想过拿到瑞士的居留身份留在瑞士,但是当光环褪去,一切变得真实之后,他还是遵从了内心的选择,决定离开瑞士。

孤独、饮食以及归属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长久来看还有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他还说:“从个人职业发展角度来看的话,用一个瑞士朋友的话:在瑞士你也许永远只是一个滑雪教练,但是回中国将来有一天可能做到总经理”。

回家后的再融入

过去三年小徐是一个在中西方观念间摇摆的人,现在人虽然回去了,心似乎还是在瑞士,一直处在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中徘徊。

去年滑雪季结束回国后,他便经历了从小熟知环境给的那种反文化冲击。比如:

开车让行人: 在瑞士的交通规则变成了人的本能反应:行人过马路,司机会主动停下来让行人先过,但是旁边车道的车辆如果不让,那就相当于把行人置于危险之中。

学会了说NO:但亲近的朋友说这样不好,中国毕竟是一个人情社会。

向陌生人微笑,表示友好:回去后,他跟陌生人微笑,对方会觉得他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他在瑞士的体会是,对面走来陌生人会微笑地看着你,然后会说HELLO ,或者“杀驴”。(Salut法语的Hi)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那么,瑞士对你到底意味着什么?

徐忠星:“亲身体验了瑞士的美,对于我,那儿就是我的天堂!在瑞士的时光成了我最美好的记忆,人生最美妙的经历。现在说起瑞士我会说四个字:去过、爱过!

“瑞士,就像是一个我深爱却不能娶回家的姑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