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比戈里奥修道院 开门待客、顺应天命、以求生存

毛遂自荐地接待课程班和研讨会活动:瑞士最古老的嘉布遣会修道院靠着这一生存之道得以延续至今。但这还远远不够,如今,该修道院不得不寻求更多求生之路。

当我们来到比戈里奥修道院(convento del Bigorio)时,迎面就感受到了一种宁静安详,该修道院坐落在瑞士南部卢加诺地区比戈里奥山斜坡上。从1535年起,也就是说在嘉布遣会创立8年以后,该修会的修士们就居住在这所小小的世外桃源里。

几百年来,作为修道院生活写照的代表,比戈里奥修道院曾多次扩建及翻新。目前的三层建筑结构应该追溯到1767年。但是,这所历史悠久的修道院曾经自给自足的黄金时代已成为遥远记忆。

正是早年凭借卓有远见的重新定位才使得瑞士的首家嘉布遣会修道院逃脱了闭门之劫。由于当地信徒人数的减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许多修道院和寺院都遭受了关门谢客的厄运。

历史文化遗产

与布满阿尔卑斯山和地中海物种的大自然融为一体,这所嘉布遣方济会修士所在的比戈里奥圣玛利亚修道院始建于1535年,从那时开始就成为了隐士们修行的中心。

1577年,圣卡罗·鲍罗麦欧(San Carlo Borromeo)为其教堂举行了祝圣礼。经过多次扩建与翻修,如今的建筑完全和1767年翻修后的外观一致。最近几次的修复工程融入了现代化舒适的设施,但是却没有破坏方济会的风格,方济会建筑的特点是线条简洁、材料简陋。

除了古老的家具和图书之外,这家修道院甚至藏有见证了几百年历史珍贵的艺术品。

从直到1966年末还是禁地的修道院,转型成为课程班与研讨会的接待中心,如今的修道院充满了好客、艺术与灵性。其内部还有家小型博物馆,人们可以预约参观。

信息框结尾

方济会开门迎客

1966年,比戈里奥修道院不再是令人驻足的禁地。“就在那一年,修士罗伯托(Roberto)来到这里了解最初的修复工作,为的是使这所修道院可以开门待客。从那以后,修士罗伯托就成了这里的院长。”修道院秘书卢卡(Luca)一边带领我们参观比戈里奥圣玛利亚修道院(Convento Santa Maria),一边向我们讲述着。

从1967年开始,“接待宾客就成为这所修道院的主要活动。”卢卡接着说。然而,款待宾客并非等同于旅游住宿。“我们的定位很清晰。”修士罗伯托强调指出。在一间风格朴素、纯净并且肃穆的大厅里,他接待了我们,这所大厅具有该修道院的典型特点。

“我们的职责是为那些进行为期几天学习班或者静坐冥想的人们提供空间,这也完全是方济会(Ordine francescano,也译作方济各会)的本质所在;否则,如果修道院里不再有修士,这样一所又大又壮观的修道院还有什么用途?”这位嘉布遣会修士指出。

财政困难

在过去10年间,信仰危机使得许多修道院和寺院被迫闭门谢客。那些还没有关闭的修道院与寺院常常由于财政窘境而不得不奋力求生。

生产食品、传统烈酒、草药以及圣餐面饼;修复古书以及古代文件、精细的艺术作品;修补礼拜仪式的饰物都是修道院和寺院的典型活动。

但是,这些收入难以支付日常开支,因此他们只好另辟蹊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修道院和寺院敞开大门、打出“待客”牌。

信息框结尾

与世隔绝的代价

在这所修道院里,修士的小房间以及医务室被改造成25间客房,平均说来,每年汇聚于此的团体约有上百个,共有1500多人。该修道院最多可以同时留宿30位客人。

在比戈里奥修道院里,空间的大小无疑有助于提供一种心灵上的安全感,这里可谓是得天独厚组织课程班和研讨会的好去处,因为周围环境有利于让人全神贯注。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无法为大团体宾客提供住宿也限制了这里的收入。

除此之外,为了确保静谧的环境,该修道院常常每次只接待一个团体。因此,差不多总是只有部分房间客满。卢卡介绍说,如果各团体之间达成默契,偶尔也有例外,但是这种情况很罕见。

然而,这所修道院绝对不想放弃自己的品质,多年以来,比戈里奥修道院接待学习团体的做法也成为瑞士各个大学、企业甚至世界各地仿效的榜样。客人们不仅仅是这里忠实的宾客,而且他们还为该修道院进行宣传。事实上,这所修道院就是凭借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口碑广告方式吸引了人们。

沉心静思

在力荐比戈里奥修道院的客人中,就有布鲁诺·马蒂(Bruno Marti):自1974年以来,每年四次,他在此为瑞士德语区一家公司组织关于岗位安全以及健康保护题材的研讨会,他一边对下午开始的研讨会设备进行检查,一边热情地向我们介绍。

此外,这所修道院还提供修士们主讲的课程-这就是“体验修行”,修士罗伯托介绍说。例如,重新找回内心祥和的课程就是为了寻求生命的本质意义,这门课已经可设20多年了。

但是,这些活动并不足以支付每年合计约50万瑞郎的开支,比戈里奥修道院的秘书兼会计明确指出。至于生产一些别具特色的手工艺品,“那不如说是为了使这些传统流传下去。”修士罗伯托肯定地说。“这可以帮助支付点开支,但是要想解决赤字,那还远远不足。” 卢卡补充说。

过去的财政赤字之所以能够得到填补,那要归功于修士罗伯托的精湛技艺。“从60年代到80年代期间,提挈诺州的所有教堂都得到了翻新,那时可谓是修复工程的繁荣期,当时我也被叫过去工作,如今再也没有这样的需求了。”他向我们解释着。他曾绘制过300多扇彩色玻璃窗,而且并不仅仅局限于为教堂绘制。

非宗教人士伸出援手

意识到未来几年会有“很多修道院不得不闭门谢客”,然而比戈里奥修道院院长却信心十足:他确信他们的修道院将会是“屈指可数拥有前景的修道院之一。”开门待客是一条正确的求生之道,2011年年末平衡预算也得力于比戈里奥之友(Amici del Bigorio)协会的帮助。

该协会建立的目的在于推动并维护该修道院的运营及其文化遗产。最初效果相当喜人,“我们共筹集到大约20万瑞郎的资金。”该协会秘书艾度·伯比亚(Edo Bobbià)证实。将来人们是否也会慷慨解囊,这点还有待观察。“我们的目标是每年筹集到10万瑞郎:5万-6万瑞郎用于弥补财政赤字,4万瑞郎用于维护工作所需费用。”

“该协会是比戈里奥修道院继续生存的‘保护神’,因为如果明天可能甚至只剩下一名修士,这里的活动在这些非宗教人士的帮助下会继续下去。”修士罗伯托强调说。

他说的这番话并非空穴来风-比戈里奥修道院如今只剩下两名修士。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