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服装的公平交易 一件几乎没有污点的T恤衫

(AFP)

提起Switcher,瑞士人都知道,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它不是一个国际高级时装品牌,却深受人们的喜爱与信任,因为这家制造纯棉衣物的瑞士厂家非常注重社会和环保责任,几乎是纺织业的一大楷模,该厂所实行的“公平交易模式”常常被赞誉为一种革命,然而尽管如此,所谓的公平交易也具有局限性。

周六是洗衣日,除了袜子、裤子之外还有一些T恤,上面打着孟加拉制造、中国制造和泰国制造的标签。不是这些脏衣服看着令人心烦,而是T恤上那些用多强的洗涤剂都洗不掉的“污点”。

根据非政府组织“伯尔尼宣言”(EvB)发言人Géraldine Viret的说法:“消费者很少关心,一件T恤是否是在遵守社会权益和公平交易条件下生产出来的。”因此该组织支持一个以“洁净的衣服”为题的国际宣传活动,希望唤起消费者的关注,向那些品牌厂家和经销商加大压力,要求他们公平和“干净”地进行生产。

Switcher公司是纺织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例子,瑞士资讯swissinfo.ch前往其瑞士总部洛桑的Le Mont,希望在那里能够了解什么是“公平交易的服装”。

避免使用有害材料

敞亮的空间令人感到透明的魅力,这正是Switcher 所希望的效果。1981年Switcher将其一色T恤衫打入市场。该公司的原则非常明确:“要想与我们合作,必须遵守我们的Switcher行为规则,无论是在孟加拉、土耳其还是瑞士的厂家都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非常慎重地选择生产链,” Gilles Dana说,她已经为Switcher工作了15年以上。

Switcher主要制造纯棉衣物,因此棉花是主要原材料。而棉花主要来自中国、印度和土耳其。对于有机产品除了有一个固定的最低收购价之外,另外还增设一个附加费用,这些费用用来支持一些公共项目。

棉花加工的第一步,从纺纱到织布几乎都由机器完成。在这一程序中尚未暴露有损社会权益问题,Gilles Dana说,这里的问题是在漂白、染色或软化工序中有害化学成分的使用。

“加工1公斤棉花或者合成材料,需要500-1500克化学制品,”一家专门认证纺织品的瑞士公司bluesign的经理Peter Waeber 这样说。

Gilles Dana也表示,纺织业很难完全放弃使用化学制品,为了减小对环境和健康的影响,Switcher一向按照生态纺织品标准行事,这一标准规定避免使用特别有害的材料。同时在生产上也采取“积攒订单”的方法,“这就和洗衣机一样:你会在装满之后再启动,而不会一件一件洗, ” Gilles Dana这样解释。

当布料送到服装厂或者缝纫厂之后,才是备受争议的阶段,这就是生产阶段。因为这个阶段开始介入劳工(世界约3000万人在纺织业工作),这个行业的工作条件相当艰苦,孟加拉一座工厂大楼的倒塌、意大利Prato一家大厅的着火和柬埔寨的抗议行为都能证明这一点。

纺织业的9.11

2013年4月23日,孟加拉达卡RanaPlaza的一幢工厂大楼倒塌,1200多人死于废墟之中,在这幢8层(建筑计划原本是5层建筑)的楼房中,有许多为欧洲和美国供货的纺织工厂。这是纺织业有史以来最惨重的事故,因此也被称之为“纺织业的9.11”。

伯尔尼宣言表示,事故发生9个月之后,许多殉难者家属,依然未拿到抚恤金。这场事故中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孟加拉的楼宇安全协议上签了字。

该协议目前已有120个品牌的厂家签名,总部设于沃州Nyon的全球联盟总秘书Philip Jennings曾在接受《每日导报》采访时批评瑞士两大超市Migros和Coop依然没有在协议上签字。

根据《每日导报》的报道,Migros和Coop的回答是,未看到这份协议的任何经济意义。

公平服装和BSCI

保护纺织工人组织认为,只有加入了公平服装基金会才能确保,合理公正的工作条件。该基金会现在共有几百个品牌加入,所有这些加入的厂家都从社会权益角度受到了仔细的检验。

而倡议商界遵守社会责任组织(BSCI)则被批评太过宽松, 许多非政府组织认为BSCI不够合法,因为未考虑社会需求。

信息框结尾

三生丁

伯尔尼的宣言组织批评说,许多纺织厂仅限于为工人支付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为了生活,一名裁剪女工需要一周工作6天,52个小时。而一件T恤的价格中,员工的工资只占微不足道的最小部分。

“在‘洁净衣服’宣传活动中我们要求至少为员工支付能够维持生活的工资,能满足员工包括住宿、医疗和教育的基本生活需求,” 伯尔尼宣言发言人Géraldine Viret说。只有成为公平服装基金会(Fair Wear Stiftung)的成员,才能确保满足社会权益的要求,为员工支付正常的工资。

Switcher是最早加入公平服装基金会的企业,它在一个特殊项目的框架下为员工支付所谓的“生存工资”,“一个孟加拉缝纫女工能得到一份每月68美金的工资,相当于每件T恤挣5-7生丁,除此之外,我们还为每件T恤向一个基金存入3 生丁,” Gilles Dana说。

每年一次这一援助基金会将这些资金分发出去,所有人都会得到一些实惠,包括那些不为Switcher工作的人。“最后大约有10‘000美金分配给3500名员工。这并不多,因为我们人单力薄,要是所有品牌厂家都这样做,那么纺织工人的工资则可以加倍。”

来源证明号码

成为公平服装基金会的成员就必须接受检验,从工厂到办公室,一切都要经受检验:工作时间、工资、紧急出口、材料质量等其他方面。“我们所有的供货商都在检查范围之内,我们自己也一样,” Gilles Dana说。

去年Switcher几乎24个供货商中,近一半受到了检查。“最后确定,其中一个供货商,为我们提供的货物是由其他公司生产的,因此我们马上解除了合同,” Gilles Dana说。对于Switcher来说,产品的来源是一个无条件的品牌标志。

在所有生产的T恤衫上(2012年约250万件)都能找到一个号码,从这个号码上可以看出产品的来源和生产商。比如在respect-doce.org网站上输入mn133,就会知道这件黑色的衬衫,在印度生产,棉花来自Jujarat地区,由Tiripur工厂包装,整个生产和运输过程需要805升水,制造了4.1公斤的二氧化碳。

公平交易的极限

然而这一来源证明号码虽然信息详尽,但也像所谓的“公平交易产品”一样,有其局限性。这也是纺织业专家的看法。对于一些服装来说,比如夹克和文胸这类衣物就无法将所有具体环节都记录下来。Gilles Dana认为,Switcher的经营理念只适用于小型企业使用。

Bluesign经理Peter Waeber强调,Switcher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但是他说:“不能忘记的是,种植棉花需要许多水,而且也对土地有侵蚀,所以实际上100%的有机种植是不存在的。”

何况Switcher也不是只利用有机棉花进行生产,相反,他们三分之二的原材料来自常规种植地。对此Gilles Dana 表示,这是出于“经济原因”,同样出于这个原因,Switcher正在将生产线从亚洲向南欧转移。“毕竟我们是一个企业,而不是非政府组织,我们需要利润,” Gilles Dana最后这样说。

事前通知的抽查

纺织企业内部的抽查经常由独立的组织来进行,这些抽查一般都事先通知,有时2个月前就通知,Switcher公司的Gilles Dana说:“有时候一个通知就能起到作用,工厂会马上投资改善工作条件,”但是她也承认,这种事先通知存在一定缺点。

会导致一些不良的事物被掩盖,工资报表作假,尤其是在那些贪污腐败行为严重的国家。“但是有经验的检查员,一样能看出破绽。”

伯尔尼宣言(EB)不太赞成这种事先通知的方法,该组织认为,像在孟加拉,这种抽查只能解决问题的一部分,楼房的状态从未被认真检查过,急需的翻新也常常被忽略。

伯尔尼宣言认为除了企业内部的检查之外,还可以采取在工厂外与工人谈话或者与工会和非政府组织讨论等方式来了解情况。

除此之外还要确定, 服装企业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将社会责任条例融入企业政策。

信息框结尾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