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医生增多,但却缺少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Walter Raaflaub的一天:患童在妈妈陪同下做感冒后的复查

瑞士仍然缺少家庭医生。和2年前一样,4月1日医生们在诊所和城市中举办了家庭医生日活动,今年的主题是:如何让家庭医生得到更多政策支持。

在今年的“家庭医生日”上,众多全国及地区性的家庭医生组织主要强调了普通医学的重要性。

瑞士普通医学协会(SGAM)表示,家庭医生与患者之间,除去专业、和人际关系以外,还有第三层,即政治关系。

家庭医生应动用这层关系,让社会做出有利于家庭医生的政策决议。因为社会目前的现实,对家庭医生并不太有利。

干专科医生更容易

首先需要改变的,就是近些年流行的对专科医生的过度重视。在很多医疗制度上,都存在着对普通医疗人员的歧视。

“比如说,现在开一家普通私人诊所的费用需要几十万瑞郎,” 伯尔尼高原Lenk的一名家庭医生Beat Hählen对swissinfo说,“获得信贷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医学专科化导致的结果是,医生可以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进行一目了然的工作”,这对很多医生来说更舒服。“专业医生专而不广;普通医生广却不专”。

Hählen说,即使是最好的医生,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但这种趋势却让年轻医生对于单独工作充满厌恶:很多医生害怕在某个偏远的山区独自面对患者,那时没有团队的支持,就要单独地做出决定。

对于家庭医生这一职业的其他问题,Hählen说道:和专业医生相比,家庭医生要经常紧急出诊,但社会地位并不高,工资也比专科医生少,还受到来自政治家及保险公司越来越多的压力。

因为家庭医生人数众多,所以医疗保险的费用,总是被算在他们头上。

医学院名额限制与外国医生入境

媒体已经对瑞士的现实进行了很多报道:一方面,瑞士招募了大量外国的医生;另一方面,国内的学生因为医学院的名额有限而被迫放弃学医。

Hählen说:“越靠近山里、靠近阿尔卑斯,就会发现越缺少家庭医生”。统计数据也显示,边远地带各州家庭医生的平均年龄已经迈向60岁。

过几年现在的家庭医生就会退休,而接班人几乎没有。这简直就像一枚定时炸弹。缺少医生其实一直指的是缺少家庭医生。

Hählen认为,各州可以改变这种状况,但他们却没有采取措施。

在富有吸引力的地区,专科医生的数量正在逐步增多;而与此同时,像伯尔尼高原这些地方,却没有增加任何一家诊所。

很多国外的医生,他们集中在瑞士的医院里,正像Hählen说的,他们并没有兴趣到瑞士乡村去治病。

Hählen认为,州政府应该根据需要,平衡医疗人员的地区性安排问题:“雇用一名在农村行医的医生,显然比在大城市里多雇一名眼医更必要”。

职业希望渺茫

Hählen自我感觉在Lenk很幸福。但他也将逐渐步入退休行列,如果能找到接班人,那么他就会更幸福了。“我已经和很多年轻同事谈过这问题,一些人愿意来,但他们的妻子或女朋友却不愿意来”。

“我现在过的很好。之所以当家庭医生,是因为我喜欢多样的生活。只是我看不到这一职业的未来”。

瑞士资讯swissinfo,Alexander Künzle

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的诊疗范围基本涵盖普通医科、内科和儿科。

瑞士医生联合会(FMH)公布的数据如下:

内科医生:3316名;
儿童医生:771名;
普医医生:3513名。

共有1.7万名门诊医生。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