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洛桑花园节2014 扩大城市绿化的实验室

, 于Lausanne


从大教堂出来就是Mercerie街,虽位于沃州首府洛桑市城区,这里却散发着乡间小镇的气息,就连步行石板路上都郁郁葱葱。

从大教堂出来就是Mercerie街,虽位于沃州首府洛桑市城区,这里却散发着乡间小镇的气息,就连步行石板路上都郁郁葱葱。

(swissinfo.ch)

未来城市要么是绿色的,要么不是。各大都市都在尝试多种方式,尤其是通过创办都市农场,让市中心拥有更多的植物。而在瑞士,自1997年起每隔45年,“洛桑花园节”(Lausanne Jardins)就会为创建明日城市提供一次集试验性、前卫性和趣味性于一体的夏季实验室。

这并不是什么奠基传说,即便它的历史似乎确实如此:克里斯多夫·彭叟(Christophe Ponceau)和阿德里安·罗维罗(Adrien Rovero)面对一张洛桑市中心的地图,每人手里拿着15粒种子。他们松开手,种子落在哪里,就在哪里开辟一座花园。他们俩一位是巴黎建筑师与园林设计师,另一位是洛桑设计师,两人都曾是2009年洛桑花园节的参加者,今年则成为“洛桑花园节2014”的总指挥。本届主题为“着陆”(Landing)-花园在城市里着陆。

“种子掉落的位置很随机,而它们却极好地反映了洛桑地形的多样性。有小街巷,有广场,有公园,也有屋顶平台……”罗维罗解释道。不要忘记,平面图缺的是起伏,但洛桑却是座建在丘陵上的城市。山丘、陡街、阶梯、各种视角给这座历史名城增添了更多魅力,而它的城区规划、公共街道大部分还保留着中世纪的样貌。

洛桑还是座遍布绿色的城市。脚踏湖水、头顶密林,这座城市充满公园、花园、散步小径、树木和花坛。森林与老城所在的山丘近在咫尺,甚至就在城中心,后工业时尚区弗隆(Flon)平台的南沿就有那么一小片。

就是在那儿,两座刚翻修过的百年石砌仓库之间的死胡同里,人们抬头将会看到一座悬空花园。街道两边的窗户间拉起了绳索,成了连接邻居的象征性纽带,在绳索上,固定着一盆盆植物。那不勒斯人在绳索上晾衣服,这里,绳索就是植物。

得天独厚的城市

而这正是“洛桑花园节”的核心想法-在通常没有绿色的地方添上绿色。让行人感到惊讶和意外,令其驻足自问,自己和城市、和植物世界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当地日报《24小时》(24 heures)的主编蒂埃里·梅耶(Thierry Meyer),也在自己的专栏里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城市算不算风景?自然该不该被圈起来?可用空间是不是一成不变?修建是不是总意味着摧毁?”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洛桑是座得天独厚的城市,是这类实验的理想场所,”彭叟强调:“每4、5年,该市的330名园丁就有机会作新的尝试,邂逅其他的艺术家。”洛桑市园林景区管理局在“花园”活动中投入很大精力-主要是植物的灌溉,因为无法全部实现自动喷灌,不过它也不是实验性绿色空间的唯一提供者。“洛桑花园节”还通过比赛选拔出一些国际艺术家,从各高等学校召来一批设计、园艺与建筑专业学生。为了这第5届盛会,评委会从最初呈交的400个项目中选出了27个,其中有9个欧洲项目,两个美国项目。

全球性与独一性

城市绿化是不是趋势?“肯定是,所有大都市差不多都在作大规模尝试,”彭叟指出。日内瓦今年也在开办该市的第一届花园节,名为“日内瓦,城市与田野(法)外部链接”(Genève, ville et champs)。不过“洛桑花园节2014”并不是完全属于“都市农耕”,这一类展会每年都在布鲁塞尔、布拉格或蒙特利尔举办,其巡展“胡萝卜城市(英)外部链接”(Carrot City)今夏恰好还在洛桑作了停留。

今年洛桑实际上只是个多产之地,一座番茄温室刚刚在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满是窗户的巨大建筑顶上落户。至于其他的,“我们更关注花园的形式,而不是城市花园的必要性。这是本届活动我们感兴趣的另一个主题。其实跟别的搞‘都市农耕’的花园节比起来,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从为期4个月的时间跨度来说,我们差不多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位巴黎建筑师解释说。

“在这儿,人们已经在都市花园里了。我们想做的,是在具有挑战性的地点栽种植物,”罗维罗补充道。这也是“洛桑花园节”最不同于其他花园节的地方,比如卢瓦尔河畔绍蒙的“国际花园节”外部链接,那儿的花园,即使是最前卫的花园,也都开办在花园里。

但是在洛桑,有的花园真的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其他一些则在绿地上盛开。此外还有完全让人意想不到的:一面新古典式的外墙上冒出了草坪,一团团绿草从柱子间钻出来。这个形象既可笑又奇特,还隐约有点世界末日过后的感觉,好像植物征服了城市。

研究与开发

“这并不是我们初衷,”彭叟更正道:“我们只不过想探索利用植物或绿化城市的新方法,而且是在一座有人居住的城市里。在我看来,这个景观是‘垂直花园’理念的另一种实现形式。”

这位建筑师对立体花园和植物外墙这一风尚持保留看法:“如果是出于融入景色、隔热隔冷等原因,那还说得过去,可若只是作为装饰或为制造惊讶,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况且这种做法一般都特别耗水。”“如果一定要搞垂直绿化,那也得看在哪儿,否则很可能变成胡闹,”罗维罗说得更刻薄。在他看来,柱子间的草坪“在有限的活动期间还可以搞,但一定不能长期搞”。

不过每届“洛桑花园节”之后,人们都会在某些地方,把某些想法长期坚持下去。现在还很难说会是哪些,但两位总指挥都已倾向于一种新型花箱,这种花箱可随意叠加、组合,在市中心一条步行街上首次露面后,可能会遍布整个城市。

在这次尝试中,令罗维罗尤其喜爱的,正是这种实验性。“我们讨论实验室、讨论研究与开发,这可绝不止于都市美化。加上周边上百个展览、会议和研讨会,洛桑花园节成为一次真正的文化活动,人们都会记得它-毕竟每5年才办一次-也会期待着下一届的举办。”从一贯情况看,这些花园非常受欢迎,也极少被人破坏,即便是在向来比较乱的街区。

“参与‘洛桑花园节’的所有高校的未来设计师或建筑师,都必须考虑如何在工作中使用植物,我觉得这点也非常积极,”这位洛桑设计师补充道:“他们学到尊重植物,把植物当作活的东西来考虑,而不是单纯的装饰元素。”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