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电影新秀 瑞士"北漂"的故事

在瑞士,每年都有上百名年轻演员,希望在电影业找到自己的运气。然而,竞争很残酷,仅靠天才和机遇不足以在演艺行业生存。瑞士资讯swissinfo.ch遇到了两名颇有天赋的年轻演员Max Hubacher和Marie Leuenberger,有朝一日,他们或许也会成为巨星。

“我对表演一见钟情。当我还是小女孩儿的时候,我就爱上了戏剧舞台上的演员。我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和他一同登台。我愿意溜到另一个人的角色中,研究她的个性。有时我甚至感觉,作为演员,我可以表达得更好,超过在日常生活当中”。

33岁的Marie Leuenberger曾出演过多部电影,她的梦想是:希望能靠表演艺术养活自己,并且登上全世界的各大剧院,当然还有,要出现在多部电影的大屏幕上。“目前还不错,我在德国有几个合同。如果没什么活儿,那么我还有几份不同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

她的电影生涯开始于2009年的处女作《管理户籍的女人》(Die Standesbeamtin),由瑞士德语区导演Micha Lewinsky执导。她因而赢得了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以及2010年瑞士电影奖。

导演新秀

由年轻导演Jeshua Dreyfus推出的影片《近乎狂野》(Halb So Wild) 入围本届索罗图恩电影节竞赛片单元。

该片拍摄于瑞士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著名的Valle Onsernone山谷,作家Max frisch和许多50-60年代崇尚“Free Love”的名人曾聚集于此。

影片风格很甜蜜,但话题很敏感,到位地剖析了后学生时代年轻人对爱情的看法,反思了上一代性解放对这一代的影响。

该片将于今年夏进入瑞士电影院线。

信息框结尾

“天才青年”

同许多青年演员一样,Marie Leuenberger的表演生涯也是从剧院开始的,随后,几乎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出现在大屏幕中。她的机遇开始于“天才青年”项目。受到瑞士联邦文化局的帮助,两位表演专家Corinna Glaus和Susan Müller在6年前承办了该项目。此后每年都会资助8位精选出来年轻且尚无名气的演员,介绍他们与欧洲的制片和导演认识。就这样,Marie Leuenberger结识了Micha Lewinsky的团队。

该项目只针对瑞士,“这填补了电影工业的一项空白,”Corinna Glaus说:“同丹麦、比利时等国家不同,瑞士并没有给青年演员许多机会。学业完成后,就全要靠自己了。他们往往要到30岁之后,才能小有名气”。

演艺界的竞争是激烈的。瑞士每年有该行业的年轻毕业生上百人,这还只是公立职业学校的。如果再算上私立、或戏剧学校, 那么毕业生人数可能会有两倍、甚至三倍之多。与瑞士规模较小的戏剧和电影业的现实情况相比,这一毕业人数就太多了。

直到几年前,瑞士导演还不会给年轻演员担当主角的机会,Corinna Glaus说。然而慢慢地他们发现,恰恰是这些后起之秀,令电影变得更有魅力,并在各电影节上频频获奖。而这些奖项,往往是获得国际声誉、甚至是获得新合同的“必要条件”。

珍贵老影院 放映机进行曲

博物馆?电影院?还是画廊?Lichtspiel电影资料馆身兼数职,但是最主要的,它是一个约会地点,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领域。现在它不得不搬家,伯尔尼郊区的这家电影资料馆将其旧式放映机浩浩荡荡搬向首都中心。这次“笨重的放映机大游行”堪称是对已淡出人们视野的老式电影院的敬意。 ...

突然成为电影明星

Max Hubacher就是天才青年之一。2012年,年仅19岁的他,凭借Markus Imboden的影片《Der Verdingbub》(瑞士孤儿)获得了瑞士电影最佳主角表演奖。他也凭此片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新星奖(Shooting Star)。该奖项的获得者是10位欧洲的表演新秀。

Max Hubacher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上已经小有成就,他儿时便混迹于剧院,16岁登上电影舞台,在Michael Schaerer的影片《重症室少年》(Stationspiraten)中出演角色。“我就这么去应选了,即使我从未站在过电影摄像机前。这对我来说很具挑战,但是我确实比较幸运,”Hubacher说。

事实上,瑞士没有专门的电影表演学校。但不少戏剧学院都会和电影工业联手,提供专业的课程。有些学院还会帮助演员拟定合同,规划职业生涯,直到最后成为电影明星。

但即使在以因对明星毫不在意而出名的、小小的瑞士,成名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一夜之间,你突然处于舆论的中心。记者围着问你问题,在大街上有完全陌生的人要和你攀谈,赞美你。这固然叫人欣喜,但同时又有点让人不知所措,”朴实的Max Hubacher说:“当我进城的时候,总是有种感觉,有人在观察我。我想着,是不是患了妄想症”。

不能仅靠电影生活

虽然从事演艺工作很不容易,但这一行确实是非常吸引人的。“我们每天都要面对职业演员的竞争,有时还要经受外行的挑战,他们也想在电影中担任角色。但其实,只有少数人理解,演艺事业需要太多的精力和意志。因为在这一行,梦想与成就、与挫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事实上,如今想单靠拍电影生活,已经是不可能的。“在瑞士,一个年轻演员每天可能能赚1000瑞郎。拍摄时间在2-7天之间。主角的薪酬可以升到20000瑞郎。如果是名人,还可以叫价到50000瑞郎,”Corinna Glaus。

但因为每年可以得到一个角色的机会不多,所以靠电影谋生很不容易。许多年轻人还要从事其他工作,最好的是在剧院,有时在广告中客串,或者为银行做宣传片。

2013年索罗图恩电影节

第48届索罗图恩电影节于2013年1月24-31日举行。

7部电影入围“索罗图恩奖”:

《Der Imker》,Mano Khalil,纪录片;

 《Forbidden Voices》,Barbara Miller,纪录片;

《Rosie》,Marcel Gisler,剧情长片;

《Thorberg》,Dieter Fahrer,纪录片;

《Tutto parla di te》,Alina Marazzi,剧情长片;

《Von heute auf morgen》,Frank Matter,纪录片;

《Wir kamen um zu helfen》,Thomas Isler,纪录片。

信息框结尾

喜欢演戏,而不是成名

Marie Leuenberger和Max Hubacher并不会被这些现实情况所吓倒。“高中毕业,我会去德国学习戏剧。现在我正在备考入学考试,”年轻的伯尔尼人Max Hubacher说。至于下一个角色会是什么,他没有多说。

想进军好莱坞吗?“当然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但实现的机会很渺茫。不过我认为,我在瑞士所积累的经验是很不错的,从中学到的东西很多。我的目标是成为演员,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成为什么样的演员”。

Marie Leuenberger的观点一致,“我只是想演电影,演那些令我激动的影片。是否能成名,并不重要。就这点来说,在欧洲可能要比在美国更容易实现”。

重点

第48届索罗图恩电影节的回顾展围绕导演萧维奥苏迪尼(Silvio Soldini)的影片展开。

这位具有瑞士意大利语区血统的米兰人,凭借影片《逐梦郁金香》(Pane e tulipani2000年,Bruno Ganz饰演)称誉意大利语影坛。

索罗图恩电影节将以更深入地角度,挖掘他的影片。

本届电影节将展开与演艺新秀的对话,承蒙“青年天才”项目和“FOCAL基金会:影视培训”项目的支持。

女演员Marie Leuenberger凭借电视剧《Hunkeler und die Augen des Ödipus》荣获本届电影节电视电影奖。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