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吸毒者 瑞士可卡因热区堪比阿姆斯特丹



吸食可卡因

吸食可卡因

(Keystone)

最近的一次调查发现,瑞士大城市可卡因的使用在欧洲位居前列。专家们对此丝毫不觉惊讶,他们透露,可卡因在瑞士既易得、价格又合理。这些结果恰恰印证了瑞士非法毒品使用的名声。

根据瑞士联邦供水、废水处理与水资源保护研究所(Eawag)的克里斯多福奥尔特(Christoph Ort),伯尔尼、苏黎世、日内瓦和卢塞恩是可卡因的热点地区。

“这些城市下水道中可卡因含量与欧洲那些毒品高消耗城市的含量差不多,”这位研究员称。

对非法毒品使用的首次全欧洲调研对19个欧洲城市1’500万人口产生的废水进行采样分析,研究结果被发表在《整体环境科学》杂志(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上。奥尔特亲自参与了该调研,并将之与联邦供水、废水处理与水资源保护研究所去年在瑞士收集到的数据作了比较。

他发现瑞士这几个城市与安特卫普和阿姆斯特丹旗鼓相当,可卡因日均消耗量相当于每千人1.5克。这条消息毫不令瑞士毒品专家感到吃惊。

“我并不惊讶,因为瑞士作为欧洲国家,素来以非法毒品高消耗而为人所知,无论是大麻、海洛因还是可卡因,”洛桑大学医院社会与预防药物科主任让-皮埃尔·吉尔瓦索尼(Jean-Pierre Gervasoni)表示。

尽管许多人相信可卡因在瑞士各城市很流行,但对具体数字和污水分析方法提出质疑。

“我们必须对这些结果保持谨慎,因为它们不完全可比。不过对瑞士瘾信息网(Addiction Switzerland)来说,这种结论并不出人意料,上述各瑞士城市的消耗量的确很大,”瑞士瘾信息网发言人西蒙·弗莱(Simon Frey)指出。

估算数据

对使用者人数及其行为的精确统计仍然不易得到。

根据联邦警察局,在瑞士的800万人口中,有2.5-3.2万固定吸食者和3.6-4.4万偶尔吸食者。瑞士每年的可卡因总消耗量据估算达到4-5吨,前者就消耗掉其中的9成多,价值5.2亿瑞郎(约合33.8亿元人民币)。不过这些数据都是基于欧洲和联合国的估计数字计算的。

众所周知,要预测走势非常困难。据警方透露,毒品查获与对贩毒者的逮捕都表明,2011年的非法毒品市场总体上保持了稳定。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称瑞士青少年尝试毒品的比例在缓慢上升,在15-16岁青少年中所占比例从1986年的1.0%攀升至2010年的2.7%。2007年的一项全国调查也显示出年轻男性中的类似趋势。

“进入21世纪后,可卡因的消耗有了明显的增长,这是由于一方面它更容易得到,另一方面它的质量急速下降,价格也大幅下滑,”吉尔瓦索尼解释说。

“不过此后市场得以稳定,其实在所有瑞士城市都很容易购买到非法毒品,而非仅限于苏黎世或巴塞尔。”

流行度下滑

在通过点燃抽吸和静脉注射吸毒的瘾君子中,对可卡因的使用呈波浪线走势,戒瘾机构协调处(Infodrog)毒品专家彼得·孟齐(Peter Menzi)指出。“3年前可卡因更流行,现在是海洛因,”他强调。

在夜总会与各类节庆提供毒品测试的几个组织也提到,可卡因的流行程度可能略有减少。

“最近3、4年的可卡因消耗比较稳定,或略有下滑,”苏黎世毒品咨询组织“街头工作”(Streetwork)协调员亚历山大·毕什利(Alexander Bücheli)透露。

他认为有些人可能因可卡因质量下降而减少它的消耗。2011年苏黎世毒品信息中心测试的可卡因样品中,有70%左右都掺了抗寄生虫药左旋咪唑。可卡因纯度也从5%到99.9%不等,平均值为51.7%。毒贩可能在里面兑入多至7种其它物质,假如当地的麻醉药。

可卡因消耗下降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它的毒效,毕什利称解释说:“人们了解到,这并非什么派对毒品,而是种自我毒品。”

仍受欢迎

联邦供水、废水处理与水资源保护研究所指出,在有节庆的周末,例如在8月12日,有90万人参加的苏黎世电子音乐节(Zurich Street Parade)期间,这种白色粉末的使用会是通常的2-4倍。

在游行期间坚守岗位的“街头工作”组织透露,迷幻药和安非他明是首选毒品。

“我们的可卡因样品少于往年。但很难说这种下降是否出于吸毒习惯的变化,”毕什利坦言。

不过各组织则一致认为,爱泡夜总会与派对者仍热衷于可卡因,毕竟它不难买到,价格也相对便宜。

“大多数人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总能找到卖主,”伯尔尼预防组织“安全锐舞”(rave it safe)协调员汉内斯·赫尔加顿(Hannes Hergarten)表示:“可卡因很昂贵,每克大约80-100瑞郎(约合520- 650元人民币),可是这里人买得起。”

“现在泡夜总会的人有两种趋势-一些人说可卡因不是问题、对人没坏处,而另一些人认为它是垃圾,对他们来说可卡因什么也不是。再有就是那些明知危险还要吸食的矛盾吸毒者。”

“如果你向人们打听典型的派对之夜,他们一般会提到迷幻药和安非他明。现实可能略有不同,因为可卡因还是派对中的重要角色。如果在派对开始前或结束后有可能吸上那么一口,有些人可能会很难对它说不。”

可卡因毒效

可卡因产自古柯树,一般为供吸入的白色粉末,但也被注射或吞食,或者制成可点燃抽吸的毒品(霹雳可卡因)。

19世纪时人们曾因它的疗效倍加推崇。然而进入20世纪后,特别是到70和80年代,它进入毒品行列。

可卡因能给人短暂的兴奋感,随着这种感觉的消退,吸食者会产生沮丧、一无是处感、发脾气和失眠等状况。其它副作用还包括心理变化、有攻击性,若吸食过多,甚至会有营养不良和精神错乱等症状。

(来源:瑞士瘾信息网)

信息框结尾

污水调研

科研人员计算出,欧洲每天消耗356公斤可卡因,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这个数字大约相当于全球每天毒品产量的10-15%。

安特卫普和阿姆斯特丹排在首位,可卡因日均消耗量相当于每千人1.5克。

巴塞罗那、伦敦、米兰和巴黎的可卡因日均消耗量在0.5-1克之间,而斯德哥尔摩、奥斯陆和赫尔辛基这些斯堪的纳维亚城市的消耗量最低,每千人只有0.15克。

对污水中尿液所含非法毒品痕迹的调研还显示出,吸食这种毒品的人主要集中在中欧和西欧,而非东欧与北欧。

可卡因在欧洲是吸食者人数仅次于大麻的毒品,虽然它的使用只集中于少数人口巨大的高患病率国家。据估计,大约1450万欧洲人一生中至少尝试过一次可卡因,平均下来占15-64岁成年人的4.3%。过去一年中据估算有大约400万欧洲人使用过这种毒品(平均占1.2%)。

根据2007年的全国调查,平均有4.8%的15-24岁瑞士男性称曾至少尝试过一次可卡因,较2002年的3.8%有所增长,而女性数据则保持稳定。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