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古怪诗人布莱斯·桑德拉

1953年左右的布莱斯·桑德拉 AFP

著名法国伽利玛(Gallimard)出版社出版了一套《Biobliothèque de la Pléiade》系列丛书,对于瑞士无政府主义作家及冒险家布莱斯·桑德拉的一生进行了总结。要想抵达他的作品,首先要进行一个小小的环球旅行。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5月15日 - 11:00
Ghania Adamo, 朱莉·亨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桑德拉并不是唯一一位受到著名伽利玛出版社青睐的作家,本杰明·康斯坦(Benjamin Constant)、让-雅克·卢梭和查尔斯·费尔迪南(Charles-Ferdinand)的书都在这家出版社出版过,与这些大名鼎鼎的作家相比,桑德拉的名字几乎被埋没。

那么桑德拉的定位在哪里?其实他是一位诗人:他以“西伯利亚铁路上的人”而知名,这一绰号来自法国艺术家索尼亚·德罗奈。

但是他同样是一名浪漫主义者,他独特的写作手法令他也是一位奢侈的作者-他可以用几十年的时间来写一本书。比如一本《断了的手臂》他的第二部回忆录,他从1917年写到了1946年。

难以评价

“研究桑德拉需要时间,他对于评论家来说是一个困难的评论‘对象’,他作品中的间断性和文学性常常令人产生某种错觉。专家们需要很长时间才确定桑德拉是一个巨作的作者,”Claude Leroy这样说,他是桑德拉书籍的出版负责人。

“20年前,桑德拉的作品进入如此著名的出版系列,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今天却成为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当时他的作品被视为‘善变’而现在却被认出‘连续性’。”

20世纪80年代初,伯尔尼桑德拉档案馆的开放对于这位作家在欧洲、非洲和美洲的复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这为研究人员们开展各种学术工作提供了方便,桑德拉在不同地区的知名度不同。 他在各地是否知名一方面与当地文化有关,另一方面也与作品的翻译水平有关。

“在非洲的法语区,桑德拉因出版了《黑人选集》(Anthologie nègre)而被发现。这一作品将对非洲的叙述归纳在一起。如今这本书似乎显得文字太古老了,但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 Claude Leroy说。

生平

1887年:出生于拉绍德封

1894 – 1896:与家庭一起生活在那不勒斯

1902年:毕业于纳沙泰尔商业学校

1904 – 1907年:为瑞士钟表生产商Leuba在圣彼得堡工作

1911年:前往纽约旅行,并表示很难适应美国生活

1914年:报名参加法国军队,在战争中失去了右臂

1916年:得到法国国籍

1924 – 1927年:三次去巴西长途旅行

1939 – 1940年:作为通讯员为英国军队效劳

1943 – 1949年:写回忆录

1950年:回到之前就生活过多次的巴黎

1960年:获得荣誉军团司令称号

1961年:死于巴黎

End of insertion

美国人眼中的另类

桑德拉的文字在美国的译文非常不完整,而且在这些文字中让人感到一种挫败感,他的自由主义精神在这个单语的国家中很难找到市场。

“在一个文学社的帮助下,他的第一部英文小说《黄金》得以出版,”桑德拉研究中心主席Christine le Quellec Cottier这样说:“困难的是另外两部小说《回忆》和《莫哈瓦金》,从这两部作品中美国人看到了暴力,某种无政府主义态度和与俄国革命相关的怀疑主义思想,因此多年以后这位瑞士作家才被美国读者所接受。”

“这是一种有节制的认可,” Claude Leroy分析说,他认为桑德拉如今依然没有得到美国应有的承认:“在那里他依然被视为另类,而在某种‘地下环境’中,他却拥有大批读者,受到追捧。比如美国朋克女歌手帕蒂·史密斯就非常欣赏他的文字。”

桑德拉的政见并不总是正确的,如果他如今在世,这应该是对他的最精炼的评价。“他的那种对于‘Schwoben’(法国的一个小地方)的仇恨,在他的回忆录《断了的手臂》中,一再流露,这令他在作品被翻译得最多的德国,受欢迎度有所降低,” Claude Leroy评论说。

比利时人眼中出色的诗人

而在欧洲的法语国家人们对他的态度则完全不同,“20世纪20年代初,他便在比利时创出了名声,他受到一名比利时文学青年才俊Robert Guiette的推崇,多次被当作先锋派诗人邀请参与比利时文学名流聚会,”Christine Le Quellec Cottier介绍说。

而在法国呢?在那里桑德拉感到十分适应,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时兴起加入了法国军队,在军队中他失去了一条臂膀,同时失去的还有瑞士对他的认可。直到1987年,在他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才重新获得了瑞士的接受。这位喜爱旅游的文人把瑞士比作全地球最美的地方。

当法国媒体巨头皮埃尔·拉扎雷夫(Pierre Lazareff)有一天请求桑德拉写一篇关于瑞士的报道时,他说:“我将为你揭示一个国家,它要比法属玻利尼西亚、亚马逊或者中非的任何一座岛屿都要奇妙得多。”   

但是桑德拉却在提笔写这篇报道之前一病不起……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